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三版> 正文

经济学怎能以快乐为核心?

www.jyb.cn 2007年08月28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经济学就是经济学,它只能以经济为核心,它研究分工、坚持分工、坚守岗位,我们不可种了别人的“田”而荒了自己的“地”——

 

 经济学怎能以快乐为核心?

 

  近来,报刊上相继刊发了多篇有关“快乐经济学”的文章,学者们提出了建立“快乐经济学”的命题,似乎他们发现了经济学的一块新大陆。然而,“快乐经济学”是经济学的一块新大陆吗?“快乐经济学”的命题是否能成立?笔者愿抛砖引玉,对所谓的“快乐经济学”进行质疑。


  经济学的发展应该有快乐经济或快乐产业的分析,应该有快乐产业的经济学;经济学涉及快乐,但经济学只能以经济为核心,而不能以快乐为核心。


  现代科学的发展,一方面表现为学科的分工、分化,比如大类学科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等,一级学科的数学、物理学、化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新闻学等;另一方面表现为学科的融合、交叉,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边缘学科,如经济数学、新闻法学、物理经济学、心理经济学等。这里的融合与交叉是建立在独立存在的学科之间的。显然,就快乐之类的主观感受而言,可以有快乐论、论快乐,但尚没有快乐学,快乐也只是心理学研究的问题之一。因此,不存在所谓的快乐学与经济学的交叉与融合,自然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快乐经济学,尤其在心理经济学业已存在的背景下,提出所谓的快乐经济学就显得更无必要。


  经济学是什么,正如数学是什么一样,直到今天仍是有争论的。但争论不等于没有相同或相近的看法,不等于基本对立或水火不容,经济学还是有自己的边界的。这个边界就是:经济学要研究社会的财富,要研究资源的配置,要研究物质利益,要研究直接与间接以货币为媒介的社会运动,要研究竞争。经济学不会以政治、新闻、法律、物理、化学、心理等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当然,经济学肯定与这些问题相关,涉及这些问题,也可以建立二级学科,如政治经济学、新闻经济学、法律经济学、物理经济学、心理经济学等。但它们是经济学家族里的成员,经济学是其本,它们是对经济学的丰富。


  然而,看看快乐经济学的提出者,他们所设计的快乐经济学恰恰不是要以数百年来公认的经济学为本,而是要拔掉此本,重新植一个快乐之彼本。


  有学者认为:经济学是分析人类行为的科学,而快乐是人类行为的终极目的,因此快乐应成为经济学研究的核心命题;近百年来的新古典经济学对此有所偏离,由此导致经济理论连同其解释和引导的发展实践也有所偏离。如果说经济学是分析人类行为的科学,而快乐是人类行为的终极目的,因此快乐应成为经济学研究的核心命题,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说:由于政治学也是研究人类行为的科学,因此快乐也应成为政治学研究的核心命题?所有的社会科学都是研究人类行为的,我们是否要说所有社会科学都是以快乐为核心命题呢?所有的社会科学就是快乐学呢?快乐学就可以替代所有的社会科学呢?相声的目的是快乐,相声学必须以相声为核心命题,而不能以快乐为核心命题。


  学者汪丁丁曾预言,大约到2050年左右,经济学将转向脑科学研究;经济社会发展究竟是以快乐、幸福为核心还是以GDP为核心?一个令人迷惑的重要问题是,为什么更多的财富并没有带来更大的幸福?这就是“幸福-收入之谜”或“幸福悖论”。我的看法是,汪丁丁可以预言2050年左右经济学将转向脑科学研究,任何人都可以预言,都可以有各种预言,但预言不等于科学,不等于被社会接受。如果预言是对的,一切科学都是脑科学了,脑科学变成全能的科学,社会分工将会消失,这可能吗?至于经济社会发展究竟是以快乐、幸福为核心还是以GDP为核心,我以为,快乐、幸福与GDP本来就不是对立的、此消彼长的。从宏观上讲,GDP增长后所带来的问题一定小于GDP不增长或负增长所引发的问题。即使我们承认GDP增长不一定带来幸福增长,但GDP不增长或负增长一定带来不幸福或幸福下降。而且,GDP增长中所出现的问题,如污染、收入差距扩大等,并不是因为追求GDP,而是由我们的配套改革滞后、公民的权利受到侵犯、环保法律执行不严、一些部门的垄断暴利、对官员的监督不力等所引起。GDP本身是中性的,是生产成果,当然多多益善(这里不涉及经济过热,经济过热或速度过高是另一个问题)。我们本来就不应该让经济学、让GDP包打天下。


  经济学就是经济学,它只能以经济为核心,而不可能以快乐为核心,它研究分工、坚持分工、坚守岗位,不可种了别人的田而荒了自己的地。


  当然,尽管我认为经济学不应以快乐为核心,但也应当涉及快乐。首先,经济学的发展应该有快乐经济或快乐产业的分析,应该有快乐产业的经济学。快乐产业当然与快乐有关,但其落脚点是产业而不是快乐。经济学一直以产业的视角关注快乐,可以有旅游(产业)经济学、网络游戏(产业)经济学、博彩(产业)经济学、美体(产业)经济学。可以有快乐产业的经济学,但显然不需要有快乐经济学,也不可以把快乐产业的经济学简化为快乐经济学。


  其次,对经济学的探讨应该包括:快乐化的经济学、经济学中的快乐、关于快乐的经济学分析。所谓快乐化的经济学,就是把抽象的经济学搞得更活一些,形式更多样一些,比如,可以有幽默式的经济学、故事式的经济学、戏剧式的经济学。所谓经济学中的快乐,就是经济学要体现真理,要有案例,要有文学色彩(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就用了很多希腊神话)。所谓关于快乐的经济学分析,就是用经济学中的成本与效用、供给与需求对快乐进行分析,这种分析当然不仅限于快乐,还可以分析舒服、健康、爱情、友情、家务劳动、婚姻等。


  再次,作为发展中、转型中、竞争中的大国经济,我们还没有资格说钱已经多了,目前或今后相当长时间里更需要的恐怕不是什么快乐、为快乐而快乐,而是卧薪尝胆、以苦为乐,需要保障国家经济安全的安全经济学。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笔者虽不同意快乐经济学提出者的观点,但绝对尊重他们的权利,也不排除笔者可能是错的。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顾海兵)

 

  《中国教育报》2007年8月28日第3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史波涛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