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综合新闻 学前教育 基础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家庭教育 国际教育 民族教育 思想理论 书香校园
首页>检索页>当前

捍卫中国现实主义美术教育体系

徐悲鸿发起的两次论战

发布时间:2018-03-10 作者:杨先让 来源:中国教育报

众人皆知齐白石画虾、徐悲鸿画马,在徐悲鸿的学生杨先让心中,徐悲鸿是永远也说不完的。《徐悲鸿》一书再现了杨先让记忆里老校长的音容笑貌,通过来自徐悲鸿亲友、学生的口述材料,大量的绘画作品与历史照片,展现了徐悲鸿在艺术家、丈夫、父亲、教师、校长等多重身份下丰富的内心世界和复杂的人生选择,还原了一个真实、立体、有血有肉的徐悲鸿。本文摘编自杨先让著《徐悲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1月第一版)

    ——编者

徐悲鸿旗帜鲜明,以战斗的姿态向形式主义的艺术思潮和保守主义者左右开弓。通过20世纪20年代和40年代两次大的论战,捍卫了中国现实主义美术教育体系,意义重大。

20世纪20年代前后,中国受“五四”新文化运动影响,在美术领域已有西风东渐之势。但也掀起一股反常样式,使青年学子无所适从,难免出现盲目追随时髦的现象。

1929年4月的上海,正值经过筹备的第一届全国美展开幕之时。徐悲鸿看到参展作品有不少是缺少训练的标新立异者,美其名曰“新派”。徐悲鸿万分痛心,他不得已拒绝参展,并就此与其好友、新月派诗人徐志摩展开笔战,曰“二徐交战”。35岁的徐悲鸿正是血气方刚之年,为了捍卫自己的艺术主张,他既疾言厉色,又语重心长:“欲矫情立异,变换万象,易以非象;改撺造物,易以非物;昧其良知,纵其丑恶,宣其佞辩……侈然标榜、令人齿冷……作不伦不类人物,诩为独创,媲美新派,怡然自乐。狂瞽满地……吾国艺事日衰,又欲从而效之。夫饥渴者虽不择饮食,必不服毒。”他恳切地希望:“弟惟希望我亲爱之艺人,细心体会造物,精密观察之……造物为人公有,美术自有大道,人人上得去。”

当时在上海的鲁迅先生对美术界的茫然状况也寄予恳切言语,油画家李毅士也及时撰文支持了徐悲鸿的主张:“我想悲鸿先生的态度,是真正艺术家的态度。”

中国历来在文化艺术上的消化量可谓大矣。中国历史上虽然不断经历苦难,其文化艺术也常经受困扰,但中华民族的元气没有受伤害。中国人会以我为主走出自己的路,中国人更会重视民族气节,而且也会对历史予以公正的评判。徐悲鸿当年所表现出的骨气,今天不是更加可贵吗?

1947年在北平掀起了另一场“新旧国画论战”。徐悲鸿针锋相对地向一批保守的北平复古势力进行挑战。这次,他不像1929年那样孤军作战,而是团结了一批思想一致的美术界精英作为后盾。他站在国家民族利益的高度,勇敢地面对一片“倒徐”“驱徐”的呼声。

当时北平社会上和学校内日伪时期遗留下的保守势力连通一气,并利用党派和政府向徐悲鸿施加压力,此时张道藩就在控制和指画着“倒徐”活动的发展。徐悲鸿横眉冷对,他大刀阔斧地对学校的体制和人事予以改革,不称职者免,有学术者留。他力主艺术的创新,痛斥美术界因循守旧的弊病,陈述培养能担当文艺复兴重担人才的途径与方法。他提出学生要摹写人民的生活,而不是以模仿古人为自足。他在《新国画建立之步骤》中诚恳地提出:“建立新中国画,既非改良,亦非中西合璧,仅直接师法造化而已。但所谓造化为师者,非一空言即能兑现,而诬注重素描便会像郎世宁或日本画者,乃是一套模仿古人之成见。试看新兴作家如不佞及叶浅予、宗其香、蒋兆和等诸人之作,便可证此中成见之谬误,并感觉到中国画可开展之途径甚多,有待于豪杰之士发扬光大。”在文中,徐悲鸿列举了自己尊崇的中国历代画家,从王维、吴道子、周昉、荆浩、董源、范宽、李成,直至宋徽宗、夏圭,还有陈老莲、石涛、金农、任伯年、吴友如等,说明中国绘画的优秀传统在于师法自然和艺术创新。他对当代的齐白石、黄宾虹、陈师曾、傅抱石、张大千、陈之佛、李苦禅、李可染、蒋兆和、李斛、宗其香、田世光等人及其作品,都是倍加爱护和称赞的。

其实,保守派何尝不称自己为卫护国家民族的文化艺术呢?历史却是最无情的审判者,什么是真正有利于民族的文化艺术,事实胜于雄辩。当然,今天也有人说徐悲鸿是以西洋画的素描代替中国画。这是曲解,因为徐悲鸿一贯主张实践,从来也没有将素描当笔墨,相反,那是他最忌讳的。徐悲鸿重视素描写生,更重视记忆默写。素描写生是取其造型的手段,是一种能力,是方法,而不是目的。

恰恰经过这场论战,徐悲鸿的中国画改革理论更加走向成熟,他所建立的美术教育体系也趋于完备。

要复兴中国的绘画艺术事业,重要的不是个人以创作几幅作品为满足,而是要培养众多为之奋斗的专业人才,这就是徐悲鸿通过教育为民族国家效力的动因。可以看出,徐悲鸿当年对美术教育和对中国绘画艺术改革的观点,是同蔡元培的美育教育与陈独秀、康有为提出的向西方探索的主张和陈师曾对中国画提出的推陈出新理论完全一致的,他们是中华民族在艺术观方面的先进代表,这是被历史证实了的。

当今全国各大美术院校和科系(包括徐悲鸿当年支持建立美术附属中学教育)奉行的几乎都是徐悲鸿的教育体系,并且培养出新一代的画家,改变了中国画界陈旧的局面。在人物画方面,一代主流画风几乎全是徐悲鸿的教育理论所形成的。究其原因,是他为人的准则,是他在美术教育战线上献出一生的心血,是他在艺术创造上划时代的突破,是他在艺术上提倡的写实主义逢上中国抗战救亡时局。

徐悲鸿颇有感触地说过,“吾国因抗战而使写实主义抬头”“战争兼能扫荡艺魔,诚为可喜”。

徐悲鸿倾其一生为中国美术事业而奋斗,这是何等感人!我们还可以从两段他于不同时期发出的肺腑之言,看到一位爱国主义艺术家的成功原因。1935年时他说:“艺术家即是革命家。救国不论用什么方式,如果能提高文化、改造社会,就是充实国力了。欧洲哪一个复兴的国家,不是先从文艺复兴着手呢?我们不能把自己的责任看得过小,一定要刻苦地从本分上实干。”(《与王少陵谈艺术》)1947年他写道:“若此时再不振奋,起而师法造化,寻求真理,则中国虽不亡,而艺术必亡。艺术若亡,则文化顿黯无光彩,起而代之者,将为吾敌国之日本人在世界上代表东方艺术。诸位想想,倘不幸如果是,我们将有何颜面以对祖宗。”(《当前中国之艺术问题》)

总而言之,徐悲鸿的成功,正是俗语说的,得之缺一不可的天时、地利、人和之利,是符合了历史潮流,是主观的努力与客观的需要的统一,因此是时代赋予。(题图为杨先让木刻版画《我的恩师》)

《中国教育报》2018年03月10日第8版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3005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