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综合新闻 学前教育 基础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家庭教育 国际教育 民族教育 思想理论 书香校园
首页>检索页>当前

“学习任务群”背景下看群文阅读价值

发布时间:2018-03-07 作者:段增勇 王雁玲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7年版《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一大亮点是提出了“学习任务群”的概念。适逢其时,多年来致力于重整阅读思维结构、重建知能模态并已取得实践经验与运用价值的群文阅读,必将在新的考验、探索中与学习任务群共生共行,获得新的价值认同与实践突破。学习任务群的“群”和群文阅读的“群”,在内容建构上尽管各有各的要求,但在本质属性上、学习形式上、教学程序上、实践路径上乃至理念的突破性创新上,两者高度一致。

学习任务群包含两大关键词——“任务”和“群”。任务就必须体现出“任务性”,以此作为阅读教学的牵引力或驱动力,并且要形成任务集群。群文阅读力主由议题统摄整个阅读乃至阅读教学,议题是群文阅读的灵魂。任务议题化,为学习任务群在教学中的具体实施提供了操作路径;议题任务化,则可为群文阅读教学澄清学习目标。

在高中新课标要求下的学习任务驱动中,群文阅读定会彰显其独特的创新价值以及创生意义。

从单篇阅读走向群文阅读

历来的阅读教学,大多立足于单篇阅读。一些较为优秀的语文教师,可能会根据自身的教学经验,以单篇为依据,在题材、内容、主题、表现手法乃至风格特色等方面,为学生的阅读学习提供相关、相应、相联甚至相反的文本,以丰富阅读内容,拓展阅读视野,开阔阅读路径,激活阅读思维。这样的阅读教学行为只是一种经验性的优势呈现。在群文阅读理念的引导下,这种经验性行为将会随着高中语文新课标的理念召唤,渐渐变得自主、自觉、自为和自醒起来,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由单一而多元,由熟知而真知,不断建构阅读学习的多元、多层、多视角、多关联的阅读领域,进而让阅读建构真正地体系化起来。阅读的数量、内容、层级,也将不断地多而丰富、精而深刻,产生交互性、立体性以及融通性的阅读效果。单篇阅读具有单一性、零碎性、独立性,群文阅读具有聚合性、关联性和类属性。尤其高中阶段的阅读,在思维的高阶性上,应该充分考虑阅读内容的思维含量,这对于阅读者的思维判断和思维推理更具有推助性和支持性,因为群文阅读有助于阅读者在占有更多事实材料的基础上进行更为合理的思维活动。从单篇阅读走向群文阅读,是对惯性阅读行为的突破,也是对低效阅读行为的突破。

从整本书阅读走向群书阅读

在小学和初中阶段,整本书阅读可以单一性和跳跃性地进行,而高中阶段则应该有一定的高度和深度要求。何况课程标准里面明确了选择性必修侧重于“研习”、选修侧重于“研讨”,这就是对阅读的“高度”和“深度”的引领和导向。

群文阅读,不单单在于一篇篇文章的“类文”组合或者“群文”组合,也要进行书册上的“类书”或“群书”的建构。

比如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与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雷马克的《西线无战事》、克莱恩的《红色英勇勋章》以及海明威的《永别了,武器》,这几本书可作为一个组群。

在高中阶段的整本书阅读中,如能引导学生运用群书阅读培育出来的习惯、方法、策略,启动学生通过群书阅读凝结而成的阅读情志,定会为他们的持续性学习与人文发展提供较好的奠基性支撑和发展性支持。从整本书阅读走向群书阅读,是阅读行为向纵深发展的必要阶梯。其突破性在于,让积累性阅读走向积淀性阅读,让蚂蚁搬家式的阅读走向蜜蜂采花式的阅读,让针对性训练阅读走向提升性研究阅读。

从散碎阅读走向融通阅读

近年来,很多人强烈呼吁解决碎片化阅读、浅阅读、低效阅读和无效阅读等问题。常态和惯常的阅读行为方式没有得到更新,没有创新,也谈不上创生,更谈不上具体有效的阅读引导,这让学生的阅读失去了好奇心和新鲜感,让学生的阅读寻找和阅读发现走在了一条了无生趣、目标模糊的阅读之路上。阅读兴趣被败坏了,阅读习惯和阅读行为也将随之被败坏。

若更深一层看,阅读议题的确定,或者阅读文本的选择,甚至阅读问题的设计,皆不尽如人意,没有在契合性因素上更多思考和取舍,没有在关联性状态上进行更多设计和布局。有鉴于此,阅读教学要走在学生生命成长和发展的合宜路上,就要尊重阅读行为的功能意义,要让阅读行为有效和高效地发生。

群文阅读如果在议题、选文、教学设计和阅读训练上得到了有机整合,将有助于阅读行为的融会贯通,不只是阅读量上的增添,在阅读理解和阅读探究,甚至在阅读研讨上,都会不断进入有价值、有意义的阅读领域。群文阅读可以改变碎片式阅读、浅阅读、低效阅读乃至无效的阅读,因为群文阅读注重“群属”或“类属”的结构化,强调选文和组文的内在逻辑、题材和主题的呼应与关联、表现手法和表达方式的互证与互补,等等。

总之,群文组元的聚合性、集约性、关联性、契合性等特点,就是在遵从融会贯通的融通性,牵一脉而动全身。以“一”融“多”,致力于内容上的“融合”、结构上的“融贯”以及理解上的“融通”追求。通过群文阅读而破解阅读理解上的“隔”“滞”“凝”等困境,乃是群文阅读的“融通阅读”所具有的另一个意义上的重大突破。

(作者段增勇系四川省教育科学研究院语文教研员,王雁玲系重庆树人教育研究院院长)

《中国教育报》2018年03月07日第9版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