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十一版> 正文

张老师的风景

www.jyb.cn 2006年10月1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编者按:校园里,老教师的风景是独特的,他们用几十年的光阴,支撑着教育这片蓝天。或许,他们的步伐已不那么敏捷,但他们的思维依然敏锐;他们与学生之间也存在着不解和代沟,但仍然不断地接受新事物充实自己。本版近期将开设“过去的老师”阶段性人物主题专栏,意在推出展现已退休或正面临退休的那一代老教师形象的作品,来稿务请人物形象生动活泼,不落俗套。欢迎投稿!

 

  ■青岛艺术学校 胡修江

  “牛拴在牛圈里,牛很大;牛在草原上吃草,牛很小”,这话是张老师说的。

  张老师喜欢写美术字,他不写也不行,这是学校布置的任务。张老师是美术老师,美术老师就应该写很多字,画很多画。于是,张老师写的字就被摆在学校门口,或者挂在会场上,大家都看到了,说写得真好。来参观检查的人也看到了,说一进门就看见了师范学校的笑脸。有一次,我跟他开玩笑:“张老师,你知道自己哪两个字写得最好?”他就很认真地望着我,眯起眼睛,弥勒佛一样慈祥可爱:“哪两个?”我说:“是‘热烈’”。他就笑了,“热烈欢迎、热烈庆祝、热烈祝贺、热烈欢送……”这就是一种态度———人的态度,学校的态度。

  三十年如一日在图画纸上刷字,渐渐地磨炼了他稳重温和的性情,于是有时也有学生利用他这点,做一些小小的欺骗。学校平时不准学生出门,有事情要找班主任开假条,有的学生想偷偷溜出去逛街,就趁班主任有事情不在学校的时候找到了张老师:“老师,我肚子疼,想到医院看看,你给开张假条吧!”这时,学生就会真的用双手捂住肚子,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张老师就会说:“找你们班主任。”学生说:“班主任今天不在。”张老师最不愿看到的就是别人的痛苦,于是就很关爱地看上学生一眼,学生就显得更加痛不可耐了,而且还伴随着呻吟声。张老师就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请假条,问好是哪班的学生,叫什么名字,写好后,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催促着学生赶快上医院。于是学生们就乐颠颠地跑到传达室,拿出张老师的假条,跑到外面疯几个小时。后来这样的事被学生处发现了,有领导说是有的老师不问事情真相,随便给学生开假条,造成了管理的混乱,于是就在全体教师会上不提名地批评了那些纵容学生的老师,张老师的脸色就很不好看,回来后见人一边摇头一边说:“现在的学生太狡猾了。”从此之后,再有学生来开假条,他总是说:“不要找我,找你们班主任。”

  一天张老师正在办公室摆弄自己的花草,校长走了进去,校长一脸的严肃:“老张啊,不要总是摆花弄草,怎么不做件实事,干上一届班主任呢?好像你还没干过班主任吧?”张老师搓着双手,不好意思地说:“校长,你总是嫌我们搞音、体、美的,总说我们素质不行,我们也不敢申请啊!”校长说:“那今年你就申请一下,干一届发挥一下余热,也做出个榜样。”于是这一年他就真的向学校提出了申请,也就真的开始管理学生。张老师很敬业,每天早来晚走,可多半年过去了,还是叫不全自己班里学生的名字。学生的确很狡猾,管理成绩也总是在级部排在最后。张老师很恼火,这一天,又有学生来到办公室:“张老师,给我开张假条吧!我有事要回家一趟。”张老师抬起头,盯了学生好一会儿,然后缓缓地说:“是啊,有事应该回家,可回家找你们班主任,别来找我啊!”那学生也盯着张老师看了一会,然后缓缓地说:“老师,可您就是我们班主任。”

