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十版> 正文

说说我的烦心事儿

www.jyb.cn 2008年11月2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小学校长 张清发

  每到学期末,要求下一学期换岗位的教职工便会陆续递来申请和病情证明,甚至找一些有名望的人物打来电话求情,让我应接不暇。

  这些职工中有心动过速的,也有心动过缓的;有长期头晕,靠吃药维持的;有高血压、高血脂的;肾结石、胆结石的;美尼尔综合症的;有要生小孩要求照顾的;也有年龄在50岁左右要求照顾的老教师……前几年,由于岗位许可,个别身体不好的教师提出申请,学校能照顾的就给予照顾了,但是谁又没有个头疼脑热的呢?如此一来,矛盾也就跟着来了。

  一次,小张老师来我的办公室找我,她是我校非常优秀的骨干教师。我请她坐下后,递上了一杯茶,问她有什么事,没想到话音刚落,她就“哇”一声哭了起来,声音很低,可能是怕别人听见,但听得出她是非常的痛苦。我连忙关上门,递上纸巾,关切地问她:“怎么啦?”她抽泣了好久才抬起头来,两眼通红,满脸泪水地说:“张校长,我一直就有头晕的毛病,很痛苦。今天遇到个别学生不做作业,我刚说了他几句,家长就跑到学校来找茬,说他自己平时都舍不得骂孩子,你凭什么批评孩子?我跟他解释了半天,也没有用,现在我头痛的简直受不了了。”受了委屈的小张老师,经过这次刺激后非常伤心,要求我给她换岗位。我听完后连忙安慰小张老师,并承诺学校一定调查此事,如果家长不对,学校一定会出面帮助家长端正对孩子教育的认识。并告诉她:“至于换岗位一事还需慎重,因为换下你是学校的一大损失。我希望你保重好身体,工作之余好好休息,如果实在不能坚持上课,学校会考虑你的情况的。”这时候,小张老师才如释重负地深舒了一口气,面带微笑地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这件事让我感到,我这个一校之长在教师心中地位的重要性。教师受了委屈,希望得到我的安慰;遇到困难了,希望我做坚强的后盾;有了成绩,希望得到我的肯定和鼓励。我就如同一家之长,成了教师们的依靠。为此,我深感荣幸,又深知肩上的担子沉重。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努力关心、呵护好学校的每一位教师。每当看到他们愁容满面的时候,我就感到很不好受;每当看到他们有气无力的样子,我就想帮他们一把。但让人为难的是,大家都认为校长有权力,能解决他们的问题,也应该解决他们的问题。甚至有个别教师心态不怎么好的,只要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就认为我这个当校长的不理解职工,可他们又怎能理解校长的难处啊?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我只有一双手,一个人的力量也是非常有限的;从管理的角度来说,学校要运转,质量是生命,学校是事业单位,是干事业的地方,不是慈善机构,不可能把每个人都养起来。可每当看到学校的教职工拖着病体,还在坚持工作时,我真的很彷徨。怎么办?执行制度吗?还是应该人文一些?制度与人文之间又该怎么和谐统一呢?

  我认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游戏有规则,人生有准则,一切工作要顺利进行,就得有制度作保障。而人是弹性极强的个体,具有独自的思想,同时又是情感丰富的个体,不是工具。因此,作为学校,既要制度管理,又需人文关怀,只有两者和谐统一,才能使工作者富有激情、充满生机。

  我校职工绝大部分是女同志,她们承受着工作和家务的双重压力,由于平时缺乏锻炼,出現了身体健康状况不好的现象,加之老学校一些传统的意识,还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要求,自然会更多地想个人的需求。如果这种思想意识不及时的调整和疏导,就会成为教师个体成长的瓶颈,成为学校发展的禁锢,与人之间的关系就会激化,矛盾就交给了学校的管理者,矛头指向了校长,那时候校长就真是有苦难言了。

  那么,到底该怎么解决这种换岗位的矛盾呢?说实话,现在我校还没有一个非常好的办法,既照顾了身体不好的教职工,又让工作开展得顺利。目前的现状是先保障学校工作能有序地开展,毕竟学校是干事业的地方,教师的主要任务是教书育人。而生老病死有相关制度管着,年纪大了,则可以享受退休待遇。因此,我只有根据学校和教师的实际情况,尽量妥善地安排每一位教职工的工作。

  《中国教育报》2008年11月20日第10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盛颖霞}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