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十一版> 正文

教育理论建设的文化价值观(图)

www.jyb.cn 2006年09月2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如何构建基于中国文化特色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教育理论体系,是“中国学者”的艰巨任务和历史使命。

 

教育理论建设的文化价值观

 

  近代以来,我国教育理论的构建主要源于对西方的学习,这既是我国教育理论自身不成熟的必然要求,在客观上也有力地促进了我国教育理论的快速发展。但在我国教育理论体系基本形成的今天,是否还仰西方教育理论界的鼻息,有待我国学者深思。众所周知,决定教育的深层次因素之一的民族文化和思维模式,特别是基本社会价值观,我国与西方有很大差异。在当前我国教育理论界仍然热衷于复制西方理论的情况下,我国教育理论与实践脱节的情况一直不能得到根本好转。我们不得不认真反思,教育理论的构建是否应该基于我国的主流价值观和文化模式,换句话说,西方基于其个体本位论的教育理论体系是否符合我国社会本位论的文化环境?


  中国和西方教育的差异反映的是文化差异 

 
  马克斯·韦伯说过:“如果我们能从经济发展中学到什么,那就是文化会使局面几乎完全不一样。”转换到教育层面,此结论同样准确。“传统从来就是一种现实的力量,它既记录在历代典籍中,也活在人们的观念、习俗与行动之中,并直接影响着各项制度的实际运作过程,不管这些制度是用什么样的现代名称。”不可否认,我国的文化特点与强调个人主义的西方文化有很大差异,我国的教育,也习惯上强调明确、系统和社会本位。部分中国学者在以西方个体本位为基点的教育理论的检视下,认为中国教育问题多多是其思维内在逻辑的必然结果,但此结论并不具有客观理性。即使是为学者所诟病的中国教育的创新能力低下的问题,也是比照西方发达国家水平而提出的过于苛刻的要求,相对于教育投入和教师质量,中国教育所取得的成就已经足够值得严肃学者的尊敬。中国学生创新能力不高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基于西方价值观的教育理论所推论出的重视书本知识和忽视学生个体的结论,而是中国学生实践操作和动手机会不多的缘故。而造成此情况的根本原因,是我国落后的教育条件和欠佳的师资水平。事实上,在西方学者的眼中,中国的基础教育一直以严谨优质而著称。而对于部分人对中国文化的诋毁,我们有必要反思社会学家杰弗里·萨克斯的研究结论:“半个世纪以来的实际情况,包括中国1978年后对市场力量的开放,有力地证明,中国以往数百年的经济发展滞后,原因在于政治因素和糟糕的经济体制,而不在于文化本身。”


  当前西方价值观在我国教育理论界的霸权现象值得忧虑


  教育是影响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当前西方价值观在我国教育理论界的霸权现象值得忧虑,这也是西方文化新殖民现象的体现。其具体表现,如当前后现代课程理论的泛滥,德育论中的过于强调个体权利的倾向,教育理论中对西方新理论的简单复制,以及教育理论界对于西方新名词的无由头的偏爱,等等。这些是否真正符合中国教育的发展需要,令人深思。一些矛盾已经浮出水面。如近期的新课改,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中,明确指出“要使学生具有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精神,热爱社会主义,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和革命传统。”但在新课改的实施过程中,基于西方个体本位论的后现代教学观和建构主义却成了主打教学理论。“事实上,清醒地看,后现代主义不仅没能为教育理论提供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反而带来许多危险,其中最大的危险来自于后现代主义倾向于个性化的教育用户至上主义论调,这在很多方面与新右派自由市场主义者的理论类似。”如果后现代课程论在我国广泛采用,不谈其知识的离散、文化碎片化以及价值多元化的消极性,仅仅就其内在的自由主义就将对我国主流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


