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十二版> 正文

教育随笔 公平:教育的“绝对命令”

www.jyb.cn 2008年09月1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谢维和

  教育公平的研究有一个特点,它总是让你感到你的研究似乎永远不能结束,这里刚刚收笔,可又觉得余言未尽,曾经的思绪常常也总是挥之不去。可能是没有了写作时那种具体目标和要求的约束,这种心态往往还能够使你获得一种更加自由和开放的思维状况。

  体验

  早在20世纪90年代,我曾经在教育部有关部门和朋友的支持与帮助下,通过一定的抽样,在30多所高等学校中收集了大量的调查样本,进行了一次关于高等教育公平的实证研究,对不同社会背景的大学生与不同层次和类型的高等学校之间的相关性进行了比较深入的分析与说明,从一定的侧面揭示了社会背景对不同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的影响。

  自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中国的教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九年义务教育得到了基本普及,高等教育从精英形态走向了大众化的阶段。教育发展的各种新的形态和现象同样在经受着新的审视和质疑。其中,教育公平也出现了各种新的要求和问题,出现了一定分化和矛盾。如何认识这个阶段中国教育公平的特点和问题,便成为一个重要课题,并成为对传统教育公平理论与实践的一个新挑战。针对这种现象,我进一步区分了底线的教育公平与教育差别这样两种不同的教育公平的现象,描述和分析了这样两种不同的教育公平在现代中国社会中的交叉与重叠,探讨了新时期中国社会教育公平的复杂性,提出了新时期教育公平的结构差异,以及相关政策的不同取向。

  扩招和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和意义,但同时也受到了广泛的质疑和批评,包括对教育公平的质疑和批评。在这些质疑中,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是,中国高等教育的规模扩大了,那么教育公平的状况是否也改善和提高了呢?尤其是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是否也发生了变化呢?为此,我和我的同伴通过对大众化过程中高等教育分布结构变化的研究,描述了高等教育的机会在不同地区的分布状况,特别是通过与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适龄人口比例的比较,说明了在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过程中教育公平的进步。

  中国的教育公平及其发展是否具有自己的特殊性和规律,一直是萦绕我的问题。在过去教育公平研究的基础上,自2005年起,我和我的同事、学生们专门就中国教育公平的发展及其规律的问题进行了新的探索。这样,也就有了《中国的教育公平与教育发展——关于教育公平的一个新假设及其初步证明》一书,发现和说明了中国教育公平现象中不能为传统教育公平理论所完全解释的残余,提出了一个关于教育公平的新的理论假设,对中国教育公平的发展及其规律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我不敢说这个理论作品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和水平,但是,我的确对它投注了我的心血和生命,倾入了我的激情和冲动。坦白地说,我是在享受这个作品,就像所有的人在享受他们自己的生命那样。

  反思

  有的学生问我,为什么你对教育公平问题如此充满热忱和兴趣。也有的同事和朋友感到好奇,这个老谢怎么对教育公平的问题如此钟情,乐此不疲?我的理智也常常在提醒我,关于教育公平的研究很可能是事倍功半,甚至可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的确,在我的研究经历中,教育公平是一个反复多次的领域和对象。虽然我还有许多其他研究课题可以做,但是,却总是有一股力量硬是不断地驱动着自己,去研究教育公平问题。而且是做了一个再接着做下一个,并且越做越大,越做越有兴趣。可能就像康德所说的那样,似乎在精神世界中真有那样一个“绝对命令”,在冥冥之中牵引着我,指引着我。可能也正是这样一个“绝对命令”,让我对教育公平的研究亢奋和痴迷。

  可以说,教育公平就是教育中的“绝对命令”。这种“绝对命令”是不需要解释的,它甚至是没有任何副词、状语和定语的。它是无条件的,是存在于所有人心底的一种神圣律令。我们没有理由不用我们的理智和头脑去认识和了解这种教育公平,我们更应该以我们的生命和实践去感受和体会这种教育公平,而这恰恰是教育研究中的“绝对命令”。

  我常常会这样想,今天,我们都在享受着教育的神圣,包括教育在国家财政中优先保障的政策、学校和教室在人们心目中圣洁的地位、教师所获得的各种美誉以及青少年学生在社会中所得到的眷顾,等等。可是,对于教育的这种殊荣的理由,却很少有人去问一个为什么。有人也许会说,这是因为教育是培养下一代的事业,它代表和象征着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所以它应该获得这种社会的尊重;也有人会认为,这是由于教育是传播和生产知识的地方,这些知识和理论体现了一个社会的价值和力量,因此它应该赢得人们的尊敬;可能还会有人这样看,教育是一种教人聪明和给人智慧的活动,它反映了人类的精神生活和人的价值,等等。的确,教育确实具有这样一些非常重要的功能,对于一个民族和国家而言,无论是青少年一代的培养,还是知识的传播和人的提升等,都不能离开教育。但是,教育的这些功能与价值,仍然不足以让教育享受如此之多的“供奉”和殊荣。我敢说,教育中肯定还包含了更加要命的价值,由此使得教育能够有这样的神圣地位。

