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五版> 正文

《现代教师读本》:冲击心灵的边界

www.jyb.cn 2006年08月3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冲击心灵的边界

——写给要读《现代教师读本》的人们

 

  当心灵受到束缚,我们应该用思想之浪去冲击它的边界,哪怕是有限的边界。

  教师在异化?

  教师成了单向度的人?

  在日趋功利的教育中,教师正在沦为技术性的工具?

  想起一则旧闻,报载某县县委书记因为高考成绩滑坡自动向全县人民道歉,并下决心重组教育力量。在这样的教育棋盘中,教师是考生上线人数,是高考奖金,是官员的政绩。他们辛苦着,计算着,无异于备考机器。

  有的教师一天天在教室、学生宿舍之间忙碌,几次铃声大作,几次疲乏无力。他们是一条条校规,是课程表,是教科书,是试卷、标准答案和成绩表。他们辛苦着,麻木着,无异于知识的传声筒。

  怎样对待学生?有的老师写了“班主任兵法”,说师生分属不同阵营,教师在与学生的“交战”之中若能智胜一筹,学生会甘做“手下败将”!

  学习为什么?有位教师说,“赚大钱”,“做大官”,“娶美女”,“出大名”!

  教师要什么?有位教师说,工资高,奖金多,有住房……“教师也是人啊!”

  这样的教师一年年在年级间切换,丰富的是教龄,增加的是工资。

  伴随着这种辛苦和麻木的,是一种集体的沉默,是可怕的思想失语和独立人格的沦落。

  周而复始的工作方式使很多教师忘记了自己的立场,负担过重使他们失去了创造力,丧失了表达为师尊严的话语。古色古香的教师早已不再,优雅的心境已然逝于热闹的教育市场和精彩的现代生活,受过的教育只为学生提供教学服务,技巧有余,关怀不足。不足以关怀学生,也不足以关怀自己。

  现在教师接受的主要是专业教育,爱因斯坦说:“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通过专业教育,他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但是不能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个人。”

  作为现代教师,他们失落了,异化了,变成了另一个自己,与高贵的灵魂不敢相认。

  过度专业化的教育,把人预设为机器,这样的人排斥价值、排斥情感,排斥最基本的东西。人必须对美和善有鲜明的辨别力。但这辨别力何处来?

  教师需要进行一次思想的再次塑型,重新在思维中树立真、善、美的绝对维度,做一个古香古色、平静淡泊、精神高贵的现代教师,成就真正的知识分子。古香古色是一种本色,现代教师首先是一位老师,充满教育之爱,永远把学生放在中心位置,他的价值与乐趣是“教师也生活在学生心中”。平静淡泊是教师的职业状态,平静不仅指教师心静不躁,也是“润物细无声”之静,指教与学了然于心,在知识的给予和生成中,师生两忘,传递无声。淡泊是指知识的传授没有功利。精神高贵是说,在物欲横流的时代,教师要做精神贵族。真正的知识分子,就是要把真理告诉人们。

  为此,他们需要重新阅读,获得新的理性,就像当年在学校中一样。所不同的是,这应该是一次全面的思想启蒙和专业深化。《现代教师读本》关怀的就是这样一群特殊的现代人,着眼于“教师的全面和专业化发展”,关注教师的专业素养、人文精神、科学态度、艺术情怀和自身的精神生活。它要帮助教师的思想恢复弹性,让他们的灵魂重新变得丰满而博大。

  让思想重新造型

  从父辈那里学来的有限知识已经难以面对那些整日为超级女声欢呼雀跃的现代学生,他们可能会上课忘记带课本、窃窃私语、嚼口香糖,他们可能喜欢巫毒娃娃,喜欢暴力电影,沉溺于网络游戏,在青春期迷失。这些现代学生,已经和二十年前的儿童很不相同,更加难教了。

  现代教师直面的不仅仅是学生,还有现代社会。

  现代社会要求“社会人格”,倡导民主与平等精神。

  现代人要有历史责任感、社会承担意识的团队精神,“学会共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教育———财富蕴藏其中》里提出现代教育的四个支柱:教学生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合作,学会生存。

