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八版> 正文

教师阅读笔记:以笔当犁

www.jyb.cn 2006年08月3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偶然从旧书摊淘得孙犁的《书的梦》,和家中1981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孙犁文集一对照发现,手中这本由国学大师季羡林主编,名列“二十世纪著名作家散文经典”的《书之梦》出版时,孙犁已经八十七岁高龄了,他像一棵智慧树矗立在我面前。

 

  按照编者的意图,这本薄薄的小书所收作品,都是作者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力求反映作者散文创作的基本轨迹,作品集也以作者散文作品中的名篇来命名。本书收有《采蒲台的苇》、《书的梦》、《芸斋梦余》、《菜花》等脍炙人口的篇目,还有一些书信以及文艺理论方面的篇目。后者如《谈美》、《谈作家的素质》、《散文的虚与实》等。书不厚,散文篇目更少,其中有战时实录,如《采蒲台的苇》,和孙犁的小说笔法相似,不重战争本身,而重置身斗争中的人物的内心世界,展示斗争在人物思想感情中的投影。那位四十多岁的男人,从苇塘打苇回来被敌人捉住,即使血流在胸膛,他也没有暴露隐蔽在村里的八路。敌人杀死他,他倒在冰上。血冻结了,血是坚定的,死是刚强的。孙犁对他歌颂的人物,常常倾注着真挚的敬意,抒情笔调和战斗精神统一起来,以委婉、沉静的散文笔墨,写出了挺拔刚毅的主题。


  孙犁首先是一位战士,然后才是一位作家。他把政治与艺术、个人与时代、思想美与艺术美和谐地统一在一起,对于时下充斥在报纸副刊的休闲、娱乐、小资情调的文风,他无疑是一面镜子。


  和此类表现生活美的散文相比,我更喜欢本书中的理论短文。朴实明净的语言,流畅潇洒的论述方式,不像学院派的文章那样晦涩拗口,似乎读的不是理论,而是诗歌、散文。原因在于作家的平易和诚挚,即使和读者谈理论,他也很注意情感的交流。


  忙里偷闲,我常翻动这本只有127页的书,有时吟诵再三,反复揣摩;有时细细体味,舍不得一下子看完。作为一个文学新人,我遇到不少前辈,有不吝赐教、悉心呵护的;也有端架摆谱、怕抢饭碗的。每遇后者,我往往会在心里淡然一笑:有一位老人比你讲得真实、透彻,毫无保留,如友人交谈,似邻里相叙,平易而亲切。


  孙犁原来的名字叫孙树勋,后改做孙犁,他的一生就如在艺术的田间躬身犁作的农夫,只留意耕作的深浅、粗细,不对收获的大小长吁短叹。他总结一生写作的奥秘:心地光明便有灵感,入情入理就是文章。老人还说:“人的一生,或是作家的一生,要能经受得住清苦和寂寞,经受得住污蔑和凌辱。总之,在这条道路上,冷也能安得,热也能处得,风里也来得,雨里也去得。”这份历经沧桑之后、红尘意远之时的冷静、客观,对于浮世的你我,应是盛夏的凉风。(江苏省仪征市都会小学 王晓)

 

  《中国教育报》2006年8月31日第8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龚萍}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