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四版> 正文

李阳膝上的老茧有多厚

www.jyb.cn 2007年09月2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中国人一直很讲究礼仪,而且多数落实到肢体动作上:鞠躬、点头、握手、磕头等等,不一而足。不难看出,在国人看来动作越大就越能表达敬意。正因此,磕头最受人看重,历史也最为悠久。翻看几千年文明史,各种各样的跪姿随处可见,而且功能迭出:以跪效忠、以跪尽孝、以跪感恩、以跪示弱、以跪谢罪……“跪”俨然成为一种文化、一种具有标识意义的“国粹”了。

  或许是跪得太多、跪得太久,至今还有许多人对“跪”情有独钟。疯狂英语的掌门人李阳就是一个崇尚“跪”的人。他“提议”三千名学生集体向老师下跪,并将场面壮观的照片贴到网上。在英语教学上特立独行的李阳,这次非但没有得到众口一声的喝彩,反而招致如潮如涌的质疑和批评。

  面对“亵渎教育”、“侮辱人格”和“权力膜拜”等指责,李阳显然有些出乎意料和愤愤然,不过很快就义正词严地进行回应和反击。尽管他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气势,不过回击得似乎并不得力。他的意思大体有三点:一是“当时学生都坐着,站起来鞠躬不方便,所以改为跪。”“跪和鞠躬、点头是一样的”;二是“跪得很短”,只是照片“看上去很震撼”;三是“没有听一个学生或者老师事后提过意见”。在作出这三点“解释”之后,他便反戈一击:“跪了,到底有什么损失?”

  笔者以最大的善意理解李阳,相信他“提议”学生下跪的动机确实如他所言——“向老师们感恩”。然而他的一番“辩解”却有点让人匪夷所思,如果不是有意“王顾左右而言他”,那么实在有辱他作为英语教学名师的水平和声名。

  首先,对坐着的学生们来说,下跪比鞠躬“更方便”吗?笔者在头脑里反复比拟两种动作,最大胆的结论是两者“一样方便”,至于李老师为何认为下跪“更方便”,唯一可信的解释是某种心理定势使然。如果说“跪是和鞠躬、点头一样的”,那么李老师提议大家向老师们点一下头,不是更方便吗?

  其二,李老师强调说“跪得很短”,则是“五十步笑百步”了。只要是下跪,时间长短有什么不同吗?再者,如果他坚信下跪无可厚非,又何需在时间上做文章呢?如此一来,正应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老话。

  至于说老师和学生事后没有提过意见,这其实是在拿结果证明过程——典型的马基雅维利主义思路。结果合理未必意味着过程合理,想必李老师不会不懂这常识般的道理。

  说到底,李阳的三点解释不仅于事无补,反而弄巧成拙,使自己愈加被动了。他的一大番话中其实只有一句有点分量——“跪了,到底有什么损失?”这足以考验任何反对他、反对下跪的人的思想和表达能力。

  小孩子给老师跪一下、磕几个头确实谈不上什么损失,不像专制政权下的臣子跪皇帝、奴仆跪主人,往往要跪得膝盖破皮,磕得头破血流。再说,老师于学生也确有教育之恩,让学生记住老师的恩情也是合情合理的好事。

  但问题是,感恩一定要下跪吗?以下跪来教育学生会对他们的心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不可否认,在几千年专制社会中大行其道的“下跪教育”是一种畸形的、压制人性的教育方式。它扼杀自由和平等,宣扬服从和等级,这种社会心理正是专制思想和等级制度得以孳生的土壤。

  从本质上说,下跪教育培养的不是具有独立人格的现代公民,而是唯唯诺诺、唯命是从的封建臣民。因为下跪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身体,还有他之所以为人的尊严和人格。前者跪下还能再起来,后者却永远匍匐在地了。

  如果李阳老师坚持把下跪引入教育,那么他自己一定是下跪教育的受益者。我们不禁要问问他——膝上的老茧有多厚?(张以瑾)

 

  《中国教育报》2007年9月22日第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高伟山}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