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五版> 正文

从书评可以窥探的世界

www.jyb.cn 2007年08月16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暑假里,北京西单图书大厦成为人们读书的好去处,更是孩子们汲取精神营养的最佳场所。  水韵 摄

 

  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这个小孩一直在站着读。如果,全国的公共图书馆、学校的图书馆能够在暑期向学生开放,那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是人类知识的结晶。书海无涯,知识茫茫,光阴却如过隙白驹,人的一生能读书的时间毕竟有限。因此,爱好读书的人,总是想方设法解决“有限”和“无涯”的矛盾。使自己能够在人生的旅途中,更好地自我充实,自我完善。

  经常为读者提供选读方便或阅读指导的有目录、索引、书话、序跋、书评等,其中,书评无疑是对读者最为有用的一种。书评和书话、序跋颇有相似之处,但它们其实是各有所长,不可混同。书话由古代的藏书题跋和读书笔记衍变而成,常以短札、小品出之。书话以谈版本知识为主,亦可涉及书内书外的掌故,或抒发作者一时的感情,以唤起读者爱书、访书、藏书的兴趣。书话一般述而不评,不承担更多的阅读指导任务。序跋中的有些序,写法和书评很接近,都要对书作理论性的全面介绍、分析和评论。但是,序主要是为作者写的,书评则是为读者写的。好的书评都能抓住书的本质,是得是失,都切中肯綮,具体明确,既惊人耳目也发人深省。这样的书评,自然深受读者喜爱,成为读者窥探知识海洋的最好窗口。当然,不少有志者还会因此而潜入海洋深处,去探取骊龙之珠。

  中国书评:源远流长

  直到现在,学术界对于我国书评始于何时,还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经由孔子删定的《诗经》,是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孔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笔者认为,记录在《论语》中的这段话,可以视为我国书评之祖。它对中华民族这部心灵史的评论,可谓鞭辟入里,深刻隽永。其意是说:“《诗经》可以用来激发人的思想感情,可以凭借它观察社会政治的得失,可以用来与别人和睦相处,可以用来怨刺不平的事。近则使人懂得孝敬父母,远则使人懂得忠君爱国,还可以从中更多地了解鸟兽草木等和人类合为本体的动物、植物。”读者从这样的书评中获得的除了关于《诗经》的重要知识外,还能看到和孔子的理论一脉相承的“和为贵”的普惠人类的大智慧。时至当今,1988年1月,当代三分之二的诺贝尔奖得主聚集巴黎开会,会议发表的宣言明确提出: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就必须回首2500年,去吸取孔子的智慧。我国是一个诗歌传统非常悠久的国度。几千年来,我们的祖先不仅创作了数以千万计灿若繁星的诗篇,而且留下了极其丰富的诗歌理论遗产。仅以诗话、词话称名的诗论专书即达数百种,其中就包含很多书评。同时,很多学者在对各种书籍的筛选、整理、校勘中,进行了厘正得失的文化批判,这也是一种书评工作,如裴松之注《三国志》、胡三省注《资治通鉴》等。

  毫无疑问,我国古代的书评是丰富多彩的。近代以来的书评,则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推陈出新,其时写书评的行家里手可以列出一串闪亮的名字:林纾、蔡元培、梁启超、鲁迅、周作人、李大钊、任鸿隽、胡适……

  著名作家萧乾,是我国现代书评开拓者之一。他出版了《书评研究》的专著,也写了许多出色的书评。他的《读邵燕祥的〈人生败笔〉——一个灭顶者的挣扎实录》,见解甚为精辟。他指出,如果对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愚民做法不加警觉,让疯狂的人再那么胡闹下去,民族就非沦亡不可。因此他认为,邵燕祥写了一本非常有意义的好书。萧乾这篇书评,是有利于读者阅读《人生败笔》和《社会人生》两部书的好书评。

  西方书评:推动工业文明

  从公元3世纪至公元15世纪,中国一直是世界各国望尘莫及的先进国家。然而到了1492年哥伦布扬帆航行发现新大陆之后,西方国家纷纷步入资本主义轨道向前疾跑时,中国社会却仍然徘徊在中古故道。从17世纪起,西方国家在商业和思想文化领域,既有别于先前任何一个世纪,也有别于同一时代的所有其他主要国家和地区。在伦敦、巴黎,乃至阿姆斯特丹,为数众多的杂志,登载每日新闻的报纸大量发行,为中欧、西欧等地的知识分子读者提供了各种书评。这是一个孕育伟大科学的时代,有关科学技术的书籍、书评,备受青睐。伟大的科学家牛顿是对科学书评、书籍情有独钟的人。他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一书于1687年出版。此书一经发表,就有很多大师级的人物为之写书评(牛顿对有关他的这部著作的书评非常在意)。莱布尼茨写道:“从世界开始直到牛顿生活的时代为止,对数学发展的贡献绝大部分是牛顿做出的。”伟大的法国科学家拉普拉斯指出:“《原理》是人类智慧的产物中最卓越的杰作。”当时,西方报纸杂志的诸多科技书评,大大加快了科技知识的传播,加速了工业革命的进程。1698年托马斯·萨弗里发明了用于抽水的蒸气机,1712年托马斯·纽科门取得了稍加改进的蒸气机的专利。1764年瓦特对纽科门型蒸气机进行了重大的改造,成为第一个实用蒸气机的发明者。蒸气机促进的工业革命,对于我们人类的影响是巨大的。

