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四版> 正文

课桌边的记忆

www.jyb.cn 2008年07月2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西北工业大学附中 惠军明

  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整个青春岁月都无声无息地在课桌边流逝,几十年转瞬即逝,真如电光石火一般。

  上小学低年级时,国家穷,学校穷,我们学校还配不全一个班的桌凳。于是我们经常三人同桌,四人同桌,把一张小课桌围得风雨不透。桌子破旧,桌面凹凸不平,有的连凳子也没有,很多时候上课是站着听讲。铃声响过,老师在讲台上挥舞着一根竹鞭,讲得滔滔不绝,台下大家互相拥挤着写字,鸦雀无声。

  不上课时,教室则沸成一锅粥,我们嬉笑打闹,无忧无虑。有人蹦到桌上,有人干脆坐在地上。游戏也异常简单:摔四角、打弹球、摔跤、练对打、赌咸菜。老师下课从不理睬我们,除非我们破坏了公物,太过分时,老师才用威严来压制。当然,大多数时候则是听到她在无奈叹息。

  升高一年级,桌子够用,但仍缺很多凳子。没办法,老师只好把凳子锁进仓库,规定每天谁早来,谁就有权搬走它们。为了坐一条好板凳,大家比着起早,每日抢凳子大战结束后,才迎来朗朗读书声。

  进入中学,就再没有因为课桌板凳而烦恼过。我的桌边,不停变换着同桌的他或她。同桌大部分是女生,她们往往将自己的半个桌面收拾得一尘不染,将我的邋遢充分暴露。当时男女生的禁忌很流行,我们平时话不多,上课、下课,都昂然维护着自己的领土。也常常有矛盾升级的时候,于是我们的课桌上就多出一条长长的“三八线”,“楚河汉界”不能逾越。当我辛苦做作业时,忘记条约,无声无息“侵略”,她们无一例外用手使劲推我,拧我,或用铅笔尖刺我。当然,和平与发展是世界主流,我们会很快平息干戈,以礼相待。遇到难题,我们毕竟要共同克服。比如快考试时,一定要发扬风格,互相帮助,否则如何过家长、老师关?于是我们终于明白:我们平时的矛盾只不过是人民内部矛盾,而当敌我矛盾激化时,我们就是同一战壕,生死相依的“战友”啊!

  升入高年级,课桌边无形中多了几许沉重。那几年,正是应试教育“激情燃烧的岁月”,人生的战场竟也是课桌边的方寸之地。家长的殷殷期盼,老师的谆谆教导,轮番上阵。课桌边的“战友们”不知何时戴上眼镜,一脸肃然。教室里的灯也常常彻夜不息,据说常有半夜两三点夜读的学生。一考定终生,谁敢掉以轻心?毕业班级啊,真像大熔炉一般,将每件东西都烧得通红。课桌边留下的是一个个奋笔疾书的身影,直到现在我仍为当时感动着。那种学习的自觉性、主动性是现在的学生所无法企及的。

  走过中考、高考,课桌边的硝烟渐渐散去,每个人都带着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各奔东西,开始了更艰难的寻找人生价值的路途。

  《中国教育报》2008年7月20日第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