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五版> 正文

三位农村小学校长的故事与启示

www.jyb.cn 2006年09月05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西部农村校长生存状况特别报道(一)

 

 从“关注”到“关心”

 

——三位农村小学校长的故事与启示

 

  “西部”是一个非常大的概念,“农村”又总是被赋予很多模糊的含义,因此讨论西部农村校长或教师生存与发展就感到特别困难。


  为了了解西部农村中小学校长的生存状况,我到甘肃中部的一个贫困县访问了三所学校的三位校长。这个县是一个贫困县,但不是甘肃经济最贫困和教育状况最差的县。我希望通过他们这样一个“缩影”,看看西部农村小学校长的生存与发展状况的“画面”,并从他们的处境、困惑与愿望中获得一些帮助农村校长发展的启示。

 

“人们都说学校是能成就每一个人梦想的地方,我做不到;但给我们的孩子留下一个美好的童年记忆,我能做到。”——H校长的故事

 

  第一位H校长,是县里直接管理的五所学校之一的校长。他是回族,今年44岁,高中文化程度,小学特级教师,20年教龄,有11年担任校长的经历。


  虽然高中毕业,但H校长一直坚持自学,获得过省、州、县的多种教学奖励与荣誉称号。用H校长自己的话说:“中英项目和中欧项目的实施是我新的校长生涯的开始。”H校长在学校积极推行与实施“学校发展计划”、“快乐校园”、“平等参与式教学活动”等,使他们的学校成为远近闻名的窗口学校,他本人也成了名人,参观他们学校的国内外人士有近千人。在我们的交谈中,H校长很感慨地说:“一个农村的校长要做成一件事有时比登天还要难,但是凭着良心还得做事。”


  H校长认为他至今做成的最得意的事有三件:第一件事是“学校发展规划铺成教育路”。学校离公路较远,没有路。实施“学校发展规划”以后,密切学校和社区的关系,他发动社区给这个学校修了一条路,这条路被人们称为“教育路”。第二件事是“空牌促成电脑室”。一位小学生毕业时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如果有可能,毕业之前摸一摸电脑该多好啊!”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H校长的心,但他无能为力。无奈之下他心生一计:因为参观他们学校的人很多,他将毕业班空教室挂上了一个“电脑室”牌子,让考察者看一看,他再讲小学生的心愿,也许电脑室能建起来。后来当县领导带着一帮人访问他们学校的时候,果然有人说:“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农村学校还有专门的电脑室,”可“电脑室”门打开以后是空的,没有一台电脑,领导很恼火,外面的客人也很感慨。就是这样一个事,县里给他们学校建起一个电脑室。电脑室建成以后,H校长写了一首诗表达感慨:“当年空屋挂门牌,热讽冷嘲全部来。委屈求人辛酸事,夙愿成真难开怀。”第三件事是“把学校变成窗口校”。H校长说:“由于农村学校有无法改变的客观处境,如果不和外界联系,不抓住教育扶贫项目的契机做点事,的确再找不到出路。”他这样想也这样做。在中英甘肃基础教育项目和中欧甘肃基础教育项目的实施中,他利用各种机会学习思考,积极努力实践尝试新的教学理念和方法,使学校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学校成了远近闻名的“窗口校”,他自己也成了项目中成长起来的校长典型。在谈到做这些事的感受时,H校长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这里的孩子家里没有广播没有电视,他们来到学校就是进入一个新的世界。人们都说学校是能成就每一个人梦想的地方,我做不到,但给我们的孩子留下一个美好的童年记忆,我能做到。”


  作为一个对学校有感情,并用心经营自己学校的农村校长,H校长说他常常感到孤独痛苦,这种痛苦不是别的,而是他在教育中无力抗拒又要用力去做的许多违背规律的事。用他的话说是“会思考的校长是痛苦的”,他解除痛苦的方式是“自己和自己对话,所以一直坚持写日记、写感想、写诗”。H校长感到痛苦的事有这么几个:第一,他不想当校长。为什么呢?县里今年3月份开始颁布学校工作的新评价办法,共有133条,如果学校都做到能得1780分、这个办法中的很多条款从未征求校长们的意见,“可以说是霸王条款,许多条毫无道理,也没有办法衡量”。在H校长的办公室,他很激动地给我翻读他认为不合理的条目,有时显得很气愤。他说:“这个评价办法使我丧失以前的自信,你必须对照着办法中的条款投其所好地去工作,校长的理念、思想、创造性根本谈不上,当这个校长还有什么意思呢?”第二,他不得不当校长。对学校的新的评价办法,H校长感到“没有办法做事”,所以在今年重新竞聘校长的时候,他不想参加竞聘。但教育局不答应,县长、书记也不同意,理由是“你的学校是窗口学校,你怎么能不当校长?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就这样他不得不再次当上了校长。但是他对新的校长聘期又产生了疑惑,他不能理解为什么聘3年,“3年时间一个校长对一所学校能做什么?”这是他常问自己的问题。第三,不能专心当校长。H校长6月份有20天在外边,参加抽考、评比、检查、开会、讲座、督导等等,“使我无心、无力顾及学校的工作,常常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但我又能怎么样呢”?