  一个时代的兴盛,和它的文化氛围是分不开的。书评,不仅见证了那个时代,也推动了那个时代的发展。

  专刊书评:概览出版书情

  我国的现代作家、学者,都非常重视书评的写作。鲁迅、沈从文、朱光潜、萧乾等人,都写了很多不愧为典范的书评,对书评的写作发表过不少精辟的见解。沈从文认为,如果一个书评家“对于一个作品的价值和内容得失能欣赏并且能说明,执笔时不敷衍不苟且,这样子写成的书评,至少对于读者是有意义的。”朱光潜则强调,书评也是一种创作。他认为,欣赏一首诗就是再造一首诗,也应该是在心里再造出一部书。一部好的书评也理应是这种“再造”的结果。他们的理论和实践,对于我国现代意义的书评写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建国以后,由于极左错误运动的干扰,书评写作遭受到了重大的挫折,改革开发以后才又得到重视和发展。1985年5月,中宣部出版局在山东济南召开“全国图书评论工作会议”。之后,各大报刊开辟书评专栏,《中国图书评论》、《中国书评》、《书城》、《书屋》等书评杂志也相继创刊。通读这些专门的书评杂志,读者对中国图书出版的情报、各种图书的特色就有了基本的了解,对于一些不求甚解的读者来说,就等于是读了许多书,获得了许多非常重要的信息。自然,书评不能代替原著,只要时间允许,还是要多读原著。但理想的书评,确实能够帮助读者对原著有更深一层的了解。创办于1979年的《读书》,撰稿人多为名家,他们的书评,字里行间闪烁着深思卓识,而且文笔优美。例如发表在《读书》2007年第6期上的郑洞天的《现状的无奈》、刘梦溪的《我的一次学术历险》,都能很好地引导读者的阅读兴趣和辨识力,使人深受教益。

  报章书评:推介图书精品

  在我国报纸开辟的书评专栏中,《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人民政协报》、《经济日报》、《文艺报》、《中国教育报》、《新京报》、《中国图书商报》等报纸的书评及书评所推介的书籍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任凤霞2006年11月2日在《人民日报》发表的《天予机缘写驹翁——写在〈一代名士张伯驹〉再版之际》一文,对不惜倾家荡产保护祖国文化遗产,一生坎坷多劫却坦荡超逸的张伯驹,给予高度评价。“是真名士自风流”,张伯驹实为数千年泱泱中华文化精粹孕育出的当世“才”和“士”,他的爱国主义精神,令人钦佩不已。任凤霞的书评,很中肯地道出了张伯驹先生的“真性情”,这样的文章对于读者领略该书极有助益。

  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周国平先生、台湾省的余光中先生,为读者计,经常喜欢把序写成书评。季羡林2000年10月17日发表在《光明日报》的《〈20世纪中国学术大典〉序》,客观地评述了中国学术百年的发展历程,并从中西文化碰撞的角度总结了中国学术的发展,读来令人耳目一新。要对中国20世纪的学术有明确的了解,非常需要这样的导读。周国平2007年4月19日发表在《中国教育报》的《教育的七条箴言——写在〈中外教育名文100篇〉出版之际》,文中所论述的箴言,突出强调了教育智慧的宝贵,抓住了问题的实质。他的论证,旁征博引,具有很强的说服力,《中外教育名文100篇》的编撰,也被认为是很有意义的出版工作。

  散见书评:犹如散落明珠

  古今中外,有些关于书的评论并不是以完整的书评形式出现的,常常隐藏在传记、札记或其他文章专著之中,却精彩绝伦,令读者一经发现就爱不释手。

  列夫·托尔斯泰对《漂亮的朋友》的评论,是他在《〈莫泊桑文集〉序》中说到的。他认为《漂亮的朋友》是建立在作者严肃的思想和感情基础上的。他分析了该书的讽刺意义之后指出,“作者为自己提出了一个问题:生活是什么?如何解决爱生活和认识必然性死亡之间的矛盾?但他并没有对此作出回答。”这样,托尔斯泰把问题推向读者,以引起读者的深思。而要回答他的问题,自然是要深入地研读原著。他的书评,往往以激活读者的阅读欲望为目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对屠格涅夫的《贵族之家》的评论,来自他的一则札记。他在评论该书的时候着重回答了一个问题,就是它为什么是世界文学中的不朽之作。这就是因为它最先以精湛的功力,把我们的诗人们和所有为今后的命运担忧的俄国人对于未来的梦想化为现实。这其实就是艺术性、思想性都达到了崇高境界的书评。

  有些散落的明珠,发挥着点亮读者前进道路的巨大作用,这是书评作者所始料不及的。长篇小说《白鹿原》的作者陈忠实在《借助巨人的肩膀》一文中谈到,在《山楂村的歌声》(短篇小说集)的后记里,作者刘绍棠说到他对肖洛霍夫的崇拜和对《静静的顿河》的喜欢。他看到当时作为“神童作家”的刘绍棠对这部作品如此崇拜,也很想见识这部长篇小说。从此,《静静的顿河》成为他平生阅读的第一部翻译长篇小说,后来他又读了不少文学作品和文学理论。多种流派交相辉映,使他成为“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句子”的作家。

  书评与人们的阅读生活息息相关,毫无疑问,它对出版者、作者、读者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引荐推介文字。 (刘逸)

  《中国教育报》2007年8月16日第5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盛颖霞}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