  就是这件事,使张老师一时间成了大家的焦点。每当有人提起这件事,张老师就会不好意思地说:“老了,记性不行了。”就连每次期中考试的监考安排,他都会认认真真地把自己的监考时间、地点、搭档一一记下来,写在一张纸上,装进兜里。所以和他在一起监考,你不用担心没有人到教导处领试卷,也不用担心没有人填写监考记录,我就很幸运地和他有过几次亲密接触,也领教了他的认真与细致。一次在去考场的路上,我们碰到几个学生,他们见了张老师之后,纷纷高高举起右手:“张老师好!”我很疑惑,就问这是什么礼节。张老师告诉我:自从出了那件开请假条的事情之后,他就对学生说,咱们班有很多同学我都不认识,这是我的错。这样吧,为了加深对你们的印象,以后你们和我打招呼时,就举一下右手,我就知道你们是我的学生了。正说着,一群在教学楼走廊上的学生也纷纷举起了右手,并且大声打着招呼,张老师很自豪地回过头,对后面的老师说:“那是我们班的学生。”

  张老师中专毕业后正好赶上文化大革命,没有学到很多东西。开始工作时还算顺利,可到了后来,就渐渐感到有些吃力,赶不上趟儿了。评职称的时候,文凭就成了一个大问题,于是他就走上了漫漫的继续教育之路。先是专科函授,毕业后有了评职称的条件,偏偏那一年学校一位老师上课晕倒在讲台上,成了“春蚕到死丝方尽”的典型,本来学校不想让他参加职称的评聘了,也是因为学历不够,但这件事情一出,特事特办,就把名额给了他。张老师只好等到下一年,没想到从第二年开始,学历要求提高到了本科的水平。没有办法,只好接着上学,暑假报名到教育学院上了本科,考试的时候,又遇到了英语,于是又忙着上夜大英语补习班,好不容易考试过关,够格了,可那一年偏偏又没有高级讲师的名额。于是只好再耐心地等,社会以不可预见的速度发展着,学校传达文件要求,每一个参与评职称的老师必须拿到计算机等级证书。没办法,张老师只好从头学起,现在的电脑越来越先进,好在学校也有了电脑,家里也给儿子买了一台,张老师没白天黑天地练习,去年五月,拿到了计算机高级证书,职称问题终于在退休前解决了。张老师说:“我还应该感谢学校,把普通话的等级要求卡在了45周岁,不然,他这一辈子就只能全部贡献给了继续教育事业。”

  与时俱进的张老师,现在已经学会了使用各种各样的网络工具,并且有自己的QQ号,中午在办公室休息的时候,也经常冒充一下纯情少女,向网络讨一些情趣。而且张老师也追星,也有自己的偶像,那就是挂在市百货大楼橱窗里和霍利菲尔德并排的那个女人,有人见过,说那是王思懿,演潘金莲的那个,他极力否认。后来,我上街的时候,专门来到他所说的那个地方,看了很长时间,而且问了很多年轻的女孩子,她们一致肯定,那是百分之百的王思懿。以后我又提到他的偶像,他摇摇头:“她现在越来越不纯了。”

  那么谁是他心目中最纯的人呢?他说是他老婆,原先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已经退休了。说起来两个人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浸透了朴素和真诚。据他自己说,上学时不好意思谈恋爱。后来上班了,两个人在一个办公室,别人说,你们谈谈吧。他想,谈谈就谈谈,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拉倒,结果就成了,而且很幸福。看到现在的年轻人经常闹矛盾,他就很有自己的看法,说和自己的老伴从来没闹过矛盾,闹什么闹,闹也不解决问题;吵什么吵,吵也没有什么用。不过现在他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老伴,因为休息的时间总是和老伴不一致,人老了,有些事就没办法将就,比如他七点钟吃完晚饭,八点钟就要睡觉,不睡就受不了,往往到十二点左右就醒了,再也睡不着,就看电视,还不敢惊动老伴,就打在静音上,所以他说自己看的都是午夜剧场,都是无声的,而且是老片子。然后看到三点左右再睡一觉,夜也就这样硬生生让自己分成了两半,有时实在无事可做就出去溜达,静静的马路上没有一个人影,很广阔,也很寂寞,他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地想一些自己的事情。

  一个从英雄主义年代过来的人,一个对生活有美好憧憬的人,总是不能忘怀一些东西。张老师收集了很多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旧画报,借了一个数码相机,把那些图画全部拷在了自己的电脑上,上课时,他指着这些画对学生说:“昨天流动着的风景,都是今天人生的记忆。”

  《中国教育报》2006年10月12日第11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庄元}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