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三版> 正文

通货膨胀与滞涨

www.jyb.cn 2008年07月2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当前我国的高增长和通货膨胀是一种滞涨,这种滞涨来自于资产值过高导致的收入分配差距的拉大或向富人倾斜,由此导致了产业结构的严重扭曲,并进一步加剧了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

 

通货膨胀与滞涨

 

  2008年,伴随着中国CPI的不断攀升,有关通货膨胀的讨论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全球性通胀这一国际背景的带动下,近几年国际原油、煤炭、铁矿石和大米等价格均大幅上涨。自2006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从每桶不到60美元迅速上涨至2008年6月26日的每桶141.37美元,创下历史新高。2008年以来,不到半年的时间,国际煤价涨幅超过40%,与去年同期相比,涨幅更是达到了134%。国际铁矿石与大米基准价格涨幅也接近100%。与此同时,由于受中美利差“倒挂”、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以及美国次贷危机的影响,使得大量热钱通过各种渠道涌入中国。

  这些因素均加重了中国的通货膨胀。在国内外通胀的大环境下,中国采取从紧的货币政策,如提高利率、法定准备金率以及人民币稳步升值等措施来缓解通胀压力,进而抑制商品价格的快速上涨。目前的宏观经济是否过热?今年是否会出现进一步的物价上涨或更为严重的通货膨胀?已成为大家最为关心的话题。

  然而,问题还不仅于此。自1997年以来,虽然我国经济增长率保持在8%以上,但失业率持续增加,收入分配产生严重的两极分化,基尼系数在2005年已经达到0.47,近两年还在继续加大。与之相对应的是产业结构的严重不合理,与富人消费相联系的房地产价格大幅度上涨,高科技产业发展迅猛而基本消费品工业严重萎缩且需求依赖于出口,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速度放慢。正是在上述背景下,我们需要重新审视当前的经济增长率的提高和通货膨胀,即这种高增长和高通货膨胀是否会使上述问题进一步恶化,从而引起宏观经济的严重失衡乃至危机。

  通货膨胀可以区分为三种:第一种是恶性通货膨胀,其产生的条件是市场经济的货币金融体系崩溃,如二战后德国、俄罗斯改革时期、南美一些国家以及我国解放前的国民党统治时期产生的严重通货膨胀。这些显然与当前我国的情况不符。

  第二种是经济周期高涨阶段出现的价格上涨,这种价格上涨伴随着就业的增加,如我国1991年至1996年的通货膨胀,在这个时期,就业大量增加,特别是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加快,数量达到了每年1400万。随着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农村居民的收入增长率超过了城镇居民而使城乡收入差距缩小。

  第三种通货膨胀即是人们所熟知的“滞涨”,如美国和西欧上世纪70年代所出现的高通货膨胀与高失业并存。美国和西欧上世纪70年代滞涨的特点包括:滞涨随着名义GDP增长率的提高,就业的增加越来越少;资产值大幅度提高,即资本存量对收入流量的比例大幅度提高;出现严重的结构性失业,即高科技产业发展迅猛而需要大量劳动力,而基本消费品部门则严重萎缩。导致这种滞涨的原因就在于凯恩斯主义的总需求扩张政策,即在经济周期的高涨时期导致了资产值过高和收入分配向富人倾斜,由此造成有效需求不足而产生经济衰退,如果政府不加以干预,则自发的市场将使企业破产而降低资产值和调节收入分配,当然随着银行的倒闭也存在使货币金融体系破产的危险。凯恩斯主义的总需求扩展政策则是进一步提高资产值而使企业免于破产,但却导致严重的结构问题,即前面所提到的滞涨问题,可以说,只要采用凯恩斯主义政策,上述问题就会出现。从经验上看,凯恩斯主义的政策只有失败的教训而没有成功的经验。

  就当前我国的情况来看,目前的通货膨胀显然符合上述滞涨的特点。自1997年以来,我国名义GDP的增长率一直在8%左右,但失业率持续提高,就业弹性越来越小,更严重的是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速度大幅度下降,从1997年至2003年的7年间,共转移农村劳动力1400万,只相当于1991年至1996年单年的水平。

