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

| 一版|二版|三版|四版|五版|六版|七版|八版|九版|十版|十一版|十二版|过刊回顾|
  《中国教育报》是教育部主办的以教育新闻为主的全国性日报。它的宗旨是全面、准确、及时地宣传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政策及工作部署, 传播教育改革与发展的信息和经验。除要闻版外,还辟有高等教育、基础教育、职成教育、理论、国际教育等专刊,校长、读书、招生考试与就业等周刊。每周一、二、三、四、五对开八版。 每周六、日对开四版。
刊号:CN11-0035
邮发代号:1-10
国外代号:D739
邮局订阅
邮发代号:1-10
订阅价格:0.70/份 252元/年
社址:北京海淀区文慧园北路10号
邮政编码:100082
总机:010-62257722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十二版 >> 正文

动漫:世界留给童年的地盘儿

www.jyb.cn 2006年11月16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你说,学生像不像职业学习人?

  家长对孩子说:“你的任务就是上学。”老师对学生说:“你的任务就是学习好。”似乎,学习就是一份工作,童年是专门从事学习工作的人生初级阶段。

  家长和老师也会说:“别太累了,休息一下。”怎么休息呢?无非是体育活动、听听音乐、翻翻“闲书”、看看电视,等等。休息一下,是为了更好地学习。

  这并不为过。这样的休息、消遣虽然功利,生活却因此多彩了。

  只是,这样的生活是分裂的,学习、休息成了属于两个世界的事件,两相交织、穿插,但彼此界限明确,“公是公,私是私”。这样的生活并非完整、融通的生活。

  拿什么去拯救这种分裂?

 

  孩子是带着梦想的眼光来打量这个世界的,想象是他们关于这个世界的基本逻辑。如果让他们恢复想象的逻辑,学习和娱乐都获得想象力的自觉,也许,分裂的会弥合起来。

 

幻想,童年的翅膀

 

  “刀刀,刀刀!”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从我身后的楼梯上跑来。我想,她可能是在找慕容引刀——一位参加“中国漫画产业发展与青少年健康成长高峰论坛”的当代漫画家。“你那么喜欢刀刀?”亲眼见到“粉丝”这么“追”偶像,我还是第一次。“他的所有作品我都看过。特别喜欢他的《那只狗》。”她还告诉我,上初中的时候,她想考艺术学院,去学画画,但是老师和家长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就给她填了志愿,去了一所重点高中。现在她在青岛大学读大三,学公共管理。

  “没想到我真地会见到你!”当我把她带到慕容引刀眼前的时候,她兴奋得简直像个孩子。“刀刀作品中什么最吸引你?”我问她。“是自由,小狗刀刀对自由的向往。”慕容引刀说:“我要表达的正是自由。”遇到能够读懂自己作品的人,是一种幸运。小狗刀刀有这样一句话:“老天忘了给我翅膀,于是我用幻想飞翔。”这大概可以看作小狗刀刀的浪漫宣言,也可以猜想,慕容引刀的漫画就是他的“翅膀”吧。

  动漫也是很多孩子的“翅膀”。动漫爱好者董冠男说:“记得小时候,总是会高呼:克塞,前来拜访(日本动画片《恐龙特急克塞号》中的话)!特摄的年代啊(特摄指特摄片)!后来就是天马流星拳(日本动画片《圣斗士星矢》中星矢的招式)!当星矢他们靠着小宇宙在圣域驰骋时,我也靠着瘦小的拳头在同学中威风,无论是庐山升龙霸还是凤翼天翔(均为圣斗士的招式)都成了我们的口头禅。然后莫名其妙地,圣斗士停了,于是我的小宇宙也就停了。后来,又迷上了机器猫……”

  有“翅膀”,就要飞翔,这是童年世界的规则。动漫可以不受任何限制,一切皆有可能,只有想象力才是它的唯一边界。动漫不需要演员,不需要化妆,不需要道具,就连故事发生的舞台都可以“画”出来。动漫是“无中生有”的,所以,它最接近人的想象,最接近童年。

  从事动漫创作近十年的漫画家姚非拉认为,“动漫不是纯艺术形式,它表达得更多的是一种想象力。”儿童正是带着想象、带着梦想看世界的,动漫是一种适合青少年心理特征的形式。

  想象力和动漫的结合为什么如此紧密?