  《现代教师读本》认为,教育必须是“立人”的教育,立教师,也立学生。教师要成为高素质的现代教师,学生要成为高素质的现代中国人。

  欲立人则先立己,面对现代教育的挑战,《现代教师读本》的主编之一钱理群说,现代教师首先是有自由思想,独立人格,具有批判与创造精神的人,“不跪着教书”是他们最基本的信条。现代教育的基本任务,不仅要引导学生建构独立的个体人格,而且要培育现代公民人格。“立人”的教育就绝不是跪着的教育。

  现代教育也要体现民主与平等,要建立全新的师生关系,不仅要摆脱传统封建制度下的半人身依附关系,也要抵制现代商业社会带来的商品交换关系的侵蚀。有的老师会因为某位学生出身名门或者家庭富有而格外关照,但一般来说,教师格外关照的是那些好学生。听几位老师说过,毕业后和自己关系亲密、经常往来的不是那些他们尽心栽培的学生,而是平时不怎么关心的差学生。感慨之余,是不是去反思对待差生的态度,重建课堂民主?

  《现代教师读本》洋洋五卷,《教育卷》、《人文卷》、《科学卷》、《艺术卷》、《生活卷》。是五个纬度,代表着对教师职业的重新认识,对教师精神的重新塑造。也是五个指向,是教师精神家园中的“五谷”。在它们的滋养下,教师将会成长为“一个视野开阔,兴趣广泛,知识渊博,多才多艺,热爱并善于享受生活,生机勃勃,充满情趣,富有教养,仪表不俗,气质高贵的全面发展的教师”。

  苏联伟大作家高尔基眼中理想的人是这样的:“他高傲的前额、豪放而深邃的眼睛,眸子里闪耀着大无畏的思想的光辉,雄伟的力的光辉,这力量能在人们疲惫颓唐的时候创造神灵,又能在人们精神振奋的时候把神灵推翻”(《人文卷》)。现代教师应该有这样的精神美丽。因为,灵魂的博大使人敬畏,灵魂的伟美使人追慕,灵魂的丰满使人沉醉。

  但是,现代教师还应该有人间的情趣,他会享受生活,会在春晨秋夜、花前月下吟唱,和自己的心面对面。他也许有缺陷,但是性格鲜明,有真性情,有浩然正气。他可以像法国伟大作家司汤达那样,死后在墓碑上刻上:“我生活过,恋爱过……”

  这样的灵魂会使课堂呈现新的景象,会使年轻的心灵颤栗、升华。

  所以,和学生一起阅读。

  师生重新面对哥白尼、伽利略、爱因斯坦、富兰克林。他们不仅仅是大科学家,关注自然世界,也专注人文世界,科学探索与人文关怀在他们身上那么完美地结合在一起。重新面对贝多芬、鲁迅,他们不仅虚构艺术世界,也是生活中的斗士,美是他们永恒的向往。重新面对宗白华、朱光潜、陆文夫,他们不仅学问深厚,而且懂得生活。自然山水与心中丘壑对话、交融,学术追求与个人修为绝不割裂、相悖,心与物、内与外和谐地结合在一起。

  这样的师生共读,是“大鱼带着小鱼游”,是一个灵魂唤起另一个灵魂。波兰科学家居里夫人说:“我认定科学本身就具有伟大的美。一位从事研究工作的科学家,不仅是一个技术人员,而且他还是一个小孩,在大自然的景色中,好像迷醉于神话故事一般”(《科学卷》)。她沉迷于科学,纵使科学损害了她的健康,让她的丈夫失去了生命。因为科学使她沉醉。

  但愿,每个教师都为教育沉醉,带着那些小鱼享受教育之美。重新解读杜威、苏霍姆林斯基、蒙台梭利、陶行知,学会怎样靠近学生的内心世界,怎样把知识传递给他们。教育也是艺术。

  一个课堂反映着社会的风貌,就像一滴水能反映太阳的光辉。如果每个课堂都发生了变化,都变得民主、生气勃勃,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走出这些课堂的两亿多学生,就会把这种真、善、美永远带在身边,去感染他人,去改造社会。教师在人格上对青少年的吸引与影响,是更为根本与深远的。

