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八版> 正文

强调技术就是在炮制“文学通人”

www.jyb.cn 2007年01月2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袁跃兴

  董桥的散文《星期天不按钮》中有这样的话:“科技是人民的鸦片。商业是人民的精神食粮。金属和塑胶的硬体建设压碎了纸张和竹枝拼凑起来的书窗和东篱。这是创造新文明难逃的代价:罗密欧与朱丽叶不必再皱着眉头要死要活了;耶稣不必再光着上身流汗流血了;狄更斯不必再埋头写圣诞故事了;何索不必再站在课堂上吃粉笔灰了;艾略特不必再给那一块荒原浇水了;查泰莱夫人不必再躲在那幢木头房子里闻那汉子身上的廉价肥皂味道了;维琴尼亚·吴尔芙不必再陪那批文人画家熬夜了;梵谷(高)不必再割掉自己的耳朵了;罗素不必再死命维护自己的理智了……人类文化中的闲情逸兴都给按钮的机器按死了……”

  描述扼杀和摧毁人类文学艺术的技术冲动力量,似乎还没有谁能够像董桥这样表现得振聋发聩,触目惊心,让人警醒。

  一些诗歌文化批评者,从对以赵丽华诗歌为代表的那些“梨花体”、“口语诗”批评说起,“相比其他传统文学体裁,诗更容易因为结合新方式、新思维而产生具有超越性的新形态。同时,任何技艺发展到一定的高度,必然走向技术化和专业化。虽然这种技艺最初源于人民大众,到了这个时候都已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无关”……

  文化媒体报道过一个“诗歌写作软件”。这个诗歌电脑软件,只需要规定几行、几段,是否押韵,以及韵脚,点一下“回车”,一首诗便出来了。据说,自推出之日始,这个诗歌软件生成诗歌至少已有15万首……

  还有人用电脑程序编制情节曲折的小说、冲突尖锐的戏剧。

  萨特在谈到现代诗歌艺术时这样说,诗歌,就是谁输谁就赢,为了赢,诗人选择失去自我直至死亡。这个诗歌软件是让诗歌艺术写作完全成为了一种“选择失去自我直至死亡”的、纯粹工具化和技术化的活动。“我们有许多自我失落和失落对象的途径”,这种技术化时代下的文学变质,正是这样的结果。

  无可否认,技术是人类文明、科学文化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标志。技术的到来,改变了整个人类的生活。“现代科技虽然改善了人的物质生活,却没有给人的心灵带来一种‘在家’的感觉。我们赋予一种生活以意义或评价一种生活的价值标尺主要是技术或数字,生活基本上成为一件与心灵无关的事。”技术可能已经多少抑制了文学艺术,并使之贫乏起来,文学艺术甚至因此面临着被一扫而空的危险……

  在当下,类型文学崛起,写作呈现技术化和市场化倾向。时尚化、技术化写作,使近年来的散文创作变得越来越甜俗、流俗,“余秋雨一热,文化散文一时走俏,冷书袋贴着热屁股,有点文史、有点议论、有点抒情的文化散文,千人一面,既不见笔下人物的内心世界,也不见作者的领悟与发现,一味地宏观俯视,宏大叙事,无限升华;自然与环保成为热门话题以后,争先恐后,人云亦云,你写黄河,我写淮河,他写家乡的河,发臭的河、消失的河、干涸的河、半死不活的河……都是模子里浇注的东西,似曾相识没有出人意外的新鲜感”,要求具有丰富的生命体验、非常个性化、性灵化和生活化的散文写作,似乎正在变成一种机械化、标准化和技术化的生产制作形式。

  作家韩少功说,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有一种技术化的倾向,把文学和艺术理解为一种技术,作家和艺术家都像一个技术员,引进一个观点就开始技术化操作。当然,技术是很重要的元素,但不是全部也不是最重要的方面,最重要的是你对生活的感受,你自己的经验。它会发育出一些创作方法和技巧。荒诞、夸张的方法,可能是跟生活特殊的感受相联系的,但有时候我们会把它理解为一种特殊的技巧。作家张炜说:“热衷于将文学充分地技术化,而文学的技术部分对于文学显然不是最重要的。强调技术是为了大规模地炮制出一些‘文学通人’”。

  技术的发展是摧毁文学艺术,还是后者受益于技术?这是历史上乃至今天仍在争论的问题。人们相信技术的进步和发展,最终会使文学艺术“呈现出充分合乎人性的面貌”。这是一种文化理想。

 

  《中国教育报》2007年1月22日第8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庄元}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