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五版> 正文

给方法以具体——读杜威《民主主义与教育》

www.jyb.cn 2006年08月24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时下,无论是学生的学习还是教师的教学,对方法的推崇乃至痴迷,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一方面,“学习的革命就是方法的革命”的口号震天响,另方面,是各种教学方法满天飞。有人把这种现象归之于市场经济带来的人心浮躁,是想用一夜暴富的神话,同样批量复制出一夜成才的个案。这样,通过掌握一种切实有效的方法来走一条成才的捷径,变成了大家趋同性的心态。对于这种心态,我们固然可以理解,不过,因为过于迷恋方法而导致的失误,我们也应该有所警觉。尤其是方法使用上的失误,似乎还有其学理的依据,更需要我们予以揭示。

  中国古代有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至理名言,在知识与方法之间人为地画出了一条界线,而西方也有所谓给人真理不如给人获取真理的方法的类似说法,等等,都被一些教育家奉为金科玉律,成为其教学实践中,用于指导学生自主学习或者为迁移而教学的原则之一,这本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从教学实践看,恰恰产生了不少问题。如果要正本清源,问题也许来自方法的运用,来自对方法所持的一种不恰当的观念。当初,德国心理学家艾宾浩斯曾想通过个人的心理实验来寻找一种纯粹的记忆方法,而有些学者以为要使得知识可以迁移就必须寻找出知识内部的一种纯粹形式,包括我们现在有些教师,以为确有一种万能式的教学方法可以在教学过程中屡试不爽的,不变应万变的——凡此,都是把方法与内容割裂开来了。从实践看,就是往往在不顾及教学内容和教学材料本身特点的情况下,一味地套用所谓的先进理念和方法,一堂课上下来,花样百出目不暇接,但就是不能贴近教学内容的肌理,也不能深入学生的内心,使宝贵的学习时间浪费在无谓的枝节问题上,难以完成预期的教学目的。例如,学习旧题《列子》中的《两小儿辩日》,让学生在课堂上辩论太阳是上午还是中午离地球近,以此美之名曰“探究性教学”。殊不知这样的问题,是凭日常生活的直观式经验根本无法解决的,与其让学生瞎讨论,还不如把科学研究已有的答案直接告诉学生,然后可以追问:为何两千年前渊博如孔子都不懂的问题,现在有了答案。这样的讨论,才是在深入研究材料本身的基础上而设计的讨论。因为大家清楚,《列子》本来的用意,是要宣扬学习的无意义,说明渊博如孔子者,并不能回答两小儿的问题,学习又有何价值呢?而我们用现代科学所得出的答案来回顾历史,说明了认识世界并非一劳永逸,说明了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圣人并非全知全能,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可见,问题不在方法本身,而在于这种讨论式的探究。不是说可以不管问题的内容和性质而一概适用,只有在我们彻底理解了材料性质的前提下,我们才谈得上对方法的应用,或者说,当材料的性质一旦被掌握,方法也就自然而然延伸出来了。再如,有人以放映一段春天的风光片作为学习朱自清《春》的核心教学手段设计,却无视《春》作为一篇美文的语言特点以及语言形象的间接性特点。如果教学设计不是让学生更好地揣摩语言之美,反而是用直接性的画面遮盖和挤掉了语言营造出的想象空间,那么,这样的教学方法运用,看似漂亮,又有多少意义呢?这些南辕北辙的教学后果,都是教学者把方法抽象化造成的。而且,这样的问题,也或多或少存在于教育研究者身上。

  也许,正因为类似的问题具有相当的普遍性,也延续了相当长的历史。所以,早在1916年,杜威写成教育名著《民主主义与教育》,在其第十三章,论及“方法的性质”时,就鲜明指出:“方法不是什么外在的东西。方法不过是材料的有效处理——有效就是花费最少的时间和精力利用材料达到一个目的。我们能够识别到行动的方法,并且单独讨论这个方法。但是,这个方法只是作为处理材料的方法存在。”不幸的是,90年过去了,这话读来依旧新鲜,切中时弊。

  有读者可能认为,方法论问题不是杜威这本著作所要讨论的核心问题。民主问题,生活经验问题乃至思维问题,可能更是杜威这本著作的关键词。与欧洲大陆对基础理论的热情探究相比,杜威,也常常是作为一个实用主义教育心理学家受到一些人的嘲讽。不过,从另一角度看,也正是他始终立足于现实经验,使他谈到方法论时,没有流于从理论到理论的抽象。反之,我们有些教育心理学专家,因为缺少对所讨论涉及的某一学科(比如数学、比如语文)的深入研究,只是学科教学家而不是学科自身意义上的专家,所谓的学科教学论只能做到抽象式地深入,其结论也无法令一线教师真正受益,甚至给方法的抽象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杜威的坚持方法以现实为基础的观点,坚持方法与材料的统一,认为经验、思维乃至民主在现实中都无法跟方法分离,即在一定程度上给教学第一线的迷恋方法万能的教师敲响了警钟。也对一些专家学者的研究,以为方法不但可以脱离具体内容而进行纯理论探讨且能获得一种纯形式的存在予以了提醒。其观点的鲜明雄辩,可以套用“真理是具体的”这一名言而概括为:方法是具体的。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 詹丹)

  《中国教育报》2006年8月24日第5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红}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