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五版> 正文

西部校长:生命因理想而执著

www.jyb.cn 2006年09月1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西部农村校长生存状况特别报道(二)

 

  在广袤的西部土地上,有这样一群校长,他们因土地的贫瘠而孤独、彷徨,因理想的坚定而坚持、求索。在北京一个温暖的午后,在与记者的邂逅中,他们恣意挥洒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作为西部最基层的农村小学校长,他们的生存状态总是与崇高的教育理想紧紧相系——

 

西部校长:生命因理想而执著

 

  “此时我的心情就像

  

  一只带翅膀的蚂蚁

 

  飞离了原来的家

 

  悄悄来到一个新的地方

 

  现在是孤单的

 

  心中却想着不久的将来,会有一个庞大的组织

 

  创业是艰辛的

 

  但创业者却绝不会永远只是一个人

 

  创业就是

 

  那凭空造出来的一个蚂蚁帝国那是一群人的梦想”

  2006年1月13日凌晨3时05分,在“百度”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鹿寨县城南实验小学的贴吧里,署名“君子博学于文”的校长黄世文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黄世文喜欢读书,10年微薄的教师工资,他却攒下了价值五六万元的藏书;黄世文也喜欢思考,于是在城南实验小学创办的同一天,他在“百度”上创建了专属于自己学校的贴吧,为的就是让这里成为对学校怀揣梦想的人们的精神家园。贴吧创建初期的“曲高和寡”曾一度让黄世文感到失落,但那份对自己教育理想的坚持让他执拗地一个人在贴吧苦撑了一段时日。突然有一天,有人回复了他的帖子,后来又有了第二个、第三个回复……

  黄世文说,他从1996年毕业在乡下教书开始直到当上校长,面对周围“安于现状”的大多数,他感觉时而被一种孤独感包围。“我的理想是借助学校这个载体,实实在在地传播一点文化,经过一代代积累,给所在地域的文化氛围带来一些改变。”黄世文明白,坚守自己的教育理想需要耐得住寂寞,而给予他这份走下去的信念与勇气的,正是对自己身处的教育事业的执著信念,因为他始终相信,为教育理想而生存的人绝不止他一个。

  “人”、“财”困局 困不住前行的决心

  1979年出生的曹世祥年龄不大,却有着苗家小伙子特有的韧劲儿。从2005年初以副校长身份主持学校工作开始,到2005年末正式成为贵州省紫云县猫场小学的校长,仅仅一年多的“管家”经历,让曹世祥深深体会到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窘,没钱没人的现状让他一度想到了退缩,是全校师生企盼的眼神和骨子里那种不服输的劲儿,让曹世祥下定决心,用5年时间给自己下一个赌注,看看能不能带给孩子们一所全新的猫场小学。

  贵州省安顺市紫云县猫场小学校长曹世祥:

  我们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全校670多名学生,免了240多名学生的书费,剩下的,还有1/3学生交不起每学期30到60元的书费。学校原来只有17名老师,这个学期我请了5名代课教师,按规定,每名代课教师的工资不能低于400元,而学校剩下的办学经费只有20000元。好多学生上学都要走七八公里山路,想起来都很痛心。没有钱,我就发动教师捐款,虽然我们穷,但我们的教育不能穷。穷了教育,我们这个地方就可能永远穷下去。所以这次虽说要我自己掏钱,也一定要来北京参加校长培训,为的就是学一点实实在在的学校管理经验,回去带给我的教师们。

  我虽然年纪小,但我从来不服输,和教师之间的关系也非常融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学校的老师们都觉得,如果不好好干,就对不起我这个校长!正因为有了教师们这种干劲儿,在缺编、缺钱的困难情况下,我和我的教师们硬是把学校建成了紫云县5所试点学校之一。那时我们不分昼夜地工作,工作中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我们就马上把问题找出来、解决掉。回想起那段日子,我真的为我们的教师感到自豪。

  面貌一新的校园、朝气蓬勃的教师,黄世文摩拳擦掌在崭新的平台上施展自己教育理想的同时,更多地看到了教师们在自身发展需求的内化方面存在的隐忧。在他看来,既然教育理想的成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任何对现状的沾沾自喜都可能成为前行路上的阻碍,清醒地认识自我就显得尤为珍贵。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鹿寨县城南实验小学校长黄世文:

  我们这所学校是县里为了解决城南开发区居民子弟的入学问题、拉动开发区的经济发展而创办的。这所学校比较特殊,教师都是从全县范围内竞聘过来的,都是大专以上学历,平均年龄只有29岁。学校刚创办时相当艰苦,但这些教师大多是从乡下考到县里来的,都很珍惜这个机会,很能任劳任怨;因为年轻,不但没有怨言,学习还很积极。

