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三版> 正文

“环保狂人”王文胜

www.jyb.cn 2008年07月2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一个小人物的十年呐喊

---“环保狂人”王文胜

 

  ■本报记者 郭炳德 文/摄

  “大事情都是小人物干出来的,英雄莫问出处。”这是王文胜喜欢的一句格言。

  王文胜,河南省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十年来,致力于推行教科书循环使用理念,在全国十余个省市的学校、工厂、社区进行了200多场演讲。

  不遗余力地奔走呐喊让王文胜获得了“环保狂人”的称呼,但同时他也背上了数万元的债务,甚至连日常生活也陷入了困境。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王文胜的脑子里装着许多这样的成功格言。

  “如果能把用过的教材拿过来重复使用,孩子们不就用不着购买教材了吗?那些贫困家庭的孩子不就不至于因买不起书而辍学了吗?这一发现让我兴奋得几天睡不着觉。”

  教科书循环使用的念头令他着迷

  走进河南省获嘉县元村镇小王庄村小的大门,迎面走来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想必就是王文胜了。

  身材瘦削的王文胜,一头蓬乱的头发,给人不修边幅之感,但一副透着书生气的黑框眼镜,把这个小学教师与一般的农村青年区别开来。

  走进校园,两排破旧的教室呈现在记者眼前,左手的一排已经被上级部门定为危房,封存不用了。校园的东北角,杂乱无章地堆放着一大堆废弃的破桌凳,个个缺胳膊断腿儿。

  王文胜1969年出生,父亲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教师,却不幸英年早逝。1985年,初中毕业的王文胜,按照当时的政策接班当了一名小学教师。

  虽然起点低,但王文胜是个自强上进的人,他顽强地参加自学考试,几年下来,取得了4个文凭。

  王文胜告诉记者,他原来并不在这个学校,是去年才调来的。近几年,他多次调动,但调来调去,从没有离开过农村学校,而且所任教的学校一所比一所条件差。

  用一贫如洗来形容眼前这个已经有23年教龄的小学教师一点也不过分。在他那间住室、厨房兼办公室里,从办公桌椅、床铺用具到锅台灶具,只能用4个字来概括:破旧不堪。他苦笑着说:“我这张旧办公桌,包括当案板的那个学生课桌,都是城市学校对口支援我们的。”

  “教学条件差点倒没有什么,我是在农村出生、农村长大,吃的苦够多了,只是不能委屈了孩子们。”王文胜颇有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感慨,“就说农村学校的教科书问题,这些年,用纸越来越好,印刷越来越精,内容却越来越少,书价越来越高,不知道我们一直在追求什么!”

  谈起教科书循环使用的问题,王文胜打开了话匣子:“1997年从河南教育学院地理系大专毕业后又回到家乡的小学教书,我痛苦地发现,村里已被污染得没有了清澈的河水和清新的风,校门口垃圾堆上的废纸乱飞。我想,我是班主任,应该从抓孩子的环保意识,建设环保学校开始,这或许比单纯的说教更有意义。”

  于是,王文胜便在教室放了一个篓子,要求孩子们把废纸扔进去,攒得多了就卖掉。“一个学期下来,孩子们懂得了节约和讲卫生,爱护环境由被动变成了自觉行动。但我被人说成是‘神经病’,有的孩子哭着告诉我,别人说他们是‘捡破烂的’。”

  真正开始思考教科书循环使用问题,则与一个发现有关:“每到开学,身为班主任的我,都要代收学生的学杂费,那时经常会遇到一些家长宽限几天收费的请求。记得当时我班有一个叫耿尚洁的学生,在我多次催交学杂费后交给我一把零钞,并说:‘王老师,这钱是借来的。’她顿了顿又说:‘我家还住着小土房呢!’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

  他说:“那是1997年,当时,由于书价和学杂费猛涨,身边的很多孩子因家庭贫困面临辍学。我算了一下,一百多元的学杂费中除了22元的杂费,其余都是书费。我突然想到,很多课本用过一学期后还是新的,卖废纸既可惜也值不了几个钱,如果能把用过的教材拿过来重复使用,孩子们不就用不着购买教材了吗?那些贫困家庭的孩子不就不至于因买不起书而辍学了吗?这一发现让我兴奋得几天睡不着觉。”

  接着,他叹了口气,充满疑惑地说:“我真有点弄不明白了,我们总是教育孩子要勤俭节约、艰苦朴素,可是在循环使用教科书的问题上,怎么就这么难呢?”

  “连皮带瓤就这么几十个页码,薄得立都立不起来。内容不多,却耗费了这么多的纸张,太心疼人啦!”

  课本豪华得让他心疼

  王文胜说,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农村地区,说“最好的建筑是学校”,可以说一点也不过分。但近十几年来,农村学校和农村居民的建筑差距正在不断拉大。当然,客观上讲,由“人民教育人民办”转向“人民教育政府办”以后,政府有限的教育投入除了保障高校以外,到中小学校就很有限了。地方政府又把经费投入重点向高中和城镇学校倾斜,轮到农村小学,自然就所剩无几了。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农村小学固定资产其实是在一步步减少。比如,课桌凳在不断损坏,校舍在不断变旧,甚至成了危房。他指着围墙边的那堆破桌凳苦笑着说:“不瞒您说,这堆破桌凳是城市学校支援给我们一批桌凳后换下来的。”

  而记者在此前得知,获嘉县已经被命名为小康县。

  小康县尚且如此,那么贫困县的农村学校条件又当如何呢?

  跟王文胜走进教室,映入眼帘的是斑驳的墙壁,高低不一的桌椅这情形使人很难相信这是一所距离县城十几公里、距离省城也不过数十公里的农村学校。

  王文胜随手拿起一本二年级下册的数学练习册,一边翻着字大行稀的纸页,一边心疼地指着第33页的内容说:“你看这本豪华练习册子,实际上没有多少内容,而且习题都非常简单,一页纸上没几道题,孩子们在这漂亮的铜板纸上画一个符号就算完事,你说可惜不可惜?”

  接着,王文胜又拿过几本印刷精美的教科书说:“这本《音乐》定价4.38元,《美术》定价3.84元,《数学》定价4.99元。你看看,连皮带瓤就这么几十个页码,薄得立都立不起来。内容不多,却耗费了这么多的纸张,太心疼人啦!”

  事实上,王文胜所在的学校,5个年级的160名学生,只有3名公办教师和3名代课老师,都是包班教课。音乐、美术课根本开不起来,体育也不过就是带上孩子们到外边玩玩罢了。

  “我们这里留不住音乐老师,人家嫌这里条件太差,分过来的师范院校毕业生在这里呆不了一学期就说什么也要走。所以,像音乐、美术这些课本,在我们这里,只不过是聋子的耳朵---摆设罢了。”望着教室里天真无邪的孩子们,王文胜无限伤感地说。

  王文胜发现,像美术、音乐、思想品德等课本,一学期下来往往都是七八成新,卖废纸才几分钱,太可惜了。他想,如果上一年级学生用过的教材让下一年级的孩子接着用,岂不可以节约很多钱、减轻学生家长的负担?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