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一版> 正文

推进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系列报道之二 精心打磨的“课改效应”

www.jyb.cn 2007年08月26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推进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系列报道之二

 

精心打磨的“课改效应”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课程改革纪实

 


  “看过展示后,心里无比欣慰,我深深感到孩子已经长大,有自己的思维和见解。以前我以为素质教育只是活动多了而已,出乎意料的是,6年的课改让每一个学生都能找到自己的闪光点,变得自信聪明,学会了合作、创新,这种变化让我感到震撼。”


  这是暑假前夕,一位家长在看过农科路小学综合素质展示会后发出的由衷感叹。作为首批38个国家级课改试验区之一的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今年走完了第一轮课改周期。6年的用心磨砺到底成效如何?当地特意组织了一次面向家长、社会的“汇报演出”,全区31所学校的教师齐上阵,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的综合素质展示活动在当地引起热烈反响。


  面对家长、社会的赞许,金水区教体局局长王珂感慨万千。在他的眼中,成就来之不易,正是因为6年来沉下心来精心打磨,才使得新课改在金水区生根并茁壮成长。


  校本教研成课改“助推器”


  一堂教研课要上多少遍才能让人满意?在校本教研越来越受到重视的今天,不同的地方可能会有不同的答案。但在金水区的每一所学校,每学期都有一堂教研课要上五六遍甚至七八遍的经历。在金水区,类似这样的校本教研活动被称为“课堂教学大对话”,全校教师都会把教研课当成一面镜子,既细心打磨,又映照自己。


  上学期,纬三路小学教师冯晖就把《黄鹤楼送别》这篇课文连上了7遍。当然,连上7遍并不是因为冯晖课上得不好,而是学校希望借助这堂课解决全校教师存在的一个共性问题——教师对学生的评价该如何告别肤浅,该如何和学生产生真正意义上的交流。围绕这个校本教研主题,冯晖先自己备课,然后在教研组内听评课,修改课例,然后面向全校教师上公开课,课后全体教师研讨,针对大家的讨论,冯晖再拿回教研组打磨,然后再面向全校教师上课……就这样,通过一遍遍的研讨,全校聚焦的共性问题得到深刻解剖,每一个教师都有收获。


  “‘大对话’后,我们明显地感觉到教师们和学生交流的变化,教师能在课堂上认真倾听每一个学生的发言了,评价是发自内心的而不再是形式上的了。并且这种改变,不单单发生在语文教师身上,每个学科的教师变化都很大。”区教研室主任王霞说。


  金水区教研室副主任徐新立说,这种针对教学中的共性问题进行全校多轮研讨的新型校本教研方式是金水区的一项创造,要解决的是课程改革当中的深层次的问题。


  在金水区,校本教研被视为课程改革发展的必由之路,是学校靠自身力量、独立面对前进中的问题和困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据区教体局副局长许士柯介绍,为了促进校本教研扎实地开展,金水区狠抓了教研组的建设。区教研室和各学校都投入了相当的精力通过多种形式培训教研组骨干,提高教研组在思想上、组织上、能力上的建设水平,增强校本教研基层组织的活力。


  除了校本教研外,目前充分融入到全区每一所学校的做法,还要数课例研究。徐新立说,抓住具体的课堂实例搞教研,大家一起商量怎样把自己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做好,就会人人有话说,有问题谈。


  如今,纬五路一小的教师每天上下班时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在校门口驻足瞅瞅“校本教研信息栏”。说起这个信息栏,校长郑明珠说:“校本教研是促进教师专业化发展的重要抓手,要为教师成长加油就必须为校本教研加油,何不设置一个交流栏,方便老师们形成教研的氛围呢?”就这样,一个两尺见方的“校本教研信息栏”形成了。


  信息栏有邀请式听评课、教研沙龙、好书推介几个内容,大大促进了教师们的课例研究。郑明珠介绍,原来很多老师羞于将自己的课堂展示给别的老师,当然自己也很难从别人的课堂上学到东西,而邀请式听评课打破了这个僵局。“刚搞课改的时候,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非常想知道大家是怎么想、怎么做的,但是非常害怕别人来听课。”教师郑冬芳曾经很困惑,但是自从参加了邀请式听评课,她发现以课例为载体,和老师们共同探讨问题,对自己的成长非常有利。“我现在常常在信息栏上邀请别的老师来听课,现在面对新课程,我的心理压力小多了。”她告诉记者。


  校本教研的阵地在学校,根子在教师,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家都关起门来搞教研。在金水区,为了促进全区校本教研工作的健康发展,当地专门为校际之间的交流搭建了两个“平台”:一是成立校本教研协作区,搭建不同学校间,就教学教研中的具体问题,进行合作探究、平等交流、成果共享的平台;二是开设教导主任论坛,促进各校教学管理人员之间的交流。


  在当地,每天以各种形式开展的课例研究蓬勃开展。正是以课例研究为载体,教学难关一个个被突破,教学中的实际问题一个个被解决,教师作为校本教研的主体得到了体现。


  综合实践活动在学校生根


  在纬三路小学的课改展室里,一本装帧得并不精美的书格外引人注目。也许你不相信,这本《留给母校的书》无论是撰稿、校对,还是联系印刷厂,都是去年一个毕业班的学生张罗完成的。而这本书的完成得益于学生们从学校综合实践活动中学到的本领。


