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七版> 正文

魏书生过时了吗

www.jyb.cn 2007年08月2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如果面对中国现实说话,你会发现,一个成功的中小学教师或校长,其成功的内核里,一定有浓重的技术主义和权威主义成分。

 

  近日读了一篇文章《魏书生:一个听话者的教育技术》(见刘铁芳博士《守望教育》华东师大出版社2004年10月第一版,第60—66页),感慨良多。按刘博士所言(或曰引用蔡朝阳之言),魏书生老师是“技术主义”和“权威主义”,他有些过时,只应属于上个世纪。我却不这样看。

  我是一个有二十五年教龄的中学教师,基本上亲历了近二三十年中国教育的物换星移。我在想,中国当代教育真的已经发展到可以消灭“技术主义”和“权威主义”的程度了吗?到广大中小学去实际访访吧,我们还多么需要万千任课教师把课上得像个样儿,叫学生服气;我们还多么需要万千班主任把班带得像回事儿,令家长放心;我们还多么需要万千校长把学校管理得像模像样,使师生们满意。这些又怎么可能离开“技术主义”和“权威主义”?北师大教授庞丽娟作过一项调查,我国75%(四分之三啊)的教师存在教育能力不足或缺乏的现象。这不能说仅仅是缺少点“教育理念”吧。

  魏书生老师是教育实践家,其价值不在于理论上有多少高度,而在于有一套解决中国当代某些教育问题的特定办法。其教育教学实践有十分丰富的内涵,我们对此诠释和吸收得还远远不够。这种诠释不是沿用概念符号,不是贴标签;而是看他究竟解决了哪些棘手的实际问题,为什么能有效地解决这些实际问题,其内在的依据和外在的前提到底是什么。中国人特定的历史积淀、价值尺度、行为习惯、科学精神、民主意识等所构成的特定教育背景,明眼人大概都明白是怎么回事,而一落到某些理念问题的研讨上,有些人却无视它们的存在,致使好些如雷贯耳的尖端理念陷入了虚妄、无根和空谈的“泛化”状态。

  如果面对中国现实,你会发现,一个成功的中小学教师或校长,其成功的内核里,一定有浓重的技术主义和权威主义成分。无论文字上作何种意义上的粉饰,都无法改变这一事实。除非刘博士肯走下殿堂,去一所中小学校实践一下,教教课,当当班主任,做做校长,搞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非技术主义”和“非权威主义”,我才心悦诚服。有一句话可能有点偏激:如果真理不能兑现为现实的成功,那么真理就一钱不值。

  中国的教育,还需无数个“魏书生”去践行。刘铁芳博士们不甘寂寞来发点高论,以代表教育理论研究者的不甘人后,可以理解,只是不必非把魏书生们打倒在地不可。否则,其所谓魏书生的“权威”、“不民主”怕也会成为砸向自己的“板儿砖”。正如天上的飞机,它没必要去嘲笑火车速度缓慢又缺少高度。殊不知,中国当前最主要的运输工具还是火车,而不是飞机。飞机们大可以在广阔的蓝天上飞翔;火车们自须脚踏实地,在属于自己的轨道上爬行(即便“提速”也罢),不要想入非非,到天空去捣乱。反之亦然。

  魏书生过时了吗?依我看,魏书生老师的“权威主义”和“技术主义”,在中国大地上至少要存活50年以上,能否存活更长时间,那要看中国人的公民素养、伦理道德、考试制度能有多大程度的改变了。(云南省昆明市北师大昆明附中 陶国忱)

 

  《中国教育报》2007年8月20日第7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高伟山}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