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八版> 正文

我的聚财之“道”

www.jyb.cn 2006年09月1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在贫困地区当校长脸皮要“很厚”,这是我从事十几年校长工作的一个体会。

  我所在的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敖润苏莫中心校是国家贫困县中的薄弱学校,从2000年至2006年,当地连续六年干旱,粮食绝收,政府对教育的投入严重不足。农牧民又不能集资,学校500余名学生,有60%以上是贫困生。使旧课本,用反面纸,穿救助衣裳,过冬烧牛粪火,这是学校五年前的境况。

  我是在危难之中受命的。学校要实现“两基”达标,要规范化办学,要向美化、硬化、绿化、净化迈进,花钱之处,千头万绪。我在“爱财取道”路上有亢有卑,有歌有泣,很想说说自己“取财”的良苦用心,算是一吐为快吧!

  (一)“说”道

  “说”道,即对有关情况作介绍和说明。2003年4月初,由北京80余名记者组成的“中国绿家园”志愿者到敖润苏莫苏木科尔沁沙地植树种草搞绿化,并考察一些荒漠化问题。苏木安排我给这些初来沙漠草原的北京人说说人文掌故,讲讲民风民俗。

  我把这次活动一直叫做“贫困导游”。

  我对北京人说,贫困是一本教科书,上边写着饥饿,写着寒冷,写着挣扎,写着抗争。今天,我有幸领着大家默念科尔沁的北风呼啸,有幸引导大家感受西辽河的干渴苍桑,这些或许对大家是个启示。因为只有走进“底线”,你才会觉得居高堂之高,是那样舒适安逸;只有历尽苦旅,你才会感叹处江湖之远,生命是这样顽强。于是,我讲红山文化;讲兴隆洼八千年古村落遗址;讲草原文明和马背传说。“导”着他们看看老百姓的土坯房、辘轳井、老水车。

  有人指着村头的石磨盘问这是什么,我说,那是一只“旧唱机”,曾唱过许多忧伤的歌。有人问,现在牧区为什么不使勒勒车?我答,铁木真老了,它也该歇息了。有记者问我:这里的牧民为什么老躲着我们?我对他们说,你们在看风景,他们正在偷看你们。也有记者问,科尔沁的民歌多不多?我说,科尔沁沙地不愿意长草,就是乐意长民歌。这些志愿者见我有问有答,开始与我谈论起社会问题。譬如有人问,目前当地生态建设、环境保护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我回答道,渴!学校教育面临的最大困惑是什么,我又答,“渴”!并告诉他们,风到这里增速,雨到这里减量,冬冷夏热,一年四季不得好光景,此则老天不睁眼之渴;这里地下水源缺乏,河水断流,湖泊干涸,人畜用水共患枯竭,加上土地沙化,植被凋零,生态失衡,此则地不逢时之渴;由于环境恶劣,地域偏僻,信息闭塞,经济滞后,生活困难。所以,在贫困地区办教育就像个饥渴的旅行者,他们一直朝绿洲走,但在路上总有迷雾,总有困惑,有人听后颔首称许。

  经过一问一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汪女士风趣地对我开玩笑说:“既然天时地利都不沾边,而人类总是进步的,以后还可能进化,如果真是这样,贵地区,此现状,人有可能先丢掉哪个器官?”我想了想说:耳朵。试想当今是信息化社会、数字化社会,而在贫困地区的人,在这个问题上落了很大一块,没有信息等于聋子,聋子耳朵不就是个摆设吗?

  经过一上午的“调侃”,北京的志愿者们就“忽悠”我说,这个校长有水平,一定要到我们学校看看。晚上,学校为北京的客人准备了一场篝火晚会。北京的朋友不会跳“安黛舞”,我们的学生就教,后来他们会跳了,跳得很专注,很开心。情致上来处,我校的学生伴舞伴歌。我也主持上了节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主持人林白等人则登台唱歌,舞会变成了演唱会。

  中央台汪记者谈了来敖润苏莫劳动和考察的感受和感动,她声情并茂地鼓动志愿者们为贫困地区的孩子做点事,为韩校长的学校做点事。于是,演唱会变成演讲会,而后又变成募捐会,当晚北京“中国绿家园”志愿者们便为我校捐款3600余元。此后,“中国绿家园”的朋友不断地向我校寄书刊、寄钱物,三四年来,他们寄来的图书近万册,助学金款8000余元,衣服120多件。

