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七版> 正文

大众狂欢式评说挑战专家解读

www.jyb.cn 2008年07月24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古典名著的当代评说再度引人注目——

 

大众狂欢式评说挑战专家解读

 

  近年来,以“红楼热”为代表的古典名著评说热潮在当代中国持续升温。以《红楼梦》为例,先后出现了《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冯其庸著,辽宁人民出版社2005年1月版)、《蔡义江解说红楼》(蔡义江著,漓江出版社2005年5月版)、《红楼望月》(刘心武著,书海出版社2005年6月版)、《刘心武揭秘红楼梦》(刘心武著,东方出版社2007年10月版)等在社会上深具影响的著作。与此同时,盛沛林的《品水浒》(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1月版)、易中天的《品三国》(上海文艺出版社2007年3月版)和六小龄童的《品西游》(机械工业出版社2007年4月版),也在古典名著的评说热潮中分享其美。而新近出版的资深红学家周汝昌的《周汝昌评说四大名著》和著名作家王蒙的《不奴隶,毋宁死?---王蒙谈红说事》,更为古典名著的当代评说热增添了新的谈资,也由此引起了更多争议。

 

  周汝昌评说四大名著:大文化视野下的专家解读

 

  周汝昌是中国资深的红学研究大家。在2005年的“红学热”中,周汝昌的三部带有普及性的著作《红楼小讲》、《红楼夺目红》和《与贾宝玉对话》,被公认为当时“红学热”中少有的“够分量”的作品。2008年3月,应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的邀请,90岁高龄的周汝昌做了四大名著的系列讲座,并以《周汝昌评说四大名著》的书面形式公开发表。

  与以往单纯解析《红楼梦》的方式有所不同,周汝昌此次不仅是把《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和《红楼梦》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系统讲解,而且突出强调了在古典名著解读中大文化视野应占的核心地位。周汝昌指出,中国的古典四大名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文学作品、小说作品,而是包融了全部中华文化内在精华的集大成作品,中华文化中最重要的思想内容---“天”、“地”、“人”,都在四大名著中有着集中的表现。比如,以《三国演义》为例,他对“天”、“地”、“人”有一个形象的说法:曹操得了中原占了“天时”;孙权割据东南八十一州得了“地利”;刘备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被各路豪强赶来赶去,被挤到西南一角,入了川才得安定,但他有人才辅助,文有诸葛孔明运筹帷幄,武有关张赵马黄“五虎将”,刘备是得了“人和”,所以才会有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周汝昌并不否认,中国四大名著各自有其独立性和侧重点。比如,《三国演义》是以正史为素材蓝本,加上艺术的虚构,重点突出的是一个“忠”字;《水浒传》非出正史,主要由民众智慧创造,重点突出的是一个“义”字;《西游记》主要依托流传于民间的神魔故事,重点突出的是一个“真”(真诚)字;《红楼梦》则是在继承以前小说名著的基础上化旧而生新,重点突出的是一个“情”字。但他同时强调,四大名著有着内在的脉络关联,联系起来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水浒传》和《西游记》是这个有机体的两个“源头活水”,“人才”则是串连四大名著的一条核心脉络,并集中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大整体、大精神:“道德”和“才情”。如此见解,可谓专家只眼,大家风范。

  王蒙谈红说事:“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个性化评论

  王蒙是当代中国的著名作家。2005年王蒙连续发表两部评说《红楼梦》的著作:《红楼启示录》(三联书店2005年6月版)和《王蒙活说〈红楼梦〉》(作家出版社2005年7月版),成为当时“红学热”的一个知名人物,而《不奴隶,毋宁死?---王蒙谈红说事》的最新出炉,更是将王蒙推至当今古典名著评说热的风口浪尖。

  “《红楼梦》里的许多奴隶,尤其是、特别是有头有脸的女奴,都视不再当得成贾府奴隶为奇耻大辱,都有一种‘不奴隶,毋宁死’的刚烈,这真是人性的奇观。这是我对《红楼梦》的一个发现。”王蒙用如此激烈的言词来为其新作《不奴隶,毋宁死?---王蒙谈红说事》“点题”,实可谓“惊世骇俗”。有评论者指出,王蒙用“奴隶史”来概观《红楼梦》是评说者个人的自由,但似乎不能得到读者和红学家的认可。而王蒙本人的看法是,《红楼梦》是中国的一部“奇书”:《红楼梦》不是政治斗争史,不是宫闱秘闻,不是猜谜游戏,也不是迷宫,而是一本“人生的百科全书”,里面包含了生老病死、兴亡盛衰、爱情青春、男男女女、吃喝玩乐、祸福命运等丰富的人生内容,每个人都可以从自身的人生经历、社会经历和文化经历出发,借题发挥,从中感悟和理解人生。

