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视点> 正文

郑州搏强学校:是培训还是摧残?

www.jyb.cn 2014年06月2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培训还是摧残?——起底郑州搏强学校

  5月19日晚,两名女生在郑州搏强学校被“加训”一死一伤。该校是否具有相关办学资质,做法是否涉嫌违法?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6月18日下午,两名女生在校内被“加训”一死一伤后的第31天,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门口的校牌已被摘下,校内只有3名后勤人员。

  据郑扬道(化名)等5名郑州搏强学校的学生介绍,该校教学、训练条件简陋,学生来自河南、上海等全国多个省份,厌学、叛逆、网瘾的男生居多。学校对学生进行全封闭式军事化管理,学生每周6天进行高强度的体能训练,经常因为小错、不听话而被体罚。学校部分教官、文化课教师没有教师从业资格证。

  专家认为,郑州搏强学校的做法违反教育本质、法规,政府机构不应成立此类机构,应重拳清理整顿。对网瘾、厌学等“问题孩子”,父母应多关爱,严重者可送往医疗机构或心理咨询机构诊治。

  通过广告“钓”来家长和学生

  在郑州搏强学校的校内宣传栏上,自称“问题少年中原教育第一品牌”。然而,该校第一道门与第二道门之间的训练场地上,除了两个锈迹斑斑的篮球架、两个用混凝土垒的乒乓球台外,再无其他训练器材。

  “死伤学生是早晚的事儿。”郑扬道说,学生练习“前倒”、“后倒”等军事训练动作时,就在地上进行,并无保护设施。

  在网络、电视上发布的广告中,郑州搏强学校自称是河南省内唯一一所专门针对性格孤僻、贪玩调皮、上网无度、不思进取、学习无方,以及不愿学、不能学、学不好的所谓“操心少年”进行生活体验式培训的机构,学校采用全封闭军事化管理、寓教于乐等方式,教师与学生同吃、同住、同学习,将彻底改变学生以往的不良行为和习惯。

  事实上,在郑州搏强学校,从周一到周六,从早上6点到晚上9点半,除了各半小时的3餐时间和两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其他时间被体能训练、文化课学习、心理教育等课程占据。

  为给通过广告“钓”来的家长留下好印象,郑州搏强学校要求在校学生对来校的所有人都要特别有礼貌,不然就进行责罚,同时家长只能进入第一道大门。

  而像死亡女生的母亲郭女士一样,对“问题孩子”焦灼无奈的父母看到勤于训练、彬彬有礼的学生,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纷纷把有网瘾、厌学等问题的孩子送来。学生大部分来自河南,也有海南、浙江、上海等地的学生。他们大部分是被父母、装成警察的学校工作人员,联合以朋友犯案协助调查的名义骗来的。

  郑州搏强学校采取随到随报名的方式。郑扬道去年9月至今年3月在该校就读半年,同学最多时有100多名,最少30多名,大部分是十四五岁的初中生,且男生占大多数,男女生分开编班。郑扬道入学时,收费标准为6个月收费3.3万元,含伙食、住宿、心理辅导、军事训练、文化课辅导等费用。此外,他还交了1000元备用金,预支服装、医药费等。

  该校学生不允许使用手机、电脑,只能通过信件与外界联系,但来往信件均经过教官审阅,含有不利于学校的信件会被扣留。学生入学后前两个月不能与家长见面,父母来该校看孩子时,双方只能隔窗相谈,一名教官旁听。

  学生只有三类情况可以出校:一是重病,而感冒、发烧等小病,学校就近找医生来校治疗;二是出校拉练;三是外出生活体验,做一天洗碗、洗车等临时工。

  学校部分教官、文化课教师没有教师资格证

  在郑州搏强学校,每名学生入校后都有一名“主帮带人”,一般是学校领导;还有一名主执教教官、一名心理咨询师。每名主帮带人、主执教教官、心理咨询师会分配4到12名学生。

  郑州搏强学校的教官绝大部分是20多岁的退伍军人,心理咨询师大部分是20多岁的大学毕业生。该校学生李勇(化名)告诉记者,他的心理咨询师在半年之内换了3次,接连3任心理咨询师在半年内共找他谈话5次,每次都是问他心情怎样,并讲一通大道理。

