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四版> 正文

一碗饭三十年

www.jyb.cn 2008年07月2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广西博白县文化馆 宾炜

  老爸从乡下来,进门的时候,我和老婆正好要吃饭。电饭锅里只有半斤米的饭,倘或我和老婆两人吃,足之有余,可加上老爸就不够了,他一个人就是半斤的量。

  老婆说下面条吧,就叫我们爷俩先吃。老爸慌忙摆手,说有多少算多少,不要麻烦了。我说:“爸,您就别客气了,一顿饭我管得起。”

  老婆快手快脚地舀好两碗饭端上桌,锅里大概就只剩下一碗饭了。老爸也就不客气了,拿起筷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冲我笑了笑:“儿子,看咱们谁能吃到第二碗饭!”

  我一怔,看着老爸一脸笑开的皱纹,我明白了,会意地哈哈一笑。

  我高中毕业后回家参加劳动,当时,县里大修公路,每个生产队都派有几个人去。本来,老爸是派出的劳力之一,可老爸却让我去顶替他。去修路,不但可以照样挣公分,而且最令人羡慕的是可以吃上正宗的饭,一点儿杂粮也不会掺,这比每天在家喝杂粮粥强多了。

  县里给修路队每人每顿定了六两米的量,但这仍然不够吃。我在学校练出的本领,吃饭的速度已经够快的了,可在那儿,我却怎么也吃不到第三碗饭。每顿饭都是舀了第二碗,吃完后一看锅,连黑乎乎的锅巴都不剩一片。

  有一天队里放假,我回家后,老爸问我修路伙食咋样,吃得饱不饱?我说,伙食还不错,三天吃一顿肉,可就是饭永远都不够,我一顿最多只能舀两次,也就吃个八分饱。

  老爸问我是咋吃的,我把吃饭的经过一说,他哈哈大笑:“你不懂技术!知道吗?要吃饱,你必须得有技术!”

  老爸能吃,在全生产队是出了名的,照现在的说法,就是“大肚王”。别人赌半个小时吃二斤米饭,他二十分钟就吃完了,擦擦嘴,还嚷不饱;赌一顿吃五斤红薯,他照样连汤喝光,完了连个饱嗝也不打。

  老爸一脸骄傲地对我说:“吃大锅饭,我从来就没吃过亏!你想吃饱肚子,还得我教你一招!”

  返回修路队的时候,老爸拉着我反复叮嘱:第一碗饭,你不要舀太满,第二碗,你不要舀满,第三碗的时候,能舀多满就舀多满,慢慢吃,没人能跟你抢了。

  回到工地第一顿饭,我照着老爸教的办法舀饭,第一碗饭只盛了个平碗,谁也没有我吃得快,第二碗,我只舀了七分满,吃完后,别人才开始吃第二碗。我探头往锅里一瞧,天啊,锅里史无前例还有小半锅饭。这第三碗,我拼尽全力往碗里舀,能堆多高堆多高,把脸都完全挡住了。这一顿饭,吃得肚子都撑痛了。

  这之后在修路队,我每顿都能吃得饱饱的,到解散回家时,居然重了十几斤。

  边吃边聊,老爸的碗很快就见了底,而我碗里还有一小半的饭。

  老爸把碗冲我一递,得意地一笑:“这碗饭,该我抢到了!”

  我不由得一愣。在自己这么多年的记忆中,老爸何曾跟自己的家人抢过饭?我从前总没想到,其实老爸是个抢饭高手,按道理,他每一顿都应该是吃得最饱的那个人,然而在家里的那张矮饭桌上,他却从来没有一次抢到第二碗,或者第三碗饭吃。

  “怎么?没有饭了?”老爸的手举在桌子上空,显得有些尴尬。

  我回过神来,忙接过他的碗,把锅里的饭一粒不剩地全舀到了碗里。老爸看着我在使劲刮着锅,一边笑,一边摇手:“够了,够了,你以为我还是30年前么?吃不了这么多的。”

  我把饭放到他面前,鼻子酸酸的,现在早已不是当年饿肚子的那个时代了,我大声说了句:“爸,你吃吧,我能管你吃饱!”

  《中国教育报》2008年7月20日第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