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四版> 正文

那年,父亲来看我

www.jyb.cn 2007年08月1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河北省怀来县教育局 黄永君

  读高三那年,父亲去学校看我,给我留下了永恒的记忆。

  那天学校下了第二节课,难得的大课间。同学们在校园里吵吵闹闹打成一片。“嘀嘀---”清脆的车笛声引起了大伙儿的注意。一辆崭新的、漂亮的黑色轿车驶进校园,在我们教室前停下来,两个衣着光鲜、唇红面嫩的中年男女钻了出来。早有同学喊道:“阿富,你爸妈来看你了。”

  阿富父母站着说话的情景,吸引了所有女生的目光,看着阿富母亲不时给儿子整理衣衫,我一个大小伙子,却也摆脱不了俗气,心里又羡慕,又嫉妒。临了,阿富的父母从车里提出大袋小袋一大堆东西,送到他的宿舍。倘若当时仅有这些情形的话,也许不会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

  “父亲,他怎么来了?”后面电杆上拴着我家的骡子车。看见父亲正在边上向别班的同学寻问,我赶紧迎了上去。因为我知道,我若不站出来,他一时半会儿不会找到我。父亲的眼神不好,确切地说是左眼球切除了,右眼球只有0.2的视力。这是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在一次爆破事故中造成的。父亲的伤残,使我从小学到初中,都对“瞎”、“盲”、“独眼龙”等字眼相当敏感,不管是同学有意还是无意提到这些字,我都会瞪上他几眼。上了县城高中,父亲没来过学校,几乎没有同学了解我的家庭。

  父亲戴着那顶狗皮棉帽,穿着一件旧军大衣,蹒跚而来,我赶紧上前握住他的手。那手又大又凉又粗糙。说实话,我当时心情极为复杂:有父亲大老远来看我的感激,也有背后那么多女同学注视的羞赧,还有家庭贫困带给我的窘迫。

  接着就是县城里那些讨厌的孩子们,不知是真没见过骡子,还是假没见过骡子,一时间都围上来凑热闹。

  “爸,这大冷天,您怎么来了?起了个大早吧(从家里到城里需要走5公里山路和15公里的公路)。”

  “来看看你,高一的芳芳前几天生病回去了,你妈怕你冻着了,给你拿点穿的、吃的。还有花的吗?”

  “嘀嘀---”阿富父母的车要走了,我赶紧去拉我家的骡子车,给人家让路。一向温顺、稳重的大青骡子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屎尿来了,它可不管这是县城一中光滑的水泥路面,也不管后面有辆价值不菲的轿车,愣是痛痛快快地释放了2分多钟。司机探出头来埋怨着,周围的同学围观着,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父亲的到来,简直让我自卑地无地自容,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尴尬。最后,我急急忙忙从班里取出铁锨清理了那些粪便。

  其实我对家里的大青骡子蛮有感情,它跟了父亲十几年,早已是老骡子了,它稳重,好侍弄,通人性。父亲眼神差,它可帮了大忙。下地耕种、出门办事都离不了它。每到假期,我与父亲都给它足足铡上几回草。

  我总算把父亲领到了宿舍,爷俩坐下来。

  “爸把骡子车赶进来,你是不是觉着挺丢人的?”这是父亲进了宿舍的第一句话。

  我像是受了万分委屈,心里阵阵酸楚,眼泪顿时就吧嗒吧嗒滚落了下来。

  “爸看校门口那么多卖东西的,根本没处拴,跟门卫说了许多好话,才让进来。爸是个残疾人,又是个种地的,这么多年了,爸没欠过政府一分钱,年年乡统筹、村提留都交得清清楚楚。还供你上了高中,日子过得紧张了些,爸尽力了。咱们这样的家庭,你只能自强、自立,咱穷要穷得有骨气,活要活得有点志气。”父亲点燃一支烟,幽幽地说。

  “孩子,你是咱家的希望,也是咱村黄姓人的希望,好好念吧。只要你能考上,爸就是砸锅卖铁也供你上大学。”这是父亲临走留下的最朴实的一句话。

  那个冬天,我穿上父亲送来的棉衣、棉鞋,常常学习到深夜,心里总是热乎乎的,有使不完的劲儿……

  以后,我上了大专,参加了工作,家里的物质条件也正在一点儿一点儿地改善着,我盼望着他们老两口长寿,好让我尽孝。

  《中国教育报》2007年8月19日第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庄元}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