  客观地看,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原因在于基于社会本位价值观的稳定和团队主义,也即中国文化重视秩序和纪律,正如邓小平同志强调的“稳定压倒一切”。当前教育理论界基于对西方教育理论的教条学习,由于西方思维的惯性,有着鼓吹西方式教育民主(基于西方价值观的民主)的倾向。民主从来就只是一个方向,一个过程,同时还有着价值基点的差异。如果认为中国教育应该走西方式民主道路,强调个人本位主义,则是唯书不唯实的短视和幼稚。正如李光耀所指出的:“英法两国分别让40多个前英国殖民地和25个前法国殖民地相继独立,并为这些国家制定西方式宪法,迄今已有50年了,不幸的是,它的结果(国家经济政治发展水平)在亚洲乃至非洲都很糟糕,就连美国,也无法让菲律宾殖民地从1945年恢复自由50年后的今天,成功推行民主制度。”价值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前苏联戈尔巴乔夫就是因为接受了西方对多党制、人权和民主的定义,而导致国家的分裂,此即西方的和平演变策略(价值观的输出)。历史值得我们反思,为确保我国社会稳定和谐发展,中国教育的基点必须是强调社会本位、秩序、纪律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中国教育改革的首要取向也必须是理性和稳定,而不是多元和个人主义。


  基于西方价值观的思维,美国教育成为了部分人眼中的教育典范,甚至有的地方出现了以用美国教材为荣的事件(实为我国教育的耻辱)。事实上,且不谈美国的个人本位主义价值观,仅仅就其教育模式背后对学生行为的纵容和巨大的教育资源浪费,就是我国国情所不能承受的。如1997年美国公立中小学中所报告的犯罪事件达424800起,57%的中小学校园有犯罪事件发生,20.3%的17岁在校学生有吸毒行为,31.7%的高中生对上学有畏惧感(校园暴力)。历史告诉我们,任何成功的改革都只能来自于自身的理性和不懈努力。而传统同样值得重视,正如哈耶克清醒地看到的,历史传统融合了数代人积累下来的智慧,因此不能轻易将其置之不理或推倒重建,创造这些制度的人不一定比现代人聪明,也不一定与现代人具有相同的知识,但他们的创造不是空中楼阁,他们综合了许多代人的尝试,因此远远比现代人的某一个天才或部分精英的见解更为准确。而在我国的国情下,如果过多地强调多元社会,对个体发展哲学信赖过多,可能会导致对教育的集体目的和公共利益的忽视。


  时代呼唤更多的基于本土文化的教育学者出现


  正如爱默生提醒美国学子,希望他们今后不要成为美国的“德国学者”、“英国学者”或“法国学者”,而是要成为立足于美国生活的“美国学者”,认为“美国人倾听欧洲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美国人往往被看成是缺乏自信的、只会模仿的、俯首帖耳的人”。当前中国教育界正是因为长期地机械复制西方的理论,其自信心严重缺乏,以至于理论界言必出西方,本土化的理论被严重弱化和忽视,教育理论界的自主创新精神远远不能满足中国教育实践的客观需要。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时代呼唤勇敢的“中国学者”出现,中国不需要中国的“美国学者”或“英国学者”。“中国学者”必须基于中国的教育现状、文化传统和社会主义价值观,构建符合中国教育实践需要的科学的教育理论体系、提高中国教育质量、推进社会和谐发展,而不是充当西方生活方式的崇拜者、西方教育理论的简单复制者、西方价值观的鼓吹者。不只是教育理论界,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界都需要真正的“中国学者”,自主创新能力是中国和谐发展的必要保证。


  客观地看,批判学习西方教育理论是中国教育理论发展的必需,但对其简单的复制和运用则是非理性的。西方基于个体本位论的教育有着与之相适应的道德法律体系的支撑,但其理论移植到我国的实践界,个体本位论的教育与我国基于社会本位论的道德法律及其他社会体系必然冲突,其有效性值得怀疑。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国的主流价值观必须是强调社会本位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中国教育的发展不需要俯首帖耳地听取西方的教导。如何构建基于中国文化特色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教育理论体系,是“中国学者”的艰巨任务和历史使命。(作者单位:西南大学教育学院)


  《中国教育报》2006年9月21日第11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江翠红}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