  丛书总序中说,他们的目标是“在中小学教师中提倡一种读书风气,围绕教师素质的提高,拓开一个相对广阔的读书视野,提供既有经典性,又有现实情怀的,具有可读性的,经过精选的阅读文本,以帮助有志读书,时间却有限的老师尽快进入读书状态,将读书与做人结合起来,达到精神的滋润与升华。”

  读书是美德。一个人如果不读书或者读书很少,就必须有很大的狡黠之才可以强不知以为知。这样的人,是一棵墙上的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中国的学校现在还没有通行通识教育,广泛的阅读可以弥补这种缺憾。

  读书从来不是目的,也不一定拯救每一个心灵。但是,读好书一定会锤炼人的思考力,让思想有新的造型。

  别让头脑成了他人思想的运动场

  人总要面对自己。教师如此。学生如此。

  当人面对自己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如果法国数学家帕斯卡来回答这个问题,他也许会说看到了“苇草”,但不是头重脚轻根底浅的苇草。

  在他眼中,人脆弱无助。人的感官无法察觉任何极端,也无法达到巅峰状态。“我们既感觉不到极度的热,也感觉不到极度的冷。一切过度的品质都是我们的敌人,并且是不可能感觉的:我们不再是感觉它们,而是忍受他们。”这种窘境使我们“既不可能确切有知,也不可能绝对无知。我们是驾驶在辽阔无垠的区域里,永远在不定地漂泊着,从一头被推到另一头。

  我们想抓住某一点把自己固定下来,可是它却荡漾着离开了我们;如果我们追寻它,它就会躲开我们的掌握,滑开我们而逃入一场永恒的逃遁”(《科学卷》)。

  人生是悲壮的。但是,人生来都要挣扎、奋斗,因为人有思想,即使脆弱如苇草。

  帕斯卡说:“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思想形成人的伟大,“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人文卷》)。

  英国哲学家培根曾经官至高位,但因受贿下台、入狱。落魄之中,他重新拾起书本,感受到“知识就是力量”,终于成长为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人。这位跌倒了又爬起来的巨人,从书中找到了重生的力量,成就了他的思想。

  我思故我在。我们是能思想的苇草,思想是我们的根基。

  但是,德国哲学家叔本华又提醒我们,别让自己的头脑成为他人思想的运动场,他说:“我们暂不自行思索而拿书来读时,会觉得很轻松,然而在读书时,我们的头脑实际上成为别人思想的运动场了”(《人文卷》)。

  的确如此,法国哲学家笛卡尔说:“我们的思想不可能全都是真实的,因为我们并不是十分完满的:真实的思想一定要到醒时的思想里去找,不能到梦里去找。”

  要醒着读书,醒着思考,醒着教育。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未成年人道德教育的8号文件出台后,德育的春天似乎来了。在波及全国的道德教育讨论中,有的专家提出道德教育要“生活化”,对于一向以说教、灌输为主的中国式德育来说,这是很新鲜的德育观,也是很有效的德育方式。我认为,这种“生活化”应该是德育手段的生活化,绝对不是德育内容的生活化。教育要让人向往伟大。不错,平凡、日常中孕育着伟大,但是,伟大应该是一种升华,是一种不平凡。怎样从平凡中学出伟大来?日常行为规范只能是一种最初级的公民教育,我们的教育应该尽早跨越这个阶段,不要到了大学还要讲不准随地吐痰。怎样教育人向往伟大?不要因为“生活化”而只重体验、感受、幸福,忽略抽象思维在道德教育的力量。不要因为生活化放弃让学生抽象思考的权利,不要因为没有教具、多媒体演示就推诿教育不利的责任。没有痛苦的思考,没有矛盾的心理挣扎,没有思辩,怎么会产生真正崇高的思想?怎么会成就真正伟大的灵魂?