  (二)“谏”道

  “谏”道,“谏”,不是责备,而是进言,献言,提合理化建议。我是旗级政协委员,利用这一参政议政的机会,多次向旗委、旗政府以及有关职能部门写提案。我提出的“氟水有害学生健康,敖润苏莫中心校急需打深水井”、“发展民族教育,牧区学校应迅速告别‘马背小学’,走集中寄宿办学之路”、“创建和谐社会,保证教育公平,加强农村学校现代信息技术建设”等提案得到了上级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并给予逐一答复,逐一落实。4年里,通过这种“谏言”形式,我校先后争取到“义教工程”一期、二期工程款100余万元,新建校舍2400平方米,硬化校园4000平方米,打深水井一眼,并建起了语音室、小型多媒体教室,实现了“班班通电视,舍舍通广播,室室通电话”的“小三通”工程,并力争实现“大三通”,即:通电脑、通勤车、通暖气。

  (三)“探”道

  “探”道:善于捕捉和观察有可能办成事的时机。2003年12月26日,我在北京参加全国“自主教育”课题研究研讨会。期间,有人给我捎话,崇文区体育路小学有一批健身器材下架闲置。得知消息后,我迅速给崇文区教委的朋友打电话,探听底细。半天后,该区孙主任打来电话说此事可找他办,我放下电话就去找主任。孙主任领着我到体育路小学看器材,问我相中没相中,“那还说啥,我们县城的学校也没这么好的设备”我在兴奋中又挠了挠了头。孙主任看出我的心思,很爽快地说“你找车,我出运费!”于是,我立即给内蒙打电话叫车,连夜把价值五万元的器材运回了千里之外的敖润苏莫中心校。

  以后,我几乎用同样的办法从旗公安局“探”到了幼儿园设备一套,从旗教育局“探”到了摄像机、照相机、钢窗、木桌等,价值总有十几万元吧。

  (四)“贴”道

  “贴”道:善沟通,对机遇抓住不放。因工作的关系,总有一些领导、社会人士到学校看看、转转。对这些人士的到来,我一般是找准入口“贴”上去,正如教师戏言的那样:“韩校长,手拉手,不撒手”。

  北京崇文区一师附小是我校的对口支援单位,依照政府规划,帮扶周期早已过去。然而,我对一师附小一直“贴”着不撒手,每年派十几名教师到一师附小听课、学习、进修,受益匪浅。

  我“贴”过旗委书记、旗长,贴出生活车、养猪场,把学校办成了全旗一流的农村学校;我“贴”过企业家,贴出牧马人的孩子坐语音室,点鼠标,还去北京观看天安门广场庄严的国旗。

  我还“贴”过美国、日本、英国、德国、加拿大、法国、荷兰、新加坡的国际友人,组织他们经常到学校开展献爱心助学活动。还把草原牧区的小学生“贴”到加拿大戴尔特国际商学院做“访问学者”。

  (五)“艺”道

  “艺”道:以才艺表现取得好感。蒙古民族能歌善舞,热情好客,在我身上略有展示。吹拉弹唱,也感动过好多人。今年8月,我与一名叫荀思云的老板一起喝酒,用一首“我从草原来,草原那边多兴衰,我从草原来,草原那边花盛开……”之词曲,感动得老总热泪盈眶,当即决定向我校捐赠10万元。随后不到20天的时间,荀老总拿着11万元现金,拉着一车电视到学校兑现了他的诺言,并说“我看中这所学校的管理和特色,我看中了少数民族兄弟奋发有为的精神,今天我圆了一个梦,这是希望之梦,民族团结之梦,以后我想每年都这么做”。对这件事,旗里李旗长取笑我说:“韩校长的出场费可够高的。”我对他说,您没看过出场费低的那次。于是我讲了2004年10月在北京的一段趣事:北京市邮政局的朋友送我一把葫芦丝,我路过地铁,见一人轻拂吉他边弹边唱,有人向他扔钱。看到此景,我也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冲动,即兴坐到地铁的另一出口,吹奏起《月光下的凤尾竹》,一曲下来,受到施舍十余元,这也算出了回“洋相”。李旗长听了大笑,之后,他补了一句:这也是生存之道。

  总之,不管选择什么样的“爱财”方式,我是真心的、负责的、干净的,是为学校为师生谋利益的。人们可能看中我的也是这一点。

  我给自己订了个今后努力的方向:攀登教学楼,连线计算机,牵引通勤车,打造名学校,为偏远牧区孩子们的健康和谐发展搭建良好的发展平台。(作者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敖汉旗敖润苏莫中心校校长 韩国春)

 

  《中国教育报》2006年9月19日第8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盛颖霞}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