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综合新闻 学前教育 基础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家庭教育 国际教育 民族教育 思想理论 书香校园
首页>检索页>当前

浓浓的情怀 深深的年轮

——记从教四十周年的戏曲教育家叶蓬教授

发布时间:2018-06-15 作者:李小伟 尹松健 贾劲松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人们常把老师比作辛勤的园丁、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蜡烛或者自甘负重托举后生的梯子,而笔者更愿意将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叶蓬先生比作一棵镌刻着深深年轮的大树。

叶蓬,祖籍安徽太湖,世居北京,出生于1939年,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教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和戏曲教育家,京剧大师杨宝森先生入室弟子,当今京剧杨(宝森)派艺术的执牛耳者。

他今年已经79岁高龄,除了有些耳背,身体依然硬朗,每当有人问起先生如何保持年轻体态,他总会说:“没别的,只要还能动,就别脱离京剧传承和戏曲教育这件事儿”。

“根深叶茂”为家族尽责

“我是富二代”,叶蓬老师忽然面带骄傲地对记者如是说。先生一向不爱钱、不谈钱,怎么今天炫起“富”来了?他笑了笑,接着说“我这个富,不是富翁的富,是‘富连成’的富”。我恍然大悟。先生又说“可惜富连成1948年解散了,那年我才9岁,富连成没给我留下什么财产,倒是给我留下了一份初心和使命”。

叶老师说的“富连成”,是京剧史上名气最盛、贡献最大、影响最深、培养人才最多、办学时间最长的京剧科班。1904年创立(初名“喜连成”),至1948年解散,先后培养了“喜、连、富、盛、世、元、韵、庆”七科近千名京剧艺术人才。

前辈京剧名家梅兰芳(喜群)、周信芳(喜芳)、雷喜福、侯喜瑞、马连良和谭元寿等都曾在富连成学习。而富连成社的创始人和首任社长,就是叶蓬老师的祖父叶春善先生。

在叶氏家族中,叶蓬是叶春善先生的嫡长孙,叶盛兰先生的长子。他的三伯父叶盛章以及五叔叶盛长等也都是京剧界有重要影响的表演艺术家。这样的家世出身,给了叶老师得天独厚的学习环境和发展平台。但他没有把祖上留给自己的优势当做成名的资本,而是自觉地转化成了那份为京剧传道授业的使命担当。

他说:“我的乳名叫‘金柱’,长辈给我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我能成为叶家后代中的一根顶梁柱。我的身上流淌着‘梨园一叶’的热血,肩负着富连成社戏曲教育的传承重任”。所以,他所说的“初心”和“使命”,绝不是虚言。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40年的教学生涯中,不论从教育理念还是教学方法上,叶蓬老师都合理吸收了大量富连成社培养人才的有益元素,再加上叶老师个人对艺术的独到追求与体悟,所以才培养出于魁智、李军、杜镇杰、尹章旭、刘建杰、冯冠博、凌珂、马翔飞、杜喆、贾劲松、万琳、张凯、杨淼等众多当今京剧老生行当的佼佼者。

今年,距富连成社解散已经过去整整70年了,但是因为有叶蓬老师这样的“富二代”、“富三代”还在发光发热,我们自信地感觉到,中国戏曲教育的传统还在,而且会一直延续下去。

2017年78岁高龄的叶蓬教授重返本科课堂为学生授课

“二十从艺”为教学积累

戏曲学校毕业后,不到20岁的叶蓬毅然在自己的志愿书上写下了“从事戏曲教育事业”几个大字以表决心,希望组织上能让自己留在学校教学。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因叶盛兰先生受到众所周知的政治因素影响,叶蓬老师未能留在北京,而是分配到被称为“钢都”的辽宁鞍山,任市京剧团演员,在那里一干就是20年。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叶老师对笔者回忆起自己在辽宁演出、工作的日子时如是说。“这些都是为了以后教学打基础的,如果当时一毕业就留校任教,那就很难有机会经常演出。也很难在教学中做到‘理论结合实践’了”对这段经历,他有着自己清醒的认识。

1959年5月,叶蓬(当时改名“叶伯英”)到辽宁省鞍山京剧团报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的五六年里,叶伯英以全部“男一号”的身份领衔创作了五个现代戏。分别是反映藏民情感生活的《不准出生的人》,歌颂农民诗人的《铁牛传》,描写铁路工人的《公私之间》,塑造鞍钢地质勘探工人形象的《尖兵》还有礼赞农村阶级斗争的《掌鞭》。这些都是大戏,其间创作的小戏就更多了。之所以说他是“领衔创作”而不说“领衔主演”,是因为当时的鞍山京剧团并没有专门从事作曲和音乐设计的职位,这些剧目的唱腔几乎都是叶伯英根据自己的感悟和京剧音乐基础进行编创完成的。“那年月的工作,虽然苦、累,但是太锻炼人了”,叶老师坦言。

“文革”时期,传统戏被批为“四旧”,不让演了,叶伯英着实苦恼了一阵。但让人欣慰的是,夫人艾美君老师后来也调到鞍山京剧团,二人在艺术上、生活上相濡以沫、互相成就,一起演出《红灯记》《芦荡火种》(即后来的《沙家浜》)《红嫂》等许多革命现代京剧。因为是政治任务,当年演出的频率极高,有的时候一天三场,一般情况下也是一天一到两场,演出场地更是“不讲条件、贴近工农”,不论条件多么艰苦,叶伯英到哪里,艾美君也跟着到哪里,真可谓夫唱妇随、相得益彰。

“四十从教”为传承尽忠

说起自己的教学生涯,叶蓬教授今年又有新的感悟。他用了两个“四十”来概括:一是1978年,他奉中央文化部调令,由东北调回母校中国戏曲学院任教,那年虚岁四十;二是从那时算起,今年刚好从教四十周年。

1978年,叶蓬老师回母校任教后,遇到了后来也在中国戏曲学院任教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王金璐先生,二人经常交流教学心得。王老师对老生行当的教学颇有感触,他曾说,“京剧各行当中,最难的是老生,学老生的最多,但是成才率最低,比方说有200个学老生的,最后落下一个,就算赚了!”,这个0.5%的成才比率,也许有点夸张,但恰恰形象地说明了京剧老生教学工作的难度之大。

就是在这样业界公认的“高难度”教学背景下,叶蓬老师创造了奇迹。1978年他刚回到学院时,被分配到1974级表演班担任京剧老生行当的教学任务。因为其他同学已经在校学习四年,且都有相对固定的教师,叶老师自然地分工教授当年进校的插班生。这一年的插班生,在全国只招了三个人。面对着初执教鞭就达到成才率100%的成绩,叶蓬教授却笑言:“都是缘份……”。可这个“缘份”有点怪,它一直伴随着叶老师40年的教学生涯。凡经过叶老师手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成了所在单位和地区的“名角儿”。

他永远那么低调谦和、淡泊名利。每当谈到这些,叶先生总会说:“我个人成不成功、成不成名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学生有所成就,说小点,我得对得起‘老师’这个称呼;说大了,我得为咱们的戏曲传承事业尽自己的忠心啊!”

未来京剧传承和戏曲教育事业的路还很长。虽然江山代有才人出;然而“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要让世世代代都有“伯乐”,甚至比世世代代有“千里马”更重要。当好一名勤劳平凡、默默无闻的“伯乐”——也许这就是叶蓬教授这样的可爱的京剧人、可敬的戏曲教育工作者久久不解的情怀、念念不忘的“初心”吧!(中国教育报记者 李小伟 通讯员 尹松健 贾劲松)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3005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