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八版> 正文

理想学校必得有良师

www.jyb.cn 2007年08月2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求实杯”《我心目中的理想学校》征文③

 

  理想学校必得有良师。因为工作关系,我常常接触学校生活,也常常思考这类问题。

  “在经历了若干年的教师工作之后,我得到一个令人惶恐的结论,教学的成功和失败,‘我’是决定性的因素。我个人采用的方法和每天的情绪,是造成学习气氛和情境的主因。身为教师,我具有极大的力量,能够让孩子们活得愉快或悲惨,我可以是制造痛苦的工具,也可能是启发灵感的媒介。我能让人丢脸,也能叫人开心,能伤人,也可以救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一场危机之恶化或解除,儿童之是否受到感化,全部决定在我。”这是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吉诺特博士的一段名言。

  广州市文德路小学梁妙仪校长在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对教师进行师德教育时,常常引用这段话。哈尔滨市南马路小学赵翠娟校长把这一段话制成师德警示牌,放在每个教室的后面。

  这两位名校长让她们的每一位教师每天都想想:在学生成长过程中,“我”对他们起什么样的决定作用?是让他们愉快,还是让他们悲惨?“我”是在制造痛苦,还是启发灵感?“我”是让他们丢脸,还是让他们开心?是在伤人,还是救人?

  俗话说,庸医杀人,其实庸师也杀人,只不过庸医残害的是人的身体,庸师杀的是人的智慧。正如一位教育家所说:一个天才的孩子,只是因为遇到了一位糟糕的教师,便泯灭了他的天才,从而变成了一个庸人。这也验证了吉诺特博士的那段话:教学的成功和失败,“我”是决定性的因素。而教学的对象是人,教育人的事情是不允许失败的。

  好的教师能让人一生幸福,不好的教师则能让人一生痛苦。那么,理想学校的好教师应该是怎样的呢?

  我想,好教师应该非常爱学生,教育就是要有爱心,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所谓师德,首先是要有师爱。沈阳市的一位小学校长告诉我:他们学校一位教师,参加教师考核时成绩不大好,但这位教师所教的学生,每次统考的成绩却很突出。这是因为这位教师非常爱她的学生,而学生也能从教师的爱中得到激励、受到鼓舞,激发自觉学习的愿望。

  现在的情况是,教师们对好学生都容易产生爱,而对差的学生则很难爱起来。作为一名教师,如果他只是爱一部分学生,而不能够爱所有的学生,就不能说他是有师德、师爱。所谓师爱,应该是从母爱延伸、扩展开来的一种更高尚的爱。母爱是“天性的”,“义务的,利他的,牺牲的”,是一种“深广的慈母之爱”,是希望“比自己更强,更健康,更聪明高尚,更幸福”的一种爱。毫无疑问,师爱,也应该是这样的一种爱。这种爱应该是广博、一视同仁的,也是深厚的,不求回报的,应该“爱满天下”。对好的、中等的、差的学生同样给予爱。如果教师有偏心,只爱学习好的学生,那是很可怕的。

  鲁迅曾用乡下母亲分析母爱:乡下母亲在一家人中总是特别照顾比较弱的孩子。她也爱“中用”的儿子,因为这样的儿子既强壮又有能力,她便放心了,转而去注意“被侮辱、被损害”的孩子去了。我认为,特别注意、关爱“被侮辱或被损害”的孩子,才是真正的母爱。一个好教师也应该像乡下母亲那样,不仅爱优秀以及中等的学生,更应该发自内心真诚地爱那些差的、有各种毛病且不大让人喜欢的学生,并把这种爱传递给每一位学生,使大家都能培育起爱心、善良、乐于助人的高尚美德。否则,教师的偏心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感染孩子,扭曲德育的方向和目标。

  当然,一个好的教师,仅有爱心是不够的。他还应该勤奋学习、博览群书,向着学者的方向不懈地努力。他应该是多知、多识、多能的,能举一反三、旁征博引,把学生引进一个个令人神往的知识殿堂。如果在体育和艺术领域也能有两下子,让学生“佩服”,那就更好了。

  李吉林老师就是一位学者型、教育家型教师的典范。李老师的成功,除了她对教育和学生天性的、义务的、深广的慈母般爱之外,还在于数十年如一日地刻苦攻读。她总是黎明即起,背唐诗、宋词,背郭沫若、艾青、普希金等人的诗;学心理学、教育学、美学;研究马克思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理论等。一位教师在看了李吉林老师事迹后感慨地说:不管谁要是能像李吉林老师那样数十年如一日,不倦地读书学习,他就是不想成功也难。

  此外,教师也要讲究教育的方法和艺术。孩子的心灵是很脆弱的,好教师要理解孩子,用孩子们能够和乐于接受的方式教育他们很重要,同时,一定要注意不能直来直去,因为这样会挫伤孩子的心。一个五年级女孩向一位老教育家讲述了她的一个苦恼:她很喜欢班里一个小男孩,但这个男孩就是不理睬她,问老爷爷该怎么办?这位老教育家和蔼地对她说了六个字:“别着急,慢慢来。”这个小女孩很高兴地走了。这位老教育家说:“我相信这个女孩在今后的成长过程中,会学着处理这样的问题,自己处理好问题的。”

  江苏省徐州市有一位语文特级教师于永正,他班里有一位学生偷了解放军的几根黄瓜,被同班同学告发了。偷黄瓜的学生惴惴不安了好几天,以为于老师肯定会来批评自己。谁知道,于老师好像一直不知道这事似的,这位学生也渐渐放松了,以为自己过了关。几天后,一个课堂的间隙,于老师凑在这位学生耳边,悄悄地问了一句:“同学,那天的黄瓜好吃吗?”这名学生一下子面红耳赤,下了课就去找于老师承认错误,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这就是教育的艺术。设想一下,遇到这类问题,如果简单化地处理,摆出教师的架势教训、指责一番,效果会如何呢?

  我常想,如果一所学校拥有一批有爱心、有学识,又懂得教育艺术的教师,那么这样的学校,大有可能成为学生心目中理想的学校。

  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学校教育。如果一个人在求学期间,能遇到几个好的教师,那他的一生都将是幸运和幸福的。(郁林)

 

  《中国教育报》2007年8月21日第8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高伟山}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