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七版> 正文

大于历史的写作

www.jyb.cn 2006年08月3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高建群是个有“野心”的作家。这种野心表现在他的作品里,是驾驭宏大历史题材的勃勃雄心和出色才华。在《最后一个匈奴(上)》的结尾处,高建群就非常诚实地向读者坦白:“雄心勃勃的作者,欲为二十世纪写一部编年史”。


  于是,高建群选择了一些村庄小镇,作为他笔下的人物施展拳脚的舞台。这个“现实”中的舞台并不大,在编年体史家的笔下,不过是寥寥数行冷漠无情的文字。但一个作家的激情和才华,能使史家笔下那些冰山一样沉睡的史实和人物,得到重现和复活。并且,优秀的创作能使史实和人物更加血肉丰满。因而,优秀的历史小说总是大于历史。《最后一个匈奴》正是这样一部优秀的历史小说。


  这部小说的情节非常精彩。高建群一反诸多历史小说家通常采取的以显赫人物的英雄事迹为主线、板着脸孔展开述说的老套模式,而是以陕北高原上一个正在劳作和怀春的女子与最后一个匈奴的野合,拉开了中国百年史的帷幕。这种草根性质的讲述,以及它所展现出的浓郁、独特、诱人的地域风情,鲜活得让人轻易就能嗅到谷物芬芳的生活气息。那种接近生物本能的爱情,充满传奇色彩的故实,豪放、张扬、粗野俚俗的民歌,都有着吸引人的神奇力量。而自开篇到上部结束,高建群都让宏大的史实站在陕北高原这块土地贫脊而文化厚重的古老大地之上,使线性的史实得到扩展和舒张,并且覆上浓烈的浪漫主义和英雄主义色彩。这使得这部小说精彩得让人不忍释卷。


  这部小说又是富于厚度的,这不仅指它时间上的百年跨度,也指小说的思想深度。在上卷,高建群以三个家族、两代人波澜壮阔的人生传奇,来演绎这场多幕剧,看似眼花缭乱,实则并无任何旁枝末节。他总是用锋利的刀片,干脆利落地切开那段历史,让断面自己说出史实,然后又迅捷地转换镜头,让人物在这种飞快的转换中,打开身体和灵魂,露出本质和真相。历史的车轮辘辘向前,但处于当时情境中的人,却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杨作新在肃反扩大化时被迫自杀,黑大头被国民党暗算,都绝不是单一的事件,而是蕴含着作家对历史的深刻理解和理性思考。


  《中国教育报》2006年8月31日第7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龚萍}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