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四版> 正文

醉酒

www.jyb.cn 2008年07月2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南通大学文学院 李建东

  想必醉酒决非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微醺时的迷离蒙眬,沉醉时的飘飘欲仙,很快便被酒醒后的翻江倒海所替代。北人嗜酒,当恋酒的丈夫赴饭局将要出行时,妻子的叮咛便飘了出来:“少饮酒多吃菜,够不着,站起来。”遗憾的是一迈进酒场的傻丈夫把这话全当了耳旁风。酒没少喝,话没少说,痛快了,畅然了。或一路踩着棉花归家,或被同样踩着棉花的好友搀扶着回家。当然,久候的妻子不会抛来好脸色,醉酒者便将就着,不解衣履,倒头大睡。后半夜酒醒,或头痛欲裂,或嗓哑将涸,私下里发一千个誓,许一万个愿:誓与那臭酒势不两立。次日规矩了许多。没几个时辰,不过黄昏时分,酒瘾又暗地里探了出来,饮酒之快似乎战胜了醒酒之痛。醉酒者就是这样不争气。至于“微醺”与“小酌”,那是文人雅士的情怀,“小资”情调而已。他们大概是不屑的。

  过年是必备酒的,不善饮者也是如此,哪有大过年的无酒之理?以作品温婉著称的作家冯骥才,在他的《除夕情怀》里谈到一则过年旧事:为买一瓶普通的果酒而游历全城,并称“酒是餐桌上的仙液。这一年一度的人间盛宴哪能没有酒的助兴、没有醉意?”看来善饮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酒的超越作用---对庸常生活的超越。酒是作为精神的提升物而出现的。在“艰难苦恨”中恣睢辗转的老杜甫,还不忘他那因“新停”而“潦倒”的“浊酒杯”。然而,“闻道云安掬朱香,才倾一盏即醺人”,为新春又至而窃喜,酒不醉人人自醉。一代文豪苏东坡虽历尽磨难,也只有在节日欢庆时,“但将穷愁博长健,不辞最后饮屠苏”,以酒消愁、且得其乐。酒毕竟是众人辞旧迎新的象征。“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王安石);“屠苏成醉饮,欢笑白云窝”(刘长卿);“有时三盏两盏,谈笑醉蒙鸿”(辛弃疾)。看来,喜庆之日,无酒做伴,还真有些兴味索然。酒,作为一种象征,连滴酒不沾的女士们,也“看着就喜庆”。这与叮咛丈夫“少饮酒多吃菜”的妻子恰成对比。看来妻子为务实主义,女士为浪漫主义。其实,两者难分伯仲,互有利弊。若务实者有浪漫,浪漫者有务实,大概是最佳的格局。可是一般人谁能把握得很好呢?

  尽管如此,“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酒成为醉酒者逃离人生苦难的温柔之乡,成为文人雅士们将之与“梦”并列的超现实的“桃花源”与“乌托邦”。平时被压抑的神经得以放松,束缚颜面的“面具”得以解开。然而,又不能全放松,全解开。“酒后出真言”,很可能因而“遭事儿”。不少“英雄气短”,除了“儿女情长”外,也全搁在这“酒”上了。当然,微醺状态历来被人称道,饮酒那“似醉未醉”,看花那“似开未开”,都有一番情趣,一番感慨。将粉面桃腮之人愈发衬托得飘飘欲仙起来,且妙语连珠,口吐莲花,玉树临风,举止风雅,宛若仙人。携来古代神俦仙侣翩翩而至,什么“吕布戏貂蝉”,“贵妃醉酒”,“霸王别姬”之类。然而,微醺之后的美女,“美”倒美了,却别忘了“悲”字。这些误入“酒途”的美女们,都是以悲剧结束的。那迷魂汤般的酒害了她们,使她们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和境况。是也?非也?总之,酒这玩意儿很难说是全好的东西。看看那水泊梁山吧!宋公明之于酒,豹子头之于酒,鲁提辖之于酒,武老二之于酒……酒,成就了功名,也断送了功名;成就了他们那传世的英雄伟业,也断送了他们那正常的生活秩序。他们身前恨酒,身后谢酒。是也?非也?

  在这篇短文里,我不想唱酒的颂歌,但是得承认,酒的诞生,确实是人类伟大的发明之一。因为酒,才能抚慰那跋涉在人生长途的疲劳灵魂;因为酒,才能听到那超越苦难的壮怀豪歌;因为酒,才能看到那反抗现实的锦绣文章;因为酒,才能使愚钝者智,怯懦者勇,懵懂者明,枭小者慧;又因酒,也才能使智者愚钝,勇者怯懦,明者懵懂,慧者枭小……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天下事竟是如此不可思议!林林总总,大概全表现在这酒上了。

  《中国教育报》2008年7月20日第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