  而我原来所在的那所学校,教师平均年龄达到了39岁;乡下学校教师平均年龄还要更大一些。比较两所学校的教师,差距还是非常大的。原来那所学校的教师对教育发展的认识还是落后于实际需要的,很多老师学习的积极性、热情都不高。其实西部的很多老师都是比较敬业的,但他们这种敬业往往表现为把他自己认为是分内的工作做好。要求他们继续发展,他们就觉得一个是没有必要,另外原本的工作已经很繁重了,再去学这学那,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负担。我也看过西部的不少学校,把教师发展作为自我内在需求的情况还是比较少的,很多学校都是靠外在刺激去促进教师发展。不少教师基本上是安于现状,在很多时候都是上级要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做得很被动,甚至就是应付。对一些乡下教师的生存状态,我也能理解。他们本来工作压力就很大,生活负担又重,很难自主地寻求自我发展。我们这儿的老师很多最初也不清楚自己的人生价值在哪里,从农村来到县城,只是想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状态。来到学校以后,在学校良好的整体氛围的影响下,在外部和内部压力的共同作用下,日渐形成对自身发展的共同认知。既然一个好的学校氛围就能够给教师带来这些至少是外在表现的改变,我们做校长的就应该可以做得更多。

  喜忧参半 与课程改革一同成长

  面对新课程改革,曹世祥的思想还只能围着“人”、“财”打转,这让他颇有些无奈。“年龄大的教师,思想观念、知识结构很难改变,管好学生都不容易。要想给老师们搞培训,没钱,拿什么去搞?学校办学经费只剩2万多块,还有5个代课教师的工资等着发!”教师老龄化、年轻教师流失是曹世祥必须要过的一道坎儿。

  同样的难题也困扰着身处西部边陲的校长赵凯。受地方经济条件的制约,学校师资匮乏,尤其缺少语数外三门主课以外的学科教师,心理健康教育专业的师资更是一片空白。教师每天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看着面容疲惫的老师,赵凯常常心疼不已。面对这些制约新课程改革的人力资源困境,瘸腿还想要跑快绝非易事。尽管步履蹒跚,赵凯却清晰地感觉到,校长、教师与新课程改革一起成长,新教育理念的注入正让学校发生着一点一点令人欣喜的变化。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州奇台县第三小学校长赵凯:

  校长应该怎么成长和发展,校长做自己该做的,把自己该做的做好,学校就发展得最好。面对新课改,我也在常常思考校长到底最应该做什么,能做什么。过去校长只是满足于做管理,新课改要求校长必须走进课堂,必须懂教学。教学是一个学校的核心任务,如果一个校长不抓学校最核心的业务,就没有做自己最该做的事情。新课改带来了包括培训内容和校长评价标准在内的校长角色定位的变化。我感到非常幸运的是,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在新课程改革之前,首先关注到校长的成长。过去校长主要参加行政管理方面的培训,现在培训内容转向对新课程改革理念的培训。在各种评价考核活动中也渗入了新的内容,比如校长是否参加了课程改革实验,学校的校本课程开发第一负责人是否是校长,校长是否参与学校的教研管理,是否参与听课评课,是否参加与课改有关的研讨或者专题讲座,等等。教育行政部门对校长的考核要求校长主动积极地参与课程改革,每年校长都要面对全县教师做述职报告,述职报告里的核心内容就是关于校长如何参与新课改。这种评价标准其实就是在给校长注入一种新的理念,作为校长必须是这个学校引领课程改革的领头人,必须业务精良。这个定位非常明确。

 

  然而,面对新课程改革过程中出现的一些不和谐音,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鹿寨县城南实验小学校长黄世文有着更深的感悟:

 

  我也接触过一些柳州市的学校,有些学校在当地也是名校,但很多老师的成长和发展还是被动的。有很多名校的教师,课改过程中,为了在区域内带好头,也轰轰烈烈地参与其中,但你近距离深入地去了解就会发现,有些教师对此并不是真正地认同。有跟风现象,有时候效果并不好。对于有些做法,并没有认真思考是否具有实效性,就跟风去做,不是自己的需要,做完了也会觉得很累。

 

  其实面对新课改推进中的问题,很多时候我们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大多数情况下,教师在课堂教学中感觉受到了束缚,但又不去思考是什么东西束缚了自己,自己是否尝试过去改变。比如说,对教学质量,学校有要求,但并没有限定教师每节课做什么事,教师完全可以选择最适合自己班级学生的教学方式、方法,既不脱离课本,又可在有限范围内进行创新。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高伟山}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