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四版> 正文

美,需要自然的束缚

www.jyb.cn 2006年08月23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正如世界上最美的河流都是天然的大河一样,不加修饰的自然的束缚才能产生真正的美”

美,需要自然的束缚

 

  人真是很矛盾的动物。尽管泰戈尔本人写过大量为人称道的优美散文,但泰翁似乎对散文是很不屑的。他所钟情的,只有诗歌。他十分陶醉于这样的生活:空气清新的早晨,背靠在长枕垫上,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上。胸前放一块石板,在晨风和鸟鸣的伴奏下,握笔吟诗。

  那个时候,他唇边会泛着一丝微笑,眼睛半闭着,头随着韵律摇晃着,嘴里哼着的东西渐渐成形。泰翁毫不掩饰地说过:“如果我每天都能写出一首诗来,那我的一生就会在欢乐中度过。”而对于散文,泰翁很明显地表现出一种情绪上的冷落:“我不知道,为什么写作几页散文不能给人以如同写成一首诗那样的快乐。人的种种情感在诗中以极其完美的形式表现出来,仿佛可以用手指把它们拈起来似的。而散文就像满满一袋松散的东西,沉重而又笨大,无法随意提将起来。”

  这“一袋松散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泰翁最初并无确切的描述。等到后来他到孟加拉大平原的时候,终于说得明明白白了:散文就如同他在帕蒂萨经常碰到的没有特色、没有个性的湖泽。湖泽失去河的制约,漫无目的地流淌,河流具有的美就在于它流淌过程中失去。

  在诗的圣殿中,我们的心灵仿佛被少女嫩嫩的手指轻轻抚过。美妙的感觉从何而至?它缘于诗歌的韵律。韵律也使每一首诗成为一个独立的美的存在。事情还不仅仅如此,当你看到河水在河岸之内奔流不息,浪花相逐的嬉闹场景,听到浪花飞溅的美妙的声音时,你不会不强烈地感受到河水运动的莫大喜悦。而且,越是在河道狭窄处,河岸嶙峋处,这样的情景尤甚。

  泰翁的“韵律河岸论”告诉我们一个不止是文学范畴内的原理:美是一种束缚。束缚产生了形式美、运动美、音乐美。

  我曾经留意过园子里的许多花朵。我观察它们从打苞到绽放前后的情形。我发现任何一种花朵绽放之后仍然为它的苞叶所包裹,它因此而成为有规则的美丽形体。假若它们失去这些苞叶呢?我做过一个试验,把已经完成打苞的牡丹花的苞叶剥掉,任其生长,结果,若干天后,那一朵花绽放如披头散发的魔女,哪里还有一星半点牡丹花的富贵和娇羞?在感叹造化奇妙的同时,我不得不对造化的规则“提高警惕”。

  空气清新的早晨,泰翁背靠在长枕垫上,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上。他的仆人们看到穿着睡衣的泰翁腰带松开着,睡衣上的几个扣子也没有扣严……正如世界上最美的河流都是天然的大河一样,不加修饰的自然的束缚才能产生真正的美。(山东威海 于水萍)

  《中国教育报》2006年8月23日第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龚萍}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