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专家论道> 正文

夏燕:网络时代的规则改变

www.jyb.cn 2016年05月26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尽管我们无法具体就某个规则进行细描,但网络社会衍生的“开放”与“共享”这些符合人类进步的价值与美德,就应当成为我们改变规则的新理念。

  21世纪以来,以网络科技为代表的新技术正改变着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从网络空间的崛起到连接一切的互联网+,网络以其独特的维度深深嵌入人类社会的生活场景。科技天才的领先思维结合汹涌澎湃的商业推广,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一系列崭新的场景:网络软件可在瞬间解码你的面部表情,并据此向你推销商品;观众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通过网络定制符合自己口味的影片;人工智能凭借着硬件升级和软件网络化,以具备常理的认知水平为人类提供服务。

  技术变迁如同历史长河中的暗流,能激起社会层面规则变革的惊涛骇浪。互联网的发明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各种技术创新,给现有规则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正如美国未来学家尼古拉·尼葛洛庞帝在其名著《数字化生存》中所言: “我觉得我们的规则就仿佛是在甲板上吧哒吧哒的鱼一样。这些垂死挣扎的鱼拼命喘着气,因为数字世界是个如此不同的地方。大多数规则都是为了原子的世界,而不是为比特的世界而制定的。”那么,如何改变规则?这是一个值得让人仔细探究的问题。

  空间视野改变规则理念

  历史上每一次技术进步都不断拓展着人类生存的空间,而每一次空间的开放与延伸,都改变着人类社会的规则理念。18世纪60年代第一次新科技革命起源于蒸汽机的发明和富尔顿轮船的开创,它发展起来的航海技术使人类征服了大海,人们生存的空间从陆地扩展到海洋;19世纪70年代第二次科技革命得益于原子能和电能的发现,它以爱因斯坦相对论为哲学基础,认识到人类可以通过加快速度与缩短时间,克服空间对自己活动的限制,人类活动领域因此进入外层空间。20世纪末,以网络技术应用为代表的第三次新科技革命席卷全球,互联网的发明极大地突破了人类活动的时空限制,将我们的栖居地从万年以来的物质空间延伸至充满虚拟色彩的网络空间。

  当人们驻足陆地,就只能以陆地作为视角构建人类社会规则,因而规则重心是维护和传承陆地的“占有”;当人类将其立足空间拓展至海洋,“占有”的观念逐步瓦解,公海(共有)成为规则的指引;当无垠的太空进入人类视野,规则中的“个体”与“分离”就显得渺小而可笑。今天,人类借着自身不断努力已然屹立于虚拟空间,社会规则就应该顺应网络空间的特点产生新的理念。网络具有的开放性、虚拟性和全球化都强调这是一个不同以往的时代,在网络空间信息并不会因为某人的占有而变得总量减少,反而可能因网络“连接一切”产生更多的碰撞与交融。尽管我们无法具体就某个规则进行细描,但网络社会衍生的“开放”与“共享”这些符合人类进步的价值与美德,就应当成为我们改变规则的新理念。

  技术“座架”决定规则框架

  作为人类历史上关键性的技术突破,网络科技导致了人类的生活方式甚至基本社会结构的转型,这必定会形成新的生活经验和社会规则。事实上,一旦新技术带来的新型生存方式被揭示出来,它就开始反过来建构我们的思维、行为和社会规则。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在《技术的追问》中认为,“技术是一种使事物背后的真理得以显现的方式,这源自技术的本质——座架……当我们特别地向技术本质开启自身时,我们发现自己出乎意料地为一种开放的要求占有了”。可见,网络技术作为“座架”,为我们的生活和思维设置了一个特定的范围和框架,新社会规则的构建不可能逃离这个框架而凭空思索。

  在技术的座架之中,以“数字代码”作为运行基数的网络产生着一系列自发生长的规则雏形,这些起源于网络空间、成长于网络空间并在网络运行中沉淀下来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是网络自发秩序带来的产物,是网络自治的智慧结晶。例如,通过设定关键字的技术过滤打击网络色情,远比现实中构建法律规则或者加强网络道德规制有效得多。当我们试图改变现有社会规则的时候,注重借鉴和利用网络自发产生的规则,往往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科技异化催生反向规则

  所有的技术变革都是双刃剑,科技异化可能使人类处于悲惨的境地之中。随着手机上网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手机低头族,大大减少人和人之间、人和世界之间的现实互动;网络碎片化阅读使人们的感知、反思和记忆体系陷入肤浅和钝化;网络无所不在的数字摄取工具、精准的地理定位系统、云计算和云存贮将人们置放于透明时空,个人隐私荡然无存。网络技术赋予人类强大的力量,却没有告诉我们如何驾驭这种力量,这个任务应该交给规则来完成。具体而言,我们不仅要改变现有规则以推动网络技术的发展和巩固其革命性的积极效果,更要设置新的反向规则消解技术异化,防止人类丧失自主性,一步一步地陷入技术奴役之中。

  设置反向规则防范科技异化并非易事。一方面,随着网络带来的便利深入人心,人们如同“温水中游泳的青蛙”那般舒适,容易忽略技术带来的悖论,难以理解和服从防范被技术奴役的新规则。另一方面,基于网络技术带来的种种好处,一系列促进和保障网络技术发展的规则大行其道,任何在“火热”发展中泼“冷水”的反向规则都容易受到质疑。更何况基于最大利益化的经营模式,掌握互联网经济命脉的企业巨头也格外注重掌握网络时代规则制定的资源话语权,对有可能弱化网络技术的反向规则加以阻碍。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从国家宏观顶层设计层面设置反向规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也是互联网时代改变规则的目标——在促进科技提升与防范科技异化之间保持平衡。(作者夏燕 系重庆邮电大学副教授)

  《中国教育报》2016年5月26日第5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柯}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