  慕容引刀认为,每个人的童年都有涂鸦的欲望,就是用图像表达的欲望。而图画也是人类童年阶段选择的一种主要表达方式。

  动漫是“童画”,也是“童话”。著名漫画家庞邦本说:“如何以童话性去创作是当代漫画追求的极致。”童话体现“极度的好奇心,无边的想象力以及对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生活方式的向往”。儿童生活在游戏性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就连生死也当不得真。就像孙悟空一样,他的生死实际上是故事中的游戏因素。这个世界里也没有绝对的黑白分明,对立面似乎可以互相转化。

 

  作为一种大众流行文化,动漫作品多如牛毛。优秀作品中都跳动着一颗童心,慕容引刀认为,这是一颗赤子之心。

 

在想象中成长

 

  动漫会对人的成长起到多大的作用?恐怕谁也说不清楚。

  但是,“读者可以忘掉自己生活当中真正的朋友,却很难忘掉这些漫画作品当中给他的一些印象。”庞邦本这样说。

  如果拿日本人作例子,也许更能说明这一点。

  保罗·格拉维特在《日本漫画60年》中说:“漫画开启的是日本人的第二人生空间。”漫画人物已经被日本读者当作家庭或者生活的一部分,和自己共同成长,遭遇挫折,并老去。日本漫画是为战后的日本人量身定做的一种形式,因此,日本漫画是一种全民文化。漫画中的武士、超人、美女、职场英雄和永不放弃的甲子园棒球手能够让他们短暂地从日本等级森严的社会体制中解放出来。在动画片《OTAKU的录像带》里,主人公久保增进在和女友约会的时候突然蹦出来一句:“不好!《ANIMAGE》已经卖完了!”《ANIMAGE》是一本动画资讯杂志,这句话就是那个时候动画迷真实的生活写照。过分迷恋动画也会给人的成长带来不好的影响,但无论如何,它们已经成为日本人的一种精神寄托。

  动漫最吸引人的是故事,对人影响最大的是动漫形象。正是白雪公主、士郎、樱木花道、机器猫、米老鼠、唐老鸭等形象,在人们心底留痕,并被印上日记本,贴上文具盒,制成玩具,做成文化衫,甚至成为商标,成为广告明星。这些明星们是超越时空的永恒形象,它们还超越了文化的变迁或转型,跨越了国界,成为图像时代最永恒的守护者,见证着“粉丝们”的生老病死。动漫形象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你总可以知道电影演员的国籍、出生年月,甚至有可能从花边新闻里读到他的艳遇。但卡通形象是一种“不存在”,以一种“不存在”向着“存在”叫板,是一种真正的永恒。它们单纯的爱恨情仇,它们热切追求、捍卫的正义,精致又匪夷所思的动画形象,使它们成为一个又一个偶像,成为很多人成长中的重大角色。迪斯尼公司70年前制作了动画片《白雪公主》,70岁的白雪公主仍旧在感动着今天的人们。

  《铁臂阿童木》也已经有大约40多年的历史,阿童木的卡通形象至今流传。它们是一道奇异的时间景观,成为几代人怀旧的触媒。

 

  童年是一个容易产生偶像的阶段,庞邦本说,英雄主义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在创造为青少年乐于接受的作品当中,武侠精神很重要。”一位漫画爱好者说:“对于魔神坛斗士和魔神英雄坛(均为日本动画片)……一个机器人撑起的少年保卫世界,一个礼、仁、信……撑起的虚拟空间都让我如此痴迷。”

 

  即使是成年人也需要它们,因为成年世界也需要想象,需要梦想,需要五彩缤纷的虚幻世界。动漫爱好者张铿的一位中学好友在上网变得无聊,一切突然虚幻的时候,开始狂看《SLAMDUNK》,动画和漫画书加起来看了不下30遍,突然找回了一点久违的心动。

 

  最近兴起的一种叫做“COSPLAY”的动漫表现形式,大概可以代表动漫形象的“群众基础”是多么深厚。现代COSPLAY起源于迪斯尼乐园的卡通人物实体化,而最后发展于日本,流行于今天的中国。但是COSPLAY根本和精髓的内涵在于,对原本不存在或者说无法存在、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偶像化角色进行体会和学习,从而达到自身有所进步的目的,并且大多是对角色的喜爱无以复加,甚至自己化身为角色去满足内心的愿望。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高伟山 }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