  1997年所产生的严重经济衰退来自于1991年至1995年以来的高投资和高增长,这些年投资的平均增长率达到了45%,从而使资产值成倍增加而造成企业的折旧与利息成本上升,而工资在收入中份额的下降使企业按这种成本定价远高于工人的工资收入而造成需求不足。例如自1997年以来我国住房的建筑成本一直稳定在每平方米700元左右,而住房的价格却由于地价上涨成倍增加。假设建筑成本为工人的工资,那么工人凭工资收入根本买不起住房。自1997年政府采用扩展性政策以来,过高的资产值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大幅度提高,如从1998年以来房地产价格和股票的大幅度攀升,并使收入分配严重向富人倾斜,如房地产和股票的收益成为富人的资产收入,从而使有效需求不足进一步恶化。

  这种有效需求不足导致了产业结构的严重失衡,由于工资收入在GDP中的比例下降,最需要发展的基本消费品部门严重萎缩,自1997年以来,第二产业在GDP中的比重下降了约10个百分点,其中高科技产业的增长率超过25%,在GDP增长8%的条件下当然使基本消费品部门的增长率远低于8%,加之出口的增长率也在25%左右,而出口产品主要是基本消费品,这就使国内基本消费品部门进一步萎缩。本来目前这些基本消费品包括住房和汽车等,想生产多少就生产多少而完全不受资源约束,而在当前我国60%的农村居民和很大部分城市居民没有消费到这些产品的情况下,基本消费品生产的比重乃至绝对量都在下降。

  另一方面,由富人消费带动的房地产和高科技产业却快速增长,由此形成严重的恶性循环,即房地产和高科技产业快速增长带来的收入流入富人的口袋。富人收入的增加又进一步提高这些部门的需求,形成这些部门的利润,而商业银行则又根据利润原则向这些部门贷款,形成其更高的收入。自2000年以来,商业银行的贷款主要投向房地产和高科技部门,如房地产按揭在银行信贷中的比重从2000年的5%左右提高到目前的近30%,这些贷款大部分成为富人的收入,由此造成近年来收入分配差距越来越大。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当前我国的高增长和通货膨胀率的增高带有严重的结构问题,即可能使上述存在的问题进一步恶化。如果当前的物价上涨只是猪肉和农产品价格的上升,这当然是大好事,因为这可以增加农民收入而改善有效需求,但由于目前的收入分配结构所导致的需求结构,高增长和高通胀会进一步增加富人的收入,而富人收入的增加则会使房地产价格和基础原材料的价格上升,从而使企业的成本全面上升,使穷人更买不起基本消费品而造成企业倒闭和失业增加,最简单的例子是在目前的城市住房价格飞涨的条件下,农村劳动力向城市的转移越来越困难。

  按照上述分析,当前我国的高增长和通货膨胀是一种滞涨,这种滞涨来自于资产值过高导致的收入分配差距的拉大或向富人倾斜,由此导致了产业结构的严重扭曲,并进一步加剧了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这种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使富人把更多的收入投资于房地产和股票,因此造成资产值的上升和价格的上涨,这种通货膨胀使收入分配差距进一步拉大而导致严重的有效需求不足和结构扭曲。这里的传导机制或收入分配与通货膨胀的关系是,在目前的收入分配状况下,投资与产业结构受到富人需求的制约,由富人消费和投资决定的房地产和高科技需求旺盛,商业银行根据利润最大化原则把信贷投入这些部门,由此所导致的通货膨胀是由于资产值的上升而引起的成本上涨,当资产值的上升导致消费品价格上涨时,工资收入在GDP中的比重将下降而资产收入的比重则上升,这种收入分配的变动使低收入者的生活水平下降,以至他们难以承受。同时这种通货膨胀将严重地加剧金融风险,引起货币金融体系的不稳定,使这种高增长难以为继。

  需要提到的是,在当前我国面临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或城市化以及货币化阶段,提高名义GDP的增长率是非常重要的,假设工资在GDP中的比重不变和工资率不变,就业和农村劳动力的转移速度则取决于名义GDP的增长率,但目前的情况却是,当名义GDP的增长率提高时,工资在GDP中的比重下降,而房地产、金融、高科技部门及公务员的工资却大幅度增长,从而使产业结构和收入分配结构进一步恶化。这正是当前我国经济中面临的严重问题,需要进行深入的讨论而加以解决。(作者系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

 

  《中国教育报》2008年7月22日第3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颜金花}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