  王蒙本人则坦言,从事专项考证或推理的探究并非自己的强项,他的谈红论事与红学家侧重史料钩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扬长避短,主要从文学与人生的角度来研究《红楼梦》。所以,王蒙的《不奴隶,毋宁死?---王蒙谈红说事》,继续他以往谈《红楼梦》所惯常使用的札记体评说模式,全书共分192个章节,并配上诸如“贾宝玉喜欢女孩子”、“黛玉开始很乖”、“如果你的老板是宝二爷”、“袭人算不算特务或变节分子”这样通俗易懂、俏皮活泼的小标题,从《红楼梦》中的人和事从容谈起,论及古今中外、人生百态。采用这样的评说形式,王蒙认为既方便评说者展开话题、自由发挥,也方便与读者之间的互动,“读者看起来也不累”。但与之前的《红楼启示录》和《王蒙活说〈红楼梦〉》相比,《不奴隶,毋宁死?---王蒙谈红说事》不仅在聚焦人生评论的主题上更为集中,而且所提出的观点和结论更具挑战性。特别是他由《红楼梦》细腻的女性描写所发的感想:“《红楼梦》写少女琐屑心理口角,如此细腻,如此不隔,如此真切,这比写黛玉的苦恋、宝钗的应世、凤姐的威风与才能还惊人,那毕竟可以大处落笔。像屠格涅夫、托尔斯泰、福楼拜,他们写丽莎、安娜、包法利夫人,写得再好也是男性的视角。而曹雪芹写这些女性间的鸡零狗碎,女而又女,一女到底,却是任何作家都写不出来的。我不能不思忖曹公的性心理,他对女性的认同,他钻到女人肠子里去的体贴与满足,莫非他有同性恋倾向?”,类似的话都深深地打上了王蒙个性化评论的烙印,颇有一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度。

  古典名著的当代评说:专家解读与大众狂欢

  随着四大古典名著问世,很快就出现了文人学士对这些名著的甄别、解析和校点。比如围绕《红楼梦》的“红学”,最先是“索隐”和“考证”两派,前者以索隐为事,索书中所写为何人之事;后者以考证之眼,证作者之姓名及著书之年月。自王国维《〈红楼梦〉评论》出,以西洋叔本华悲剧美学为“立脚地”,述《红楼梦》为悲剧美学和伦理学上“彻头彻尾的悲剧”、“宇宙人生之大著述”,开《红楼梦》评论派先河。以后的“红学”,基本上就是“索隐派”、“考证派”和“评论派”三分天下的研究格局,并由此涌现出诸如蔡元培、胡适、鲁迅、俞平伯、周汝昌、冯其庸等名震海内外的“红学”大家。《三国》、《水浒》和《西游》的研究声势虽然比不上“红学”,但也有自己固定的专业研究队伍、学会和业内专刊。毋庸讳言,由文人学士组成的专家团体,凭借自身所特有的文化修养和专业素质,对古典名著的整理和传承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由于专家们垄断了解读古典名著的话语权,有意无意间把古典名著的解读划作“自家园地”,拒斥甚至不屑外人的参与,这并不利于古典名著在民众中的流传。

  然而,随着当代大众文化的兴起,专家学者们对于古典名著的垄断地位遭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和挑战。2005年当代知名作家刘心武应中央电视台之邀,在“百家讲坛”开设关于《红楼梦》的系列讲座,以其对《红楼梦》的个性化解读,迅速红透大江南北。对于刘心武这个红学“门外汉”的“另类解读”和“揭密”,“红学家”们不以为然,有关刘心武研究的“不讲学术规范”、“破绽百出”、存在“想当然”、“凭空生造”和“治学不严”认知误区的批评,不绝于耳。而与“红学家”们的严厉批评形成有趣对比的是,万余网友力挺刘心武对于《红楼梦》的“揭秘”,近八成的受访者认为刘心武的研究“扩大了红学的大众研究空间,值得肯定”。事实上,在《红楼梦》的专家解读和大众积极要求介入的对峙背后,凸显的是对古典名著解读的话语权的争夺。对于广大公众而言,古典名著不再是个别专家团体的“私家园地”,而应该属于公共的领域,任何感兴趣的人都可以进入,借用前苏联著名学者巴赫金的一个文化理论术语,就是“大众狂欢”。

  《周汝昌评说四大名著》和《不奴隶,毋宁死?---王蒙谈红说事》,无疑代表了古典名著在当代评说上所呈现出的专家解读和个性化评论两个突出类型。当代大众文化的兴起,已让古典名著的评说由原先的专家把持的狭小领地扩展为公众积极参与的公共领域,对于古典名著的多元化的诠释和评说,已经成为古典名著当代评说的共识。

  (《周汝昌评说四大名著》,周汝昌著,中华书局2008年6月第1版。

  《不奴隶,毋宁死?---王蒙谈红说事》,王蒙著,北京十月出版社2008年7月第1版。)

 

  《中国教育报》2008年7月24日第7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颜金花}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