  教育中这种最要命的价值,就是教育公平。殊不知,青少年一代的培养如果缺乏公平,这种培养只能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工具,甚至是维护社会不平等的机制。这样的教育是不可能也不应该得到全社会尊重和“供奉”的。而教育公平正是要让出身不同阶层的青少年能够不受那些社会背景和因素的影响,共同平等地成长与进步,并且改变那些处境不利青少年的社会地位,进而能够以一种平等的地位参与社会和走向人生。君不见,知识的传播和生产如果不能充分考虑和尊重不同文化和族群的传统,这样的传播和生产必然是不公平和不合理的,甚至有可能成为一种文化压迫和歧视的手段。而教育公平的目标和内涵之一,就是要构建一个合理的平台和机制,让不同的文化都能够相互交流和传播,促进各种文化和知识的共同繁荣。可想之,如果人在获得他们的智慧和聪明当中失去了公正的裁判,这样的智慧和聪明只能是一个怪胎,甚至会贻害众生。而教育公平就是要力求提供一种平等与合理的环境与制度,在这种智慧和聪明的传递与分配中达到一个和谐,进而使社会的不公平也能够得到持续的改善,并逐渐走向一个更加公平和平等的境地。从古到今,遍览中外,尽管程度不同、形式多样,但教育公平的这种地位和作用都是非常清楚的。而且,教育公平也一直是整个社会流动中最重要的影响变量之一。正是教育公平,才使得教育获得了整个社会和国家的厚爱;也正是教育公平,才使得教育具有了永恒的价值。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教育是不公平的,它能有这样神圣的地位吗?如果我们的教育不是以追求教育公平为目标和宗旨,它岂能得到整个社会和国家如此大方的投资,学校和教师又岂能获得社会和人们如此慷慨的尊敬?我们很难想象,如果教育失去了公平,它会成为什么样子?社会和人们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它?失去公平目标的教育发展,它的意义和价值究竟又在什么地方?

  信念

  虽然我已经做了这样的证明和回答,但是,我仍然必须承认,用这样一种理性的方式来证明教育公平的重要性,仍然是苍白的。教育公平作为一种教育的“绝对命令”,实际上也是人的尊严的一种体现。这种尊严是不需要解释和规定的,它是一种基本的信念或信仰。过去在读哲学基本理论时,常常一再地为如何去证明世界的统一性在于它的物质性而感到苦恼,因为在这种证明当中,总是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矛盾。后来在进一步阅读和研究中,尤其是通过自己的亲身体验和领悟,才稍微得到了一点体会。因为,这种关于世界的统一性在于物质性的证明,本身已经超越了逻辑的范围,因而也是不能根据逻辑去证明的。它也是一种基本的信念或信仰。同样,关于教育公平这样一种“绝对命令”,也具有这样的特点。因为你会发现,在现实生活中,不管你如何去规定教育公平的内容,都会感到有所缺欠;无论你如何证明教育公平的必要性,也都会觉得言语无力;而且,尽管社会和教育的发展取得了明显进步,人们也仍然会对教育公平提出批评以及更多新的和更高的要求。如果我们借用哲学的概念,这种现象恰恰说明了教育公平本身已经具有一种“本体”的意义,它是一种“非位置的存在”,也已经超越了现实和逻辑的范畴。也正是由于如此,每当我们的社会和教育达到一个新的境界以后,我们又常常会发现,教育公平似乎又远离我们而成为一个新的愿景。它既是一种现实,又是一种信念。所以,对于教育公平的把握,单纯凭借理性是不够的,它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体会和感悟。而这也恰恰是教育公平的魅力。

  我以为,这样的解说并不是一种抽象的思辨与空谈,这种意义上的“绝对命令”实在是具有极大的现实因缘。因为,当今社会中教育公平的各种现象和问题,往往主要并不在于人们认识上的不足,更加关键的是人们实践上的信念与决心。谁都知道教育公平的重要性,也都能够对教育公平的理由说三道四,至于文字和理论上的差异也并不足以影响大家对教育公平的高度共识。可恰恰在教育公平的实践上,人们所看到的现实却往往令人感到言说和意识的无力。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理由,包括各种难以启齿的借口,教育公平的认识和理论常常不得不屈位于现实的压力。所以,教育公平的实践实在是需要一种决心和信念,需要一种这样的“绝对命令”,在这种“绝对命令”的召唤下,私欲的作祟,功利的诱惑,意志的薄弱,等等,都将不再成为理由和借口。因为,这是在“替天行道”,是不能拒绝的。而这也恰恰是教育公平这种教育的“绝对命令”的真正意义和价值。

  所以,教育公平是教育最重要和最根本的质量,教育公平也是教育研究最基本的对象和目标。这是教育的一个最根本的道理,是教育的“绝对命令”,当然,也是教育研究的“绝对命令”。

  我们崇尚教育公平,如同抬头仰望着星空。  (作者系清华大学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教育报》2008年9月11日第12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盛颖霞}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