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体医融合:转变“重医”“轻防”第一步

发布时间:2017-04-21 作者:本报记者 李小伟     

我国目前人均预期寿命和健康寿命有差距,慢性病呈现“井喷”态势。成年人中每10人就有1人患有糖尿病、每4人中有1人患有高血压,有不少人带病生存,长期处于亚健康状况,生活质量不高,并且这种现象呈低龄化趋势。有关专家指出,如果仅仅将健康的追求等同于医疗治病,不加强预防,将难以应对严峻的健康国情。

体育是最好的预防。我国第一家体医融合促进与创新研究中心,近日在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研所成立。该中心主任郭建军指出,大家都知道运动可以促进健康,但对自身最需要什么样的运动,了解有限,“青少年是全民健身的重点,必须尽快加强青少年科学健身的指导,并从提升他们的健康素养做起”。

从“重医”向“重防”转变

体医融合促进与创新研究中心的成立,标志着体医融合在实践层面迈出坚实的一步,同时也开始了由“重医学”向“重预防”的转变。

长期从事青少年健康研究的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所长马军认为,实现“健康中国”战略目标,必须转变“重医”“轻防”的思路,以预防为主,努力实现慢性疾病的有效治疗。“当前,青少年体质堪忧,应将预防关口前移,开展慢病防控全民健康教育活动,尤其要对家长进行相关教育,要做好打一场‘慢性病防治的人民战争’的准备。”马军说。

在近几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原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所长李国平的提案都离不开“体医结合”。他认为,体育是预防的最好措施,应该加大力度培养可以为人们开出“运动处方”的医务人员,促进体育和医学的融合,“这对于预防疾病和病后的健康恢复都有意义”。

近年来,跑步热潮席卷全国,跑步赛事数量井喷式增长,但与此同时,缺乏科学系统训练、心态急功近利等原因造成的运动损伤甚至猝死的情况时有发生。而在一些体育课和体育活动中,猝死的现象也时常发生。对此专家指出,应该将预防疾病的关口前移,“在人们还未生病的时候就把潜在的病因提前解决,这样对于降低全民医疗成本、促进每个家庭的和谐健康都大有好处。”郭建军说。

在4月20日举行的全国青少年体育工作会上,不少与会代表呼吁,近年来青少年尤其是大学生体质堪忧,必须让他们运动起来以减少运动不足带来的危害。

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校园足球之火正在全国校园激情燃烧,下一步校园篮球、校园排球以及游泳、武术等一系列项目都将在校园里轰轰烈烈开展,“我们就是要通过开展丰富多彩的校园体育活动让更多的青少年走出户外、走向操场,参与到更多的运动中,增强体质,提高技能,完善他们的人格”。

让运动“处方”发挥慢病预防作用

近年来,我国儿童肥胖问题日益突出。各种减重指南都提出,要增加运动,提高运动的有效性。北京儿童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闫洁介绍,从去年开始,该院与国家体育总局体科所合作开展讲座,每月一次现场指导。“我们希望通过合作找出适合青少年管理的体医融合模式。”闫洁说。

在加强“体医融合”和“非医疗健康干预”方面,2016年颁布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强调,建立完善针对不同人群、不同环境、不同身体状况的运动处方库,推动形成体医结合的疾病管理与健康服务模式,发挥全民科学健身在健康促进、慢性病预防和康复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在《中国公民健康素养66条》中,只有0.5条与体育有关,太少了。”郭建军说。这些年郭建军在跟很多医生不断地交流中,很深的感触就是要从医疗看体育,重新发现体育;从体育看医疗,重新认识疾病。“这两个重新认识是体医融合的前提。体育健康教育不仅是技能教育,更应是维护生命的教育。”

郭建军认为,体医融合首先要解决运动的安全性,包括血糖安全、心脏安全、避免伤病。其次是解决运动的有效性。再其次是保证运动的可持续性。

重庆医科大学校长雷寒教授提出,“运动处方是体育与医学的结合点。”他指出,体医结合关键是建立运动处方库。不运动有害,不当运动同样有害。要根据患者病情、身体素质等,选择运动种类、运动强度、持续时间、运动频度,制订个性化运动方案。“在心血管疾病领域,美国已逐步建立各种细化临床诊疗指南的运动处方库。”

体医融合教育不能缺位

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全国高校体育教学指导委员会技术学科组组长王家宏看来,学校体育是“健康中国”的重要抓手,蕴含着健康与教育两大国家战略,是这两项工作的重要结合点,也是学校体育的时代价值所在。

王家宏认为,当前状况下,一要加强青少年身体教育,二要加强青少年的健康教育,三要加强青少年的运动技能教育。“在学校中开展体育运动,传授相关的运动知识与技能,最本质上就是要扼守住青少年身体健康的上游关口,把住预防关。”他说。

扬州大学体育学院院长颜军并不满意当前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单一的培养,“既然中小学开设的是体育健康课程,那么高校体育教育专业的课程也应该随之改变。然而现实情况是,当前体育教育专业课程很少涉及健康内容,这样我们培养的体育教师很难适应‘健康中国’背景下的体育健康课程,培养的学生很有可能成为‘次品’。”

长江学者、华中师范大学王健教授指出,《纲要》提出加强健康教育,同时提出健康素养从小抓起,这就要求今后体育健康课要把落实健康教育放在重要位置予以加强,体育教育专业绝不能缺位,而相应的教材也要有新的构思和规划。

谈到体育教育人才培养,陕西师范大学体育学院院长史兵认为,开展健康教育将是今后体育教师重要的任务,因此要从选拔、教育、入职等方面全面考虑。

当前,我国正处在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深化改革时期,《普通高中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修订版)即将颁布,其中重视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和形成成为亮点。

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院长季浏就此指出,在体育与健康课程中,学生应当形成的学科核心素养包括运动能力、健康行为、体育品德三个方面。这就要求体育教师改变以往主要强调运动知识和技能传授,特别是碎片化运动知识、技术和技能教学的状况,为学生创设复杂的体育学习情境,指导学生用结构化的知识与技能解决实际问题,提高学生学以致用能力,培养学生勇敢顽强、挑战自我、团结奋进、追求卓越和遵守规则等体育精神和品格。“体育教师必须从单纯传授运动知识和技能的‘教书匠’角色,向通过体育教学促进学生形成学科核心素养和全面发展的‘育人者’角色转变。”

《中国教育报》2017年04月21日第8版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热门标签

相关检索

社区

热点推荐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3516号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3005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10-2020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t20170421_612174_ext.html http://www.jyb.cn/zgjyb/201704/t20170421_612174_wa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