  郑扬道认为,学校文化课教师水平较低。由于学生层次参差不齐,学校就教低层次的初一和初二的英语、数学、语文课程,但教师经常出现发音不准等问题。

  “学校一些教官感觉学校的好多做法对不起自己的良心。”郑扬道的主执教教官曾多次对他说,学校太摧残人了,干不下去。后来他就离开了。

  记者发现,在某知名网站上,以郑州搏强学校名义发布的招聘信息,对军训教官和心理教师两个岗位均未要求具备教师资格证。

  6月19日,管城区教体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郑州搏强学校从事教学、训练、心理辅导的教师,应具有教师资格证,但部分负责体能训练的教官没有该证。郑州市搏强学校校长王淇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承认该校30%的文化课教师并无教师资格证。

  “严酷的体罚让我们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

  “周一到周六,我们每天至少要进行3个半小时的高强度体能训练,如果做得不规范,就会被训练更长时间。”郑扬道称,在训练强度方面,男生女生、年龄大小、身体好坏都一样。该校一个12岁的男孩刚参加体能训练时,由于跑步时间过长,“脚肿得像马蹄子一样”。

  只有周日时,学生体能训练的强度才相对减少,当天看电影、自习等。由于该校没有节假日,部分学生春节都在学校过。

  “绝不打骂学生,尊重每名学生”,这是郑州搏强学校在“家长须知”上的承诺。

  “但实际上,严酷的体罚让我们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李勇告诉记者,“每天早上教官检查内务时,谁的被子叠得不像豆腐块,就要抱着被子到操场跑10圈至50圈,1圈120米左右。”

  “在学校要绝对服从,不然就被修理。”郑扬道曾因顶撞了教官一句,就被教官连掀带摁地做了200个“前倒”动作。由于地面较硬,郑扬道的双臂肿了两个星期。

  “即便生病也得坚持正常训练,除非是病得特别重。”李勇曾亲眼见过一名同学患有心脏病,跑步坚持不下来,教官就找几个学生去打他,“很多学生忍受不了学校残酷的训练、体罚,就想办法逃跑。”

  今年入读郑州搏强学校的张猛(化名)是为数极少的成功者,一个多月前,17岁的他筹划了一个多星期,和另一名同学越窗逃跑。

  李勇表示,“越狱者”、预谋“越狱者”被抓后都被严惩。该校曾有学生逃跑被抓后,三天三夜不给饭吃,只给水喝,同时罚站七天七夜。后来这个学生在厕所晕倒,被救护车拉走。

  “有些学生为逼学校让家长接走自己,就自残。”郑扬道等学生曾见过同学通过用刀划伤手,喝洗衣粉、碘伏,用草酸泼自己等方式自残,但不仅没达到目的,反而被打了一顿。

  李勇就见过一名同学因自残被父母接走,他从宿舍二楼跳下去,头部着地,一片鲜血。此后宿舍一楼、二楼都装上了防护网。

  在郑扬道看来,郑州搏强学校并未给“毕业”的学生带来正面影响:很多学生因为学业中断,只能辍学;原来就辍学的在这里结识三教九流的同学,离校后混得更厉害了。“高压和体罚之下,我们敢怒不敢言,被迫服从,但离校后逆反心理更强,很多人还因此恨上了父母。”郑扬道说。

  体罚学生、限制学生自由等行为违反法律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永杰律师认为,郑州搏强学校体罚学生、限制学生自由等行为已经违反相关法律,相关责任人需要承担民事乃至刑事责任,被体罚学生可通过法律途径向相关责任方索赔。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郑州搏强学校的做法就是“劳教”制度的民间翻版,目前国家已废除劳教制度,民间组织更没有权利对学生进行“劳教”式的管理,相关部门应将其取缔。

  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王极盛看来,郑州搏强学校的做法严重违反了教育本质、法规,政府相关部门不应允许这类机构成立。“这类机构不仅解决不了孩子们的问题,还会摧残青少年的身心健康,甚至造成受训孩子人格障碍,适得其反。同时,这类机构高收费,足以透露出其追求经济利益的目的,而不顾及孩子的身心健康。”

  “除了学校外,政府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和孩子家长都应该为此负责。”王极盛表示,孩子之所以会产生心理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与孩子缺乏关爱、父母离异等原因相关,出现这类问题后,家长应该遵循“温暖、理解、民主”的方式去关爱、感化孩子,而不应为图省事,把孩子送进这类使用暴力的机构。如果孩子情况较重,可将孩子送入正规的医疗机构、心理咨询机构进行治疗。

  王极盛呼吁相关部门果断出重拳,对此类机构进行清理整顿,“这类惨剧已不是第一次发生,如果不下重手整治,谁敢说以后不会重演悲剧呢!”(记者 刘盾)

  《中国教育报》2014年6月21日第1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张贵勇}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