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十版> 正文

■岁月回首 “分配”这个词儿

www.jyb.cn 2008年11月2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分配”这个词儿

■安徽省池州市杏花村中学 包光潜

 

  20多年前,“分配”这个词儿使用频率很高。走到哪里都能听见有人问:你被分配在哪里?你儿子被分配在哪里?你外甥女被分配在哪里?……被问的人早已习以为常,即便分配结果不好,也只有叹气的份儿。既然是“被分配”,那当然是被动的。

  工作需要分配,物品也要分配---春节时,单位发过香烟、白糖等购物券,分配是根据“需要”进行的,而需要往往是领导说了算,它多少也被扭曲,无法满足群众的意愿。如师范生的分配,有的分在乡村,有的分在城市;有的单位好,有的单位差。我1982年从淮南师专毕业后就一杆子插到偏远的山村。

  尽管山好水好人也好,但这些“好”不能解决实际困难,譬如文化生活贫乏、讨老婆困难等。毕竟我接受过高等教育,怎么还像做农民的父辈那样守着田地望日头呢?有时候为了等一本杂志,要在公路边徘徊好几天;有时候想吃点肉,还要等村里的农民杀猪,然后再支起煤油炉……好不容易从农村考出去,谁愿意讨个农村老婆又回到农村呢?爱情的火花往往在世俗中湮灭,那是没有办法的。有人曾给我介绍过年轻、漂亮而且优秀的农村女青年,结果被我委婉拒绝了,因为我不想伤害她们!

  因此,我无时不想离开偏远的小山村,并尝试了许多办法。首先是想考出去,譬如去考教育学院、考研究生等。但想深造,又没门。领导说你学历够了,教初中,专科已经是最高学历,不需要进修;考研要出具介绍信,主管部门不开介绍信,我不能去报考。有个桐城的程老师教书管不住学生,又讨不上老婆,一门心思学英语、备考,并悄悄地回原籍以乡镇企业的名义报了名,这叫背水一战。我没那个勇气,也怕自己没那个实力,特别是英语不行。我盼着找一个城里姑娘结婚成家,早些调到城里。我最终走的就是这条路。

  近日受某编辑同志之约,翻箱倒柜,找出两张那个时代的照片,从服装上来看,估计是同一时间拍摄的。谁拍的照片,不记得了。那年我正好20岁。日子是中秋节,其中一张上写着它呢!25年后,我再看这张照片,恍若隔世。那时候,我多么年轻,虽然算不上才华横溢,却也一表人才,是时代的弄潮儿,也有点异类。穿的短袖衫后面是开叉的,穿的裤子是肉红色的小喇叭,这在当时很时髦。记得那天天气很热,应该是阳历9月,国庆节之前。我没有离开校园,感到很孤独,尽管有几位外地教师陪伴着。一个叫杜旺盛的老师从城里“发配”到这个偏僻的乡村中学。那天,我们正好聚到一块聊天儿,然后在一起合了影,还各自单独照了一张。这虽然有点被动,却也悠然,从照片上看,我脚上那双晃动的拖鞋,就能让人感受得到。

  当我把这张照片拿给老婆看时,她还说:“当时愿意嫁给你,也是看你再不济也没准能当个作家呗!”看来任何时代,婚姻总有一些令人“实惠”的东西在里面。我哈哈大笑。那个时代,爱好文学的人大多是有女孩子追求的,不过我老婆是我穷追不舍的。

  25年过去了,身边的人物都发生了变化,特别是他们的思想意识改变得最多。哪知道,“城市户口”、“商品粮”已经成为或即将成为历史发展的见证物,“分配”这个词儿也正渐渐地远离我们。

 

  《中国教育报》2008年11月27日第10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楠}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