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七版> 正文

可惜名家不是独家

www.jyb.cn 2008年07月24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可惜名家不是独家

 

——对《不奴隶,勿宁死?》的质疑

 

  将近一个世纪前,俞平伯、胡适二翁乘着“五四精神”的东风,勇敢地破旧立新,开创了“新红学”。观后世所有关于《红楼梦》的研究著作,大约都不过是在俞、胡二翁“推倒旧红学、创立新红学”这一宗旨影响之下,对《红楼梦》的重新演绎、揣测和考证,正评、歪评或酷评。王蒙先生之前研究《红楼梦》的著作以及这本《不奴隶,勿宁死?---王蒙谈红说事》,不能说没有受俞、胡二翁的影响。当然,王蒙先生的评,尚属“重新演绎”和“正评”的范畴,所论倒也比较贴近原著。但王蒙先生在这本新著中提出的他本人自以为是的“全新发现”,并被某些媒体吹捧为“惊世骇俗”的所谓“新观点”,初读仿佛感到新奇,但细思量,他的观点其实并不新。

  在新著中,王蒙先生提出两个“新观点”:其一,“《红楼梦》里的许多奴隶,尤其是、特别是有头有脸的女奴,都视不再当得成贾府奴隶为奇耻大辱,都有一种‘不奴隶,毋宁死’的刚烈,这是人性的奇观。”其二,“我不能不思忖曹公的性心理,他对女性的认同,他钻到女人肠子里去的体贴与满足,莫非他有同性恋倾向?”

  王蒙先生很是惊讶于《红楼梦》中的许多奴隶当不成奴隶就寻死或者认为是奇耻大辱这一现象。其实这一现象并不只存在于《红楼梦》中,而是广泛存在于整个封建社会的王公贵胄家中,乃至民间大宅院中。那些奴隶卖身于富贵之家,成为所在家庭的一员(哪怕是卑贱的一员),也就只能与主子同荣辱、共进退。如果因事被主人逐出门外,回到乡里,不仅衣食无着,更重要的是必然遭乡里嘲笑,乃至终生都抬不起头来。所以视不能当奴隶为奇耻大辱,今天看来似乎不可理喻,必须加以鞑伐,但若是回到他们所在的社会和情境当中,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他们。不是他们愿意当奴隶,而是他们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如此。反过来说,假如《红楼梦》中当奴隶的是我们,我们又能怎样?所以,王蒙先生大可不必惊诧莫名。并且“不奴隶,勿宁死”也谈不上是“人性的奇观”,整个封建社会这样的“奇观”可谓比比皆是。

  王蒙先生依据“曹雪芹对女性间的鸡零狗碎写得细腻而真切,是世界上很多著名作家都无法做到的”,从而推断曹雪芹可能有同性恋倾向,这就很有些牵强附会,并且人云亦云了。试问,难道对女性描写细腻真切的作家,就一定是同性恋么?好像这二者之间,八杆子都打不着。况且,近世以来,早已有众多红学家猜测贾宝玉很可能就是曹雪芹本人---而贾宝玉是否同性恋,曹雪芹在书中语焉不详。《红楼梦》中只说,少年时代的贾宝玉有同性恋倾向,也就是他与美少年秦钟的关系非常亲密、狎昵、相互爱慕。红学研究者也未能找到确凿的证据,证明贾宝玉确曾与秦钟发生过同性性关系---那么,王蒙先生凭什么怀疑曹雪芹的性取向呢?

  准确说来,与周汝昌等红学大家相比,王蒙先生对于《红楼梦》还谈不上研究,只能说是票友,是解读。王蒙先生本人也说:“我跟侧重史料钩沉的红学家不一样,史料也不是我的强项,我主要从文学与人生的角度来研究《红楼梦》。”纵观《不奴隶,勿宁死?---王蒙谈红说事》全书,他的解读通俗易懂,各文章的小标题取得也很花哨、调皮,读来生动有趣。但恕我直言,这些解读并无多少新意。他说过的,前人今人大多都已经说过,正所谓“新花依旧著老树”。

  读这本书时,恰好央视重播1987年版《红楼梦》于是我一边看电视,一边读王蒙先生的著作。不知是巧合,还是我主观臆断,我觉得王蒙先生解读《红楼梦》,似乎不是依照原著解读,而是根据电视剧解读。因为,这本书中的不少题材,包括题目,好像都截取自电视剧的情节。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王蒙先生本书的版税,何妨分一些给1987年版《红楼梦》电视剧的编剧和导演?

 

 

  《中国教育报》2008年7月24日第7版

 

  《中国教育报》2008年7月24日第7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颜金花}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