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综合新闻 学前教育 基础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家庭教育 国际教育 民族教育
首页>检索页>当前

凡事不懈怠母亲是榜样

发布时间:2017-12-28 作者:郁琴芳 来源:中国教育报

“梅花香自苦寒来”,是我读书时最喜欢的座右铭,常常写在每本书的扉页上。我对梅的喜欢,源自母亲。

梅,是冬天的冷美人,更是严寒中的真君子。我和母亲均在冰天雪地的冬天出生,小时候她就告诉我,冬天最漂亮的花就是梅。虽然母亲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要做一个高洁的人,却在几十年的生活中,用她的一言一行教导我“傲霜雪不争春”“有志向需坚持”“凡事不懈怠”。

苦难的童年教会母亲独立与坚强

母亲是个美人胚子,如今年逾古稀,依然皮肤白皙且光洁。这些并不是养尊处优的结果,其实母亲的童年是苦难的。

母亲很少主动提及她的童年,但是有些绕不开的人和事,还是会把她拉入苦不堪言的童年回忆中。

母亲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兄弟姐妹6人。我的外公去世得早,原本朴素温馨的生活开始变得面目狰狞起来。外婆一个人拉扯着6个孩子讨生活,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终于有一天,家庭的平静被打破了,外婆迫于生活的压力,决定把一个孩子过继给没有子嗣的小姑子,不幸被挑中的就是我的母亲。

“妈妈说去邻村的姑姑家玩,我欢天喜地地去了,而直到天黑也等不来妈妈把我接回去,一天又一天……”就这样,6岁的母亲懵懵懂懂中知道自己有了一个新的家。这个新家,解决了她的饥饿,却增添了她的忧愁:没有母亲,也没有兄弟姐妹;不能撒娇,也更不能淘气了。

估计是生怕母亲逃走的缘故,我的新外婆和新外公对过继来的女儿特别严厉。母亲经常要帮新外公打打裁缝活的下手,帮新外婆干各种家务活,一听到新外婆大声叫喊就心惊肉跳,想家也只能忍到晚上偷偷抹眼泪。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母亲却早早就学会了独立与坚强。

辛勤劳作的身影刻印在我的童年

这份独立与坚强贯穿了母亲的一生,母亲忙碌的身影一直是我挥之不去的童年记忆。

新外婆家的经济状况在农村属一般水准,母亲从小学开始干家务、做农活,到了十几岁就辍学直接当全劳动力使了。长大成人经媒人介绍,母亲嫁到了城里。尽管嫁给了城里人,其实城里并没有家,夫妻分居两地,一两个月才能见上一面。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交通远远没有现在发达。父亲在县城车队工作,岗位却在乡镇里的车站。作为被照顾的家属,母亲被分到离县城最远的一个偏僻的山区车站。平时,他们两个人各自守着一个车站,所有的事务全部由一个人打理,日子孤独而寂寞,一两个月才能团聚一次。

我的出生,既给母亲增添了喜悦,也给她增加了负担。为了不影响工作,母亲把我放在新外婆家,每周走二十几里山路回来看我,来回奔波只为多尽一点母亲的责任。我一岁多的时候,母亲把我带到山里的车站,独自一人边工作边带我,那份辛劳自不必说。现在回忆起来,我耳边仍有长途汽车轰轰驶过的声音和母亲忙碌不停的身影。

六七年后,父母都被调回县城,全家终于团聚,母亲辛勤劳作依旧。父亲有“书呆子”美称,爱读书的人不爱动手,所以大到搬家挑重的体力活,小到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全家里里外外基本靠母亲一人打理。

我还清晰地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大雨滂沱,连续多日之后,“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父亲正犹豫着如何去请人来看看屋顶,母亲则一边埋怨一边去邻居家借来长长的竹梯架在了外墙上。父亲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爬梯子上墙的,母亲只好爬梯上屋顶去修瓦片。惴惴不安的我只能和父亲一起紧紧扶着竹梯,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喘,心中只能一直默念:“肯定没事的,肯定没事的,老妈快下来,老妈快下来……”

尽管生活并不富裕,但有了母亲的辛勤操持,一家人生活朴素而温馨。母亲“不怕苦不怕累”的碎碎念也一直激励着我。每当深夜坐在写字台前读书感到倦怠时,眼前总是会浮现母亲忙碌的身影,瞬间又充满了力量。

感谢母亲给我的精神指引

勤俭持家、忙里忙外的母亲,对待工作也是一丝不苟,甚至可以说是较真。

回到县城的车站后,母亲被安排的岗位是检票员。当时人们出行都是依赖长途汽车,到站后乘客需要拿着车票从统一的出站口出站,母亲就站在出站口负责检票。在公有经济的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平不高,总有一小部分人会想尽一切办法逃票。面对逃票的人,母亲总是一身正气。哪怕是面对五大三粗、蛮不讲理的男人,她也绝不让步,坚持要对方按规定补票,仿佛全然不知道自己是身高只有150厘米的弱女子。

有好几次,面对想要逃跑的男性乘客,母亲只能死死拽住对方的衣服,任凭对方推搡、打骂。第一次看到母亲被打得青肿的脸,我又担心又害怕,心中不免埋怨母亲:“妈妈你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看你被打成这样!”但是看到母亲坚持的眼神,话到嘴边,我也只能硬生生地憋回肚里。

母亲被打伤的事发生过好几次。当时我们家住在车队的家属宿舍,每次听到有熟人来叫我赶紧去车队,我都条件反射地以为母亲是不是又被打了。

一般来说,家庭的教养角色中,母亲是“温暖和培养”的,倾向于通过讲述和感情来直接向儿童表达爱;父亲是“冷酷和遥远”的,倾向于通过可靠的服务和工作来显示对孩子的爱。而我的父母却相反。我的成长过程中,母亲往往是家里对我唱白脸的人,她对我既严格又严肃。耳濡目染下,我也逐渐学会独立自主,不断努力,不断追求上进。特别是今年,人到中年,工作异常繁忙,我还努力去攻读博士学位,令很多亲戚朋友对我刮目相看。我想,这是母亲长久以来踏实、认真、坚持的榜样给我的精神指引吧。

感谢母亲给了我生命,塑造了我的人格。如今母亲的黑发上已经有了丝丝银光,就像枫叶上的点点寒霜。面对严厉的母亲,我不太习惯说出“妈妈我爱你”这么肉麻的话,愿我在冬夜的灯光下写下的这些文字,能散发出我内心深处感恩的芬芳,陪伴母亲走过悠悠的岁月。

(作者系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家庭教育研究与指导中心主任)

《中国教育报》2017年12月28日第9版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3005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