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三版> 正文

一所苗语村小的最后守望

www.jyb.cn 2007年02月04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民族语言作为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对民族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受外来文化的冲击,许多传播范围较窄的少数民族文化因子在这场文化的变迁、重构中,正面临失传或亡佚的命运。

 

  当然,开放二十多年来,已经没有多少人去怀疑当初的制度设计。二十多年时间,国家各个领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于经济,我们是全球化时代的最大受益者;之于文明的重塑,我们还在路上。

 

  相对于文明重塑和经济建设这样宏大的视角,我们更关注国家巨变中民族文化因子的传承与消亡。本期将以湖北省少数民族聚居的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一所苗语学校——宣恩县小茅坡营民族小学的变迁过程作为考察样本,去探寻这一巨变过程中民族文化的变化轨迹。

 

  也许这类文化样本,在现实生活中俯拾皆是,但它却是国家巨变中一段特定历史的见证者,也是整个国家56个民族文化变异的一个缩影。

 

一所苗语村小的最后守望

 

 

  2006年岁末寒冬,正值南方阴雨时节。记者从湖北省的恩施城驱车走了一百多公里山路,来到湖北省苗文化保存最为完整的苗寨——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宣恩县小茅坡营村。


  经过一道古寨门,那所被称为湖北省唯一开设了苗语课程的苗语学校,在轻纱薄雾中初现轮廓:一栋颇具苗族特色的两层木质吊脚楼扑面而来,其后是横躺在800米山巅上的一排低矮红砖瓦房。四周壁立千仞的群山,像一只偌大的摇篮,将村小严严实实地裹在怀里;而村小则更像一个熟睡的孩子,安静地躺在摇篮中央。环顾四周,唯有北边缺出的一道山口,将山下的苗寨与外界连通起来。

 

  爬过一段长长的陡坡,村小赫然横在眼前。一位挑着满筐红薯的中年汉子,绕过吊脚楼老旧的屋檐,匆忙放下担子,并快步走进红砖瓦房。若不是课前几声稀落的“老师好”的问候,让人怎么也不会将眼前所见到的场景与一所学校联系在一起!

 

  但眼前见到的确实是记者慕名而来的那所苗语学校:全校只设有一个年级,学生总数为5人。先前看到的那位挑红薯的汉子叫冯万清,既是村小唯一的教师,也是掌管5名学生的“光杆”校长。

 

  与校长室一墙之隔的是目前村小唯一启用的一间教室。在这间50平方米的教室内,十几张桌子堆放在墙角边,5名学生围坐在黑板跟前,讲台和三张学生书桌并排在一起。平时上课,冯万清就把教科书搁在上面。乍看去,六只脑袋像水果拼盘一样地“拼”在一起。

 

  看着日益陈旧的校舍,53岁的冯万清感慨地说,以目前学校的硬件设施,容纳200人不成问题。但近几年,学校正快速走向衰落:村小不仅由一所设有6个年级、每年招生的完小,变成了一所只有一个年级且隔年招生的“独班小学”,而且学生人数还在逐年减少。就在上学期,学校还有8名学生,而今只剩下5名了。如果今年秋季没有充足的生源,学校的唯一出路只有关闭!

 

  沿着山路下山,山下便是四百多人的苗寨,而山顶这所校舍面积近千平方米、又是唯一开设有苗语课程的民族村小,却为何面临被关闭的命运呢?在苗民聚居区内,为什么苗语学校里开设的苗语课程没有吸引力?到底是什么使这个古老村落的苗民子弟不再学习属于自己民族特色的语言呢?

 

  昨天:一次跨越半世纪的“牵手”

 

  位于湖北省恩施自治州宣恩县高罗乡的小茅坡营村,是湖北省境内唯一一处苗文化保留最完整、最原始的苗族聚居地,素有苗文化“活化石”之称。该村地处武陵山和齐岳山的交界处,属云贵高原的东北延伸部分,南接张家界,北通三峡。这一带高山密布,山峦层叠,大多数山峰海拔都在1200米以上。而苗语学校就像山间的一颗小痣,镶嵌在苗寨西北角的一处800米山顶上。

 

  五十多年过去了,但山还是那座山,村小还是那所村小。围着大山走了40年,苗族汉子冯万清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正是在这所村小,四十多年前,山下苗寨里的冯万清还在这里学习苗、汉两种语言;5年前,仍然是在这所村小,冯万清从距离村小十多公里的乡办团结小学,回到了当初自己学习过的母校。这也是村小创建54年迎来的第七拨教师。不过,与四十多年前不同,这次上山,冯万清不是学生,而是村小的苗语教师。

 

  54年的风雨历程、七拨教师的迎来送往,就如同竞技场上的一场接力赛:送走一拨,又迎来一位……

 

  “苗家山高,土家寨广,土、苗山寨多文盲,祖孙数代不识字,方圆百里无学堂”。这是解放初人们对恩施州少数民族教育状况的形象描述。

 

  1952年,在当地民委和教育部门的协助下,创建了苗寨历史上的第一所小学——小茅坡营村民族小学。随后,一位名叫张利大的老师进驻村小,成为学校的第一任教师。当时村小的创建对于苗民来说,是一件十分新鲜的事情,因而他们争先恐后地把孩子送到村小学习。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学校最初的教学几乎无法进行。因为,老师只会汉语,不懂苗语,而苗民及苗民子弟只会说苗语,根本就没听说过在他们自己的民族语言之外,还有其他语言。

 

  如何使两种语言能够通畅交流,成了村小面临的最大难题。为了能顺利向苗民传授知识,张利大只好主动向当地苗民们学习苗语,然后再以双语方式进行教学。教学上的这种艰难体验使张利大意识到:今后到村小任教的教师都必须会说苗语。

 

  几年后,村小由最初的10个孩子增至二十多人。随着办学规模的扩大,村小相应补充了一位姓梵的老师。也正在这一时期,冯万清和村里其他孩子一样,进入村小学习,并第一次接触汉语,第一次在课堂上系统学习自己的母语。张利大退休后,梵老师便独自挑起了村小的教学重担。而这一程路,梵老师一直走到1969年。“文革”期间,由于村民们改说汉语,因而村小也开始单独讲授汉语。但此时,苗语仍然是当地苗民日常耕作、生活的“官方语言”。

 

  转眼,村小进入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之交。就在梵老师即将返城工作前夕,刘友涛接过梵老师挑了十多年的担子,直到1984年。而此间,随着国家“普六”工程的实施,村小不仅进一步扩张到近百人的规模,而且学校也成了一所有着6个年级、6名任课教师的完小。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高伟山}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