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报 > 十二版> 正文

书房的莽莽苍苍

www.jyb.cn 2008年10月3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新买的书,总是放在桌边、枕边,我深信:书本是一种盛大的给予,也是有着默契的相遇,无须多言,它最适合我这样少言寡语的人。


  书房是思想的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以书为航船,让心抵达幸福的彼岸,在越来越广阔的境界里,自得其乐。


  据说朱叶青的家,是用整匹的蓝印花布做门帘,配着中式家具,地是水磨地砖,书有错落参差之美。书房如其人,简单雅致,但经得住岁月的消磨,如朱先生所着迷研究的古瓷。


  将书房作为隐世壁垒,是卡内帝的小说《迷惘》里的一个老教授,他的隐身之所就是一个书城——好几万册书,绕壁垒起,森森逼人。每天一早,他就带着大铜钥匙和干粮,进城去了——这样的书房让人有压抑感。倘若如此读书,便以书为牢,没了乐趣,人因这束缚变得迂腐,使痴迷成了走极端。


  而古人书房比今人更有雅致,有理想的书房设计,有含义隽永的室名,还有自题的楹联,从中可以看到读书人的品位和风格。明代文士吴从先,就为自己设计了这样的书房:“斋欲深,槛欲曲,树欲疏,萝薜欲青垂几席栏杆,窗窦欲净如秋水,榻上欲有烟云气,墨池笔床要时泛花香,读书得此护持,万卷皆生欢喜,阆苑仙洞不足羡矣。”这样的书房简直就像私人花园,意境、心境都配置到位了。楹联中我最喜欢的要数被称为台北第一名儒陈维英的“三顿饮、数杯茗、一炉香、万卷书,何必向尘寰外求真仙佛/晓露花、午风竹、晚山霞、夜江月,都于无字句处寓大文章”。书入书房,书是幸福的,人入书房,人是充实的。


  仅仅对于爱书的人来说,书房才可能是有生命的。近日读到萧乾写的《我的书房史》,他说《读书》月刊特意派人来为他其乱无比的书房拍了照,登在刊物上。作家对书房的第一要求是:它得出活儿。“我在这间书房里已写了并编了足够百万字的书,近4年又同洁若合译了上百万字的《尤利西斯》。作家把书房作为自己的归宿,将在此度过余生,跑完人生最后一圈。希望在这里能多出些活儿。然后,等我把丝吐尽时,就坐在这把椅或趴在这张书桌上,悄悄地离去。”


  在书的面前,我们不需言笑,你也许会会心一笑,这种内心的愉悦感只有自己知道。其实我们来到人世,除了读有字的书,还在探究宇宙这本浩瀚之书,亲近自然这本无字之书,感悟亲情这摞朴实之书,一辈子,还有生命这本厚重之书,人,总是怀着谦逊的心去读才好。(安徽芜湖县实验学校小学部张梅)

 

    《中国教育报》2008年10月30日第12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孟召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