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四版> 正文

“诗意栖居”还是“龟缩蜗居”

www.jyb.cn 2007年08月1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厦门大学中文系 高波

 

  编者按:住在瓦尔登湖畔的梭罗,一向被认为是合乎自然的“诗意地栖居”,可是本文的作者却认为梭罗不过是逃避美国现代生活的失败者,是“龟缩地蜗居”,因为他没有体现出人应有的能力和尊严。在现代社会,到底什么是“诗意地栖居”,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欢迎大家讨论交流。

  说在美国,梭罗的名声不小。他所宣扬的亲近自然、过简单生活的思想,已经成为今天颇为风行的“绿色生活”思潮、生态主义思潮重要的精神资源。他独居过两年多时间的瓦尔登湖,也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了。很多年前,国内就出版过由徐迟翻译的梭罗的代表作《瓦尔登湖》。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国人也遭遇了现代工业发展和环境保护的矛盾,真切地体验到了现代商业社会所造成的生活压力,“绿色生活”思潮、生态主义思潮,也就在我国逐渐有了不小的势头,梭罗的影响,也渐渐大了起来。

  有的人,已经把梭罗所倡导的亲近自然的简单生活,视为“诗意地栖居”了,对此我是不以为然的。

  梭罗的基本思想是:人只要满足了基本的温饱,然后过逍遥自在的日子就行了,没必要追求过多的财富和享受。因此,梭罗贬斥现代科技发展给人们带来的享受而以收敛人的需求的方式,来达到生活的“满足”。这和人通过科学地认识自然、改造自然,进而达到身心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从而也全面地充分地享受人生的思想,是背道而驰的。徐匡迪先生在一次电视节目中曾说起,有一个美国的“发展学”

  专家,和他讨论能源问题。那个专家认为,人没有必要为追求不必要的享受而浪费资源,并举例说,夏天他都是不用空调的。徐匡迪说,理解甚至赞赏他的做法,但不能要求人人都这样做。比如说,有高血压心脏病的老年人,夏天开空调不是追求不必要的享受,而可能是一种必需。不开空调可能就会危及健康乃至生命。那个美国“发展学”专家,在心地善良、做事诚恳中也显出了他的偏执:一个“发展学”专家,竟然不知道,发展中遇到的问题,要靠发展来解决。小平同志早就说清楚了,发展才是硬道理!

  在张扬他的所谓“理想生活”时,梭罗又把自己的人生情趣,视为最高的、最有品位的人生情趣。

  而他的人生情趣,不过是社会实践能力孱弱的“文人”的人生情趣。所以梭罗以为,只要吃饱了玉米和荞麦,喝足了凉水,然后在湖边树林里散散步,看看树发芽,听听鸟鸣,再在木棚子里读读书、写写诗,那就是理想生活了。推崇梭罗的人也以为,这就是所谓“诗意栖居”了。这和富人以为只有打高尔夫球才最有品位,东北老乡以为带荤段子的二人转才是最好的艺术一样,都是把自己的情趣当作了所有人的情趣,并以为只有自己最高明。

  在我看来,人的理想生活或者说“诗意栖居”,应是身心全面发展的而非仅是强调了身或心单方面的,应是在现实中实现的而非在心里想象性满足的。因此不能说文人在湖边散散步、木屋里写写诗,就一定比冒险家攀登珠峰和孤舟横渡大西洋更加“诗意地栖居”。要依我个人的看法,后者的“诗意栖居”

  内涵更丰富、程度更高。因为冒险家的身心都得到了更充分的锻炼和满足,并且更充分地显现了人在大地上栖居的能力和自由度。人的“诗意栖居”,也是随着人的发展而不断丰富升华其内涵的。只有依靠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科学地认识自然、改造自然、利用自然,“科学地发展”,人们才能进入理想的生活,人的“诗意地栖居”,也才会不断发展出更加丰富和精彩的形式和内涵。现代人当然有现代人的难题和困境,但如果不是靠科学地改造自然、利用自然来丰富提升人的“诗意栖居”的方式和内涵,而是像梭罗所说的那样,把人的需求收缩在维持基本生存的温饱上,顺应自然,在湖边树林里闲逛闲逛、沉思沉思、写点文章,这就不是诗意地栖居,而是“龟缩地蜗居”了!

  说到底,梭罗的所谓生活哲学,不过是一个不适应美国现代生活的弱者或失败者,对自己的生存处境做出的辩解和自我安慰。梭罗家虽穷,但父母还是尽力让他读了哈佛大学,他毕业后回到家乡,连靠教书维持生计都不成。后来,他到爱默生家里当了食客,去“诗意栖居”了两年多的瓦尔登湖。那里不过是爱默生买下的一片领地,主人“准许他在湖边居住”。连他盖木屋的斧子,都是主人借给他的。住了两年后回来,也曾试图到外地去靠写作什么的谋生,不成,又回到爱默生家寄食。说这些不是嘲笑梭罗在现代生活中的失败,而是说明他的生活哲学确实是对自身处境的一种辩解和自慰。他自己都说了,为什么要以一种人们认为成功的生活,来贬低另一种生活呢?

  可结合梭罗的生平来看,对他所提倡的“另一种生活”,你不禁会心生疑虑:除了兄弟俩一起短暂地暗恋过一个女孩子外,梭罗一生未娶,44岁时即病故了。让一个现实生活简单甚至残缺的人来设计“理想的生活”,对他给出的答案是不是要慎思之?梭罗在瓦尔登湖畔的所谓“诗意栖居”,似乎为他所提倡的“另一种生活”提供了现实的支撑。可他也就住了两年三个月啊,既然是“理想的生活”,咋不一直“诗意栖居”下去呢?两年三个月就够了吗?更应该注意的一点是,人的理想生活或诗意栖居,应该是充分体现着人的能力和尊严的。可梭罗这样一个连自己的基本生活都无法维持的人,一个仰仗主人鼻息的寄食者,竟然也来为人们设计理想生活和诗意栖居了?

  《中国教育报》2007年8月19日第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庄元}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