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七版> 正文

【书虫手记】 追寻旧书的芳踪

www.jyb.cn 2008年01月24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唐元春

  从街上买了一些旧书,晚上回来拣阅,发现这些旧书上盖着各种各样的图章:有的写着“xx机械厂图书馆”,有的标着“xx省宣传文化干部管理学院图书馆”,还有更怪的,比如“xx搪瓷厂工会图书室”、“xx区饮食服务合作总店图书专用章”等等,不一而足。有些单位,已经不复存在了。

  看着依然鲜红的图章,我不禁想象二三十年前的情景:这些书躺在图书室里,阴晦的黄昏时节或者春暖花开的中午,一些穿着灰色中山装的人,办了一道道手续,终于从管理员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来,翻阅着,有的还要拿回去认真做好笔记。这些书美丽过,风光过,高傲过。但是,在风起云涌的社会大潮中,它们被颠簸出固有的轨道,流散到民间。从一个人手中到另一个人手中,或许也进过废品收购站,被扔过来扔过去,作为一本书毫无尊严,差点被当成引火工具也未可知。最后,终于有人将它们挑出来,送进旧书店,摆在书架上,再次有了“正大光明”的身份。虽然沾满了斑驳的灰渍,容颜不再,但毕竟在历尽沧桑之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想,被我买回来,它们一定很开心。我们的邂逅,犹如前世修来的缘分。而现在,哪里还有这样的图书馆、图书室为我提供收买旧书的机会?图书馆、图书室越来越成为奢侈的字眼。我很难想象,那时候,一个饮食店设置图书室干什么?

  如今的大街上店铺林立,哪一家店想到过要设置图书室?

  图书室少了,但书籍出版比原先更多了。无论总量还是种类,都远非二三十年前所能比。那么,这些书都去了哪里?它们一定是进了私人书房。我有一些忘年之交和中老年作家、学者朋友,我到过他们的书房:林立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那些书,有的还是崭新的,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看过。还有的,收藏者已经分门别类,认真地做了标记,如果要查某一方面的内容,实在是方便得很。这些幸福的书啊,正在度过它们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光!

  但是,收藏者百年以后,这些书该怎么办?它们命运如何?我内心常常非常不恭地想,多好的资料啊!我是不是可以在参加完该前辈追悼会的同时,向他们的子女预订这些书?我知道,很多作家、学者们,其后代并没有从事相同的职业。这些藏书跟主人的后代有隔膜,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它们不会再受宠爱,身价等同于一堆废纸。将来有一天,子孙们若是将这些书送进废品收购站,还不如卖给我呢!起码我明白这些书的价值,可以充分利用它们,当然,我出价也会比废品收购站高得多。我是把它们当作书买回来的。如同娶回一个漂亮的孤女,我深爱着她,即使她家中已无可恋之人,我依然要拿出让她满意的妆资。

  但这样的话怎么说出口呢?我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它们,无望地任其流着眼泪走入寻常阡陌,然后再在阡陌中苦苦地找寻它们的踪影。

 

  《中国教育报》2008年1月24日第7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史波涛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