  在新课改中,综合实践活动是一门全新的课程,承载着新课程的核心理念,是转变学生学习方式和教师教学方式的最佳课程。但同时,综合实践活动没有现成的教材,没有可循的经验,是新课程改革的难点和亮点。对于这门课程,金水区同样在创新上用足了心思。据徐新立介绍,金水区坚持综合实践活动与学科课程同步推进的原则,并把教师基本的课程开发能力和学校课程建设能力作为重中之重,使其在学校生根。


  在黄河路一小,鉴于综合实践课程新、观念新、内容新,学校很快调整了教师培训方案,由原来的实验教师培训改为全员培训。而在制度保障上,学校建立了综合实践活动日常管理制度,设置了综合实践活动专题项目组,组长负责制定全校的综合实践活动计划,对综合实践活动内容按年级特点进行整体规划,包括课程的实施计划,班级、年级实施计划。在金水区各学校,以这种思路确保综合实践活动质量和落地生根的措施还有很多。


  金水区同样非常注重利用校本教研提升综合实践课的设计水平和实施能力,案例研究、教学沙龙等平台成了教师们提升自主实施能力的重要智力源泉。纬五路一小张留刚老师的“校园美容师”就是在学校的教研沙龙中产生的。沙龙中大家一致认为,在郑州进行“四城联创”的大背景下,这一活动的开展是学生一次很好的学习实践过程。而对于如何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大家通过研讨认为,可以利用评价奖励法解决问题。最终张老师调整了自己的设计——加入了给学生红星、积分等环节,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要让综合实践活动在学校生根,它应当是一门课程还是一门学科,需不需要教材,能不能学科化呢?金水在这方面曾经困惑过。“在综合实践活动的开发上,我们不是没走过弯路。有些学校出现了重知识轻活动的倾向,而有的老师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与众不同作为课程实施的重要标准,单纯追求新的、与众不同的课程内容,造成大量案例缺少实践和论证,影响了精品案例的形成,同时导致课程内容变化过于频繁。”金水区教研室副主任肖陶然说,“这种情况使我们下决心将综合实践活动推入常态实施阶段。”


  金水区综合实践活动的常态实施阶段有两个明显特点:一是重视课程内容的建设,突出综合实践活动的课程性,二是对案例进行整合,相对减少案例开发个数,实现案例的精品化。


  “所有学校上报了128个长周期活动,教研室通过研讨,筛选出具有区域特色、成熟、实效的27个长周期活动,让学校各自选择。当然我们这样做并不是要学校停止课程开发,如果有好的创意还要积极开发。”肖陶然介绍,最终局属24所乡镇小学全部选择了推荐活动。她认为这样做有利于促进综合实践活动实施的常态,并且有利于这些课程成为优质课程。


  新思维下的督导评估


  “去年教体局对学校评估中提出的问题,我觉得是说到点子上了,他们认为在校本教研当中教师的反思环节存在肤浅、停留在点上,并且常常出现反思的预设和最终的生成偏离等情况,同时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也不够。”黄河路一小校长李靖评价新的督导评估制度时说。


  课程改革轰轰烈烈地搞起来了,评价改革自然不能落后。许士轲认为,要让新课改在学校着地、在教师心中生根,教育督导评估改革必须与新课程改革同步进行。那种认为先进行课程改革,然后再进行评价,或先拿出一个完善的评价体系,再去评价新课程的认识都是不可行的。正是基于此,课改实验一开始,金水区的督导评估就力图大变样。


  “以前督导组到了我们学校主要是看材料、听汇报,然后就是打分、下结论,回去就是排名次。现在情形完全不一样了。”李靖介绍,督导组现在进校是潜水式的,一起进教室听课,一起和老师进行校本教研,氛围非常和谐。“最终的督导反馈也变了,不再是冷冰冰的合格不合格,督导组会把学校存在的共性问题反馈给学校,一切都实实在在,对学校的促进很大。”


  由关注“文本”向关注“人本”转变,由关注“材料”向关注“实践”转变,由关注结果向关注过程转变。在这种转变中,督导人员也实现了自身的转变,他们不再将学校分为三六九等,而是以帮助者、合作者、共建者的身份出现,由“钦差大臣”变成学校文化共建者。在这种背景下,学校也不再隐藏问题,而是主动展现问题,以真实面目示人,请督导人员诊断、审视,帮助找到新的发展点,学校也因此在督导中获得更多发展提升的养分。


  课改后,外界到底如何看待金水区的学生?王珂其实一直对此非常关注。“去年去深圳参加全国第二届中小学生艺术展演,我们河南由郑州市回民中学、第六中学、外国语中学联合组队的管弦乐队获得全国一等奖。得奖后郑州六中校长向我报喜,他说多亏了金水区,乐队90%以上的成员都是金水的毕业生。”


  而教学质量又怎样呢?王珂也不忘经常打听,最终郑州的一些知名中学校长的回答给了他底气:“金水区出来的学生素质很全面,学习成绩初一可能不大明显,但是到了初二后劲明显高一截,你们金水的学生潜力大。”


  说起这些,王珂深有感触:“对于新课改,社会上的负面声音其实一直都没有停息,但是从社会反馈来看,我们的学生经得起检验,这六年的课改实践让我的心中有了底气。”(本报记者王友文)

 

    《中国教育报》2007年8月26日第1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孟召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