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

| 一版|二版|三版|四版|五版|六版|七版|八版|九版|十版|十一版|十二版|过刊回顾|
  《中国教育报》是教育部主办的以教育新闻为主的全国性日报。它的宗旨是全面、准确、及时地宣传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政策及工作部署, 传播教育改革与发展的信息和经验。除要闻版外,还辟有高等教育、基础教育、职成教育、理论、国际教育等专刊,校长、读书、招生考试与就业等周刊。每周一、二、三、四、五对开八版。 每周六、日对开四版。
刊号:CN11-0035
邮发代号:1-10
国外代号:D739
邮局订阅
邮发代号:1-10
订阅价格:0.70/份 252元/年
社址:北京海淀区文慧园北路10号
邮政编码:100082
总机:010-62257722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三版 >> 正文

百年校园:邯郸教育的欧式规划(组图)

www.jyb.cn 2008年01月2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在城市化加速发展的今天,河北省邯郸市根据城乡人口的变化趋势,举倾城之力,提前规划今后三五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教育布局,试图通过优化城乡教育资源,缩小区域内的城乡教育差距。

  虽然这种“超前规划”成功与否尚无定论,但作为全国几乎所有城市都无法回避的一道教育发展难题,邯郸的做法,对被农村转移人口大军裹挟的城市和人口逐年递减的农村来说,无疑有着广泛的借鉴意义

百年校园:邯郸教育的欧式规划

 

 

 

改造前的一中

 

改造后的一中

 

 

邯郸四中的老校区

 

 

新建的邯郸四中

 

  ■本报记者 柯进

  拿出29个亿,用于重新规划城乡教育布局,河北邯郸市委书记孙瑞彬颇感欣慰。因为,这个可能触及各方敏感神经的设想,不仅正在变为现实,而且还赢得了喝彩。

  最初提出这一设想时,邯郸市的一些政府官员大多心有余悸:因为,上世纪60年代,邯郸因规划修建宽60米的中华大街,不仅震动全国,而且时任市长因道路规划过宽,出乎意料地被扣上“走资派”的帽子。

  半个世纪前的故事,如果放在今日之中国,或昨日之欧洲,也许都令人难以理解:这种超前的城市规划,何以与“走资派”联系在了一起?但,那是特定国情下的一段特殊历史。

  在欧洲,阅读一座城市,就是在感受一个城市的历史在时光轴上的停顿:透过城市的每一座建筑,每一处公共设施,人们似乎还能依稀捕捉到,掩埋在数百年时间流沙里的历史印记;行走在古典欧洲的大街小巷,从车水马龙的街市和下水管道潺潺流响的水流声里,人们还能清晰触摸到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历史心跳。

  然而,这些基础设施的设计,却是几个世纪前完成的。

  时过境迁。近半个世纪后的今天,“邯郸故事”戏剧性地在同一个地方再次上演。不过,邯郸这一次的选择,是在城乡人口发生变化和城市化步伐加快的背景下,试图通过移植欧洲式的城市规划思维,解开现代教育的“邯郸之围”。

  面对教育资源城市紧缺、农村过剩的巨大反差,2007年,邯郸市委、市政府依据城市化发展趋势提出规划:2020年前,预计投资29亿元,重新调整农村中小学布局,集中改、扩建1190所农村标准化学校。

  与此同时,由政府出面在城市规划图上,将城区学校周边的老厂房、居民区等区域,用红线单独圈出,用于将来教育发展的专用土地,以为未来城市教育发展预留足够的拓展空间。

  但是,在邯郸规划者们心中,一连串的疑问也随之而来:这项在邯郸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教育布局调整所需29个亿的巨额投资,从何而来?这种布局调整是否有必要?在兴建农村标准化学校的同时,大规模裁减农村学校,是否又会造成农村教育资源新的浪费?

  毫无疑问,能否破解这些难题,是这轮教育布局调整成败的关键。

  “家丑”外扬

  2004年初春,乍暖还寒。赵浩军来到该市几个经济最落后的区县。在他眼里,满眼尽是被北国一冬萧索寒风吹皱了的荒村,零乱地横在面前;而散落村前村后的那些农村校园里,除了几个孩童嬉戏时扬起的尘土和几声稀疏的读书声,几乎再难找到更多与那个春天相匹配的活色。

  这,是邯郸市教育局长赵浩军对当地农村教育的第一印象。

  然而,在城市化发展背景下,当时城区的教育现状,更让他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

  那一年,是邯郸市代表河北省接受中央“普九”验收后的第4年,也是邯郸教育变革的前夜。

  作为老工业基地的邯郸,下辖的3区16县(市、区)经济发展极不平衡,东部平原的肥乡、广平等几个县,大多是国家级或省级贫困县,西部的矿区、武安等县(市、区)是邯郸财政收入的“发动机”。这种东贫西富的经济格局,使区域内的教育发展出现“贫富不均”。

  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发展状况类似,随着城市化步伐的加快,邯郸城市人口在急剧膨胀,城区教育资源不仅出现严重短缺,而且大量学校危房成为安全隐患;由于人口出生率的自然下降和大量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使“普九”时期积累起来的农村教育资源出现严重过剩。而要维持这个庞大“家庭”的运转,每年地方财政还得拿出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元,进行校舍修补。

  800万人口的邯郸市到底有多少学校危房?“普九”给邯郸教育留下了一笔多大的“家业”?哪些是“不良资产”?哪些需要优化?

  然而,2004年前因教育的主要命题是“普九”,许多问题并未凸显。

  2004年3月,邯郸市教育局便从教育投入、教育教学质量、师资队伍和城市教育资源等五个方面,展开了一次拉网式教育普查。普查结果让人汗颜:

  在主城区外,211个乡镇的5351个行政村拥有初中424所、小学2787所,平均1.9个村有一所小学,一个乡镇有两所初中,甚至一些村小年招生量不足10人。大量农村学校只能采取教师包班制,根本无法开齐音、体、美、计算机等本该开设的课程。

  农村教育的这种现实,既造成教学资源的严重浪费,又使许多学校因结构性师资缺乏,进一步拉大了城乡教育差距。而依据国家规定的每所4轨制学校需配置一套理、化、生专用教室及仪器设备,若补齐全市所有农村学校的此项开支,该市就得再投资12.1亿元。

  而在138万人口的邯郸市3个主城区,教育资源都在超负荷运转。从1992年至2004年的12年间,邯郸市城区人口增加20万。若以新增20万人口推算,城区应配建8所初中、20所小学,而实际只建了两所小学、一所初中。这种供需矛盾导致的后果就是,中心城区的大多数中小学校,不仅面积小,而且班额少则五六十人,多则七八十人。即使一城之内,绝大多数优质教育资源也都集中在丛台这个老城区。与此同时,被调查的13所学校,危房面积高达1万多平方米!

  再翻开全市教育费附加征集状况的年度报表,一个800万人口的大市,“收成”最好的年份只有1650万元!

  城市化进程仍在继续,大量农民还在陆续“洗脚进城”。邯郸教育充满着众多不确定性:600多万郊县农民中,还有多少在陆续进城;他们进城后,农村教育资源的闲置状况将会达到一个怎样的程度;邯郸城区现有的教育资源能否接纳他们……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盛颖霞 }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