  尽管H校长有着自己的不如意,但他对自己充满了期待,他说,他的愿望有六个:第一个愿望,是很想当一名老师,这样心里会坦然得多,至少不做亏心事,不强装笑脸,不违心说话;第二个愿望,是他想把他的学校在这个任期建成研究型、学习型学校,成为本地区培养新型校长和新型教师的基地;第三个愿望,是一直牢记他的学校是一个农村学校,学校要为社区多做一点事,农民在学校的受益不光是他们的孩子,还有他们自己,这样才对得起农民。第四个愿望,是希望与大学联手开展一些教改的试验,得到更多的专家支持,使他的学校真正引领全县的教育,成为名副其实的窗口学校。第五个愿望,是为学校的老师做一件事,把他们带到省城或者南方看一看,开开眼界,大家都变化了才会有力量。第六个愿望,是很想有一个机会能安安静静学习点新东西,做农村校长实在不容易,现在想到的是许多不如意,但真正有时间有精力做学校的事时,明显感到力不从心。

“学校和学区的教师队伍状况成了我最大的心病,也是学校和学区发展的最大障碍。”——C校长的故事

 

  第二位C校长,今年33岁,中师文化程度,是一所中心小学校长,兼学区校长,担任校长3年。

 

  C校长所在的中心小学有17名教师,其中6名是民转公(C校长说只能上一至二年级的课),2名代课教师,5名师范毕业,4名非师范专业。只有2名教师有大专学历。C校长所在学区有5所村小,68名教师,其中27名代课教师,41名公派教师中15名是民转公,13名师范毕业,其他13名为非师范毕业。在谈到当校长的经历时,C校长很有感慨又有自信地说:“3年前竞聘校长时,我特别想当校长,竞聘时获得学区第一名,但是真正当了校长,才发现校长不好当,今年竞聘校长的时候我本来打了退堂鼓,但是想到自己还很年轻,这几年还没有给学校和老师做几件像样的事,真不甘心,又竞聘了,想再干几年,给学校和学区做出个样子。”


  当我问到“你最无可奈何的事是什么”时,C校长很动情地说:“学校辛辛苦苦一个学期的工作,往往被他人只花半个小时看一看、听一听,就评出成绩,简直让我受不了。”除了这个不能忍受的“无可奈何”的事,C校长还说:“目前学校和学区的教师队伍状况成了我最大的心病,也是学校和学区发展的最大障碍。农村学校没有合格的老师,有时觉得再努力也是白费劲,很多时候不是校长不努力不用心。教师状况之差,使许多新的思想和方法都不能落实,即使培训力度再加强也没有办法。”而且,应对许多外在的事务也是C校长感到无可奈何的。C校长很担忧地说:“6月份我连续11天不在学校,被抽去参加全县校园文化建设评比、全县图书仪器管理评比、全县校本教研评比、学生素质抽样评价,还组织学区的抽考和阅卷。我的课只能由其他老师代上,学校的许多工作会停下,这样校长对学校的领导就成了空话。”


  作为一个农村中心小学兼学区的校长,C校长的愿望是争取把中心小学和学区的其他学校建成具有农村特色的示范学校。当我问到怎样理解“具有农村特色的示范学校”时,C校长很有思考地说:“我所理解的这种学校有这样几个特点:不追求设备的先进,而要发挥现有资源的作用;学校环境田园式;老师和学生都热爱农村;更多的乡村资源用于教学;另外学校与农村社区建立和谐关系;创造一些新的适合于我们自己的教学方法”。为了实现这个愿望,C校长很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专业支持;希望中心小学能够配备好的老师,真正示范和带动村小;希望有机会让老师看看外面的世界,学习先进的经验,不要再凭着感觉教学。

 

“让我感到最满意的是,三年前村上调整承包地时,我给学校争取了三亩地,种了一点经济作物。”——M校长的故事

 

  第三位M校长,是C校长学区所辖的一所五年制村学的校长,今年36岁,东乡族,中师文化程度。M校长已担任了5年校长,同时又承担语文、数学、社会、体育等课程的教学。

 

  M校长的学校有8名老师,其中4名是公派教师,4名是代课教师,学校没有图书室和仪器设备。在M校长的宿舍兼办公室里,我和他交流村学的变化、问题和前景,在谈到他作为一个最基层的学校的校长是否有“成就感”时,M校长说:“我校是一所村学,很多事要按照学区要求来做,自己好像做不了什么大事。当了5年校长,忙忙碌碌,睁眼能够看到的事没有几件,让我感到最满意的是,三年前村上调整承包地时,我给学校争取了三亩地,种了一点经济作物;去年给学校解决了自来水的问题,老师和学生都很高兴;更值得一提的是,我把学区今年的教学观摩活动争取到我们学校,别的校长都很羡慕。”在一个村学校长眼里,自己对学校的贡献就是这样实际、具体。


  作为村学的校长,M校长说他工作中面临的最大的困惑是教师队伍状况,“尤其是几名代课老师,听到清退的消息,他们的积极性受到很大的影响,我觉得没有办法做他们的工作,最终受影响的是学生。”他还说:“我们的老师基础本来就差,基本的教学都很难,用考试成绩评价给老师带来很大的压力,有时候觉得就像‘瘪胡麻榨油’,我心里很同情,但我不能给老师做什么。”而且,“新课改不知道从哪里做起,我们学校老师参加了学区两天培训,还是不知道怎么做,我自己也糊里糊涂,常常感觉到很伤心。”由此可以看出,我们从理论的应然状态不断要求校长要引领教师专业发展,但对于这样的村学校长来讲,“引领教师专业发展”含义又是什么呢?真是此校长非彼校长啊!


  “现在学校经费不是大问题,每个学生87元钱现在全部到学校,乡里和村里对学校的干预也少多了,但是我对学校管理还没有经验,被动性远远大于主动性”。尽管如此,M校长对自己的学校发展充满了信心,他向我表达了目前自己最大的愿望:一是把学校现有的两间危房改造掉,再能够修两间教室,争取明年把六年级开办起来;二是把学校门前的操场修整平坦,并且和校园连接起来;三是很想能够在新学期分配来1-2名音体美的老师,使学校不要死气沉沉;四是让老师有更多的学习机会。(西北师范大学教授 李瑾瑜)

 

  《中国教育报》2006年9月5日第5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红}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