  哥白尼是一位牧师,却要违背自己的信仰,说地球围绕太阳做圆周运动。他经历过多么残酷的心理挣扎?他怎样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布鲁诺走向罗马鲜花广场的火刑柱,伽利略走向终身监禁他的牢笼。今天,也许有人会平静地听这些故事,读他们的思想。《科学卷》里也收录了这些真理的圣徒的文章,愿你能读出震撼,读出伟大,请不要产生日常的情愫。

  不要在现代化的阳光下捂住你的眼睛,即使是商业和市场,也需要伟大的力量。

  像思考这个问题一样,去怀疑其他你认为存在缺陷的教育命题和伤害教育、伤害儿童的社会因素,尤其是在现代社会,网络、暴力、色情、吸毒……已经使教育战战兢兢,失去了理想的环境。

  仰望“天职”

  钱理群劝告教师,要把教师这个职业当作“天职”,即成为内在生命的需要,不管外在条件多么恶劣,不管遇到什么挫折,都认定自己天生是当教师的料,坚守在教师的岗位上,做教育的守望人。这就是教育的理想主义,教师本质上是一个带有浓重的理想主义色彩的职业。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朱小蔓教授说,最理想主义的是最现实的,因为理想主义者不满足于现实,所以才要去努力改造现实。这是真正立足于现实、不耽于空想的理想主义者的话。现代教师也应该是这样的理想主义者。

  让人植根于大地的,是一种同情。这同情不是怜悯,而是领悟和忧患。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这三种纯洁但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我的一生。”“爱情和知识,尽其可能地把我引上天堂,但是同情心总把我带回尘世。”

  怀着这样的同情心去看看下面这样的年轻人吧。英国哲学家、教育家怀特海说:“在一个大的机构中,作为新手的年轻人,必须服从命令、照章办事……这样的工作就是一种强化训练,它传授知识,造就忍耐的性格,并且,这是处于新手阶段的年轻人仅有的工作……”

  这些年轻人像不像刚入职的教师?像不像整日被浸在题海中的学生?

  怀特海接着说:“其结果是职业后期所需的重要素质很容易在早期被践踏。这仅是更多的一般事实的一个事例,即所需的良好技术只能通过那些易于摧残心智活力的训练去获得,而这种心智活动本应是要指导技术性技能的。这是教育中重要的事实,也是大多数困难的症结所在”(《教育卷》)。

  理想主义的校长也许要帮助年轻教师摆脱这种可怕的职业开端,理想主义的教师也许应该把学生从题海里“打捞”上来,让他们看看太阳,进行“生活化”的学习。

  也许,这些人都应该去消遣一下。中国美学家朱光潜说:“我经过几个大学和中学,看见大部分教员和学生终年没有一点消遣,大家都喊着苦闷,可是大家都不肯出点力把生活略加改善,提倡一些高级娱乐来排遣闲散时光。从消遣一点看,我们可以窥见民族生命力的降低。这是一个很危险的现象。它的原因在一般人不明了消遣的功用,把它太看轻了”(《生活情趣卷》)。消遣竟然和民族生命力有关啊!看来,我们的确没有明了消遣的功用。有生命力的就一定是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

  教师是“天职”,“天职”需要仰望。教师仰望“天职”,应该像哲学家仰望天空,信徒仰望天堂。教师对“天职”应该保持敬畏,但是,决不能停止思考,决不能停下脚步。《现代教师读本》的五卷,是5个路标,分别指向教育、人文、科学、艺术和生活的远方。也许,在更加遥远的地方,这5条路终于汇合在一起,然后一起延展。它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中的因子,彼此纠结,彼此启发。就像在先哲亚里士多德身上完美结合一样,他是哲学家、美学家、伦理学家,又是科学家、逻辑学家。只有教师在实际生活中把抽象的理论世界和鲜活的自然世界、深远的心灵世界和现存的物质世界统一在一起,他的学生才会心向和谐生活,心与物、言与行不脱钩、不分裂。

  用朱光潜借自阿尔卑斯山路上的标语以赠读者:“慢慢走,欣赏啊!”


  注:《现代教师读本》由广西教育出版社出版,顾明远、钱理群、江晓原任丛书主编。《教育卷》主编陈桂生、赵志伟,《人文卷》主编王栋生,《科学卷》主编周洪林,《艺术卷》主编陈燮君、黄玉峰,《生活情趣卷》主编商友敬。

 

 《中国教育报》2006年8月31日第5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龚萍}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