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八版> 正文

为民办教育发展竭尽全力(图)

www.jyb.cn 2008年07月18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为民办教育发展竭尽全力

---记湖南省民办教育协会原会长刘玉娥

■本报记者 李伦娥

 

 

刘玉娥(中)在怀化市振华职业学校指导工作。 (资料图片)  

 

  6年前,67岁的刘玉娥被推举为湖南省民办教育协会第二任会长。此前,她曾担任过湖南省委副书记、省人大副主任等多项领导职务。

  在刘玉娥担任湖南省民办教育协会会长的6年时间里,她和她的同事跑遍了全省14个市、州,亲自考察调研的民办学校超过200所,促使省委、省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发展民办教育的政策和措施,促使13个市、州建立了专门的民办教育管理机构,使湖南民办教育发生了令人惊叹的变化:学校由4992所增加到6219所;在校生由96.12万人增加到164万余人;教职工由5万多人增加到10万多人;学校总资产更是由77.9亿元增加到154.6亿元。短短6年时间,学校总资产、在校生数和教职工数的增加,几乎是过去20多年的总和。

  “要千方百计为民办教育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刘玉娥上任时,正是湖南民办教育发展最困难的时候,仅2001年一年,全省就先后有十几所民办学校停课或倒闭。

  刘玉娥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领着大家进行调研。湖南省民办教育的现状究竟如何?问题何在?有何对策?为什么发展了20多年,还是“弱势群体”?从2003年10月至12月,她带领调研组对全省14个市、州的42个县、市进行调研,重点剖析了129所民办学校,对全省民办教育的现状、成绩、经验进行分析,并提出思考和建议。

  一是营造舆论环境。上任的第二周,刘玉娥就提议在全省设立民办教育奖项。一年后,10个积极支持民办教育发展的政府行政部门和10名政府官员得到表彰和奖励;2005年,又增加了“宣传民办教育十佳记者”和好新闻的评选;2006年,“双十佳”表彰的对象改为民办学校和民办教育投资者,主办者增加了省教育厅和省委教育工委。

  二是营造法制环境。2002年12月,广大民办教育工作者期盼已久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颁布。但如何贯彻落实?刘玉娥和她的同事又协助和督促有关部门及时起草了《湖南省实施〈民办教育促进法〉办法》。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刘玉娥率领协会的同事针对《办法》征求意见稿,至少进行了十几次的调研讨论,提出修改建议,2006年11月30日,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办法》,2007年3月1日正式实施。

  三是营造政策环境。调研报告呈报给省委、省人大和省政府后,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政府很快决定,省财政每年拿出100万元,市级、县级政府每年分别从本级财政中拿出50万元、20万元,设立民办教育专项资金,以资助和表彰有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

  “为民办教育多办实事,是人生的一大快乐”

  参加工作55年来,为私事、为自己,刘玉娥从来没有动用关系找过任何领导、同事或下属。但为了民办教育的发展,为了民办学校的生存,甚至为了某个民办学校教师的利益,刘玉娥不知求过多少人,打过多少电话,甚至还上门做工作。她说:“为民办教育多办实事,是人生的一大快乐。”

  2003年寒假期间,怀化和常德不约而同地发来这样一个传真---民办高职的学生不能享受火车票半价的优惠政策,学生因此意见很大。刘玉娥得知后立即给当时分管教育的副省长许云昭打电话,许云昭同志正好在北京出差,他马上向教育部汇报此事。之后,经过多方努力,事情终于得到解决。

  2006年11月30日,同时兼任省教育基金会理事长的刘玉娥,正在郴州主持召开有关会议,突然接到湖南同德职业学院电话,说学校按程序取得的用地计划被占用,而学校必须得到这块地完成建设任务,才能顺利接受教育部的评估。从郴州回长沙的3个小时里,刘玉娥一直帮着打电话联系、协调。最终问题得到解决,学校为此节省了数百万元的投入。

  这样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常德淮阳中学校长彭治权记得,是刘玉娥出面协调,学校才减缓新增用地费80万元;诺贝尔摇篮幼儿园董事长谢庆也记得,是刘玉娥连夜帮忙,莫须有的足以导致幼儿园关门的“劣质棉被事件”才得以平息。其实,对于民办学校和举办者来说,这还只是刘玉娥办实事的“冰山一角”,更多的他们看不到的潜在水底下的“冰山”,才是更有分量、更重要的实事。

  比如,民办教育管理机构的设置问题。早在2003年调研的时候,刘玉娥和她的同事就发现这样一个问题,一个6000多万人的人口大省,民办学校学生数近100万人,可全省包括地市都没有一个专门的管理机构。正是刘玉娥和她的同事“恢复机构改革中被撤掉的省教育厅民办教育处”的呼声,使省教育厅正式恢复了民办教育处。

  “国家公务员要退休,但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没有退休期”

  2005年国庆长假,正逢刘玉娥七十大寿,儿女们执意要为她举行一个小范围的家宴。她规定了两条:一是请谁她说了算,二是不收礼物和礼金。结果,当天被请的客人有分管教育的副省长、省教育厅厅长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当然,还有几位民办学校的董事长、校长。董事长和校长有备而来,当场提建议、谈问题、递报告,相关领导当场答复批示,结果生日家宴变成了民办教育现场办公会。

  2004年1月8日,刘玉娥和冯象钦副会长应邀到衡阳考察民办教育。刚上车,工作人员就感觉她有些不对劲,脸色苍白。劝她去医院,刘玉娥执意不肯,结果一到衡阳就病倒了。“你这老太太真是不要命了。”医生又惊又气。让医生更加惊奇的是,第二天,“这个不要命”的老太太居然坚持着硬是到了中南科技财经职业技术学校,详细听完校长的汇报,又对学校申办高职提出了具体意见,才返回长沙。那天,汽车是直接开到医院的。

  其实许多人都不知道,刘玉娥一直是在咬牙拼命工作。她的身体很不好,早在1989年就装了心脏起搏器,如今已经换了第三个;担任会长期间,她两次脑梗塞,医生警告她再也不能有第三次了。

  “真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大的劲?”记者无数次听到她身边的工作人员、同事这样感慨。担任会长6年,刘玉娥对14个市、州的民办教育全都考察过,走访的民办学校不下200所,而且每到一所学校,她都要把教学楼、学生食堂、宿舍、仪器室、实验楼一一看遍,再高的楼层她也要上去。

  一位30多年前就是省委常委的高级干部,一位已经70多岁的老同志,为了民办教育,如此投入、如此拼命,而且没在民办教育协会领一分钱工资,图个啥?值得吗?

  “公务员要退休,但共产党员的职责却是不退休的。”“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没有退休期。”她说。这也许正是刘玉娥为民办教育如此投入的原因所在。

 

  《中国教育报》2008年7月18日第8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楠}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