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育 > 国内新闻> 正文

苏州共青团组织求解未成年人“重复流浪”难题

www.jyb.cn 2014年02月07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流浪未成年人“临时救助”有局限

苏州团组织求解未成年人“重复流浪”难题

  未成年人“重复流浪”问题正越来越受到高层的重视。2012年年底,民政部曾主动在各家主流媒体上作出官方表态,“要在2013年进一步完善部门协调联动机制来主动救助保护流浪未成年人,预防和减少困境儿童外出流浪乞讨和重复流浪现象”。但在过去一年,有关上述专项行动所取得的实际效果,却并未找到最新的数据支撑。

  今年的“共青团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面对面”行动中,流浪乞讨未成年人的有效救助也同样成为共青团组织关注的一个热点。在江苏苏州,流浪未成年人“重复流浪”这一在救助界探讨多年无果、却始终盘踞问题核心的“硬骨头”,被团苏州市委拿来“啃”了将近一年。

  240名接受救助的苏州地区流浪未成年人成为团苏州市委、苏州市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联合调研的样本。调查显示,这些未成年人中,二次离家出走者有15.84%,三次者为9.35%,四次及以上者为14.02% ,上述3项总共和为39.22%。

  问题由此而来,近四成流浪未成年人“重复流浪”的背后,究竟有哪些深层次原因?传统的救助方法应当如何改进?新型的救助模式应当由哪几个部分组成?有限的政府救助资源应当如何分配?

  一段时间以来,团苏州市委通过“共青团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面对面”行动,调研一步一步接近解决上述难题未来可能产生的“正解”。

  救助站“临时救助”具有天然局限性

  1月9日,苏州市相关领域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10余人聚集在苏州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以下简称“救助站”)的会议室内。应团苏州市委的邀请,他们来到这里对苏州本地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工作进行专题调研,调研的一个重点,即为“重复流浪”问题。

  尽管可能会占用自己一整天的时间,苏州市救助管理站、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副站长惠志华仍坚持全程陪同,“希望今年的苏州两会上能多看到一些流浪未成年人救助方面的提案、议案”。

  从2013年年初起,惠志华就通过QQ、电话、面谈等形式与团苏州市委权益部部长孙楠熟悉起来。一开始,他就向孙重点反映了“重复流浪”这个问题。惠志华说,针对这个问题,救助站从2005年开始就“动脑筋”了。

  “以前就负责衣、食、住、行这种浅层次的救助,未成年人重复流浪问题那时就有,已经在找办法。”惠志华说,救助站采取的救助一般为“临时性救助”,在流浪者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临时的生活帮助,解决一时温饱的问题后,即将受助者送回原籍。

  但这一救助方式,用在未成年人身上就显得过于“简单”了。临到送孩子返乡时,有的孩子联系不上父母,有的原籍地亲人不愿接收,还有的压根儿就不想回去。

  站里曾经尝试并坚持至今的一个方法是——引进专业教师来上课,有思想品德课、文化课、技能培训课等。但这一尝试,一来没有稳定性和持续性,二来费时、费钱,效果也不明显,“重复流浪”的问题还是得不到有效缓解。

  这一难题,被团苏州市委权益部部长孙楠写进了《苏州流浪未成年人及救助工作调研报告》中。报告指出,流浪未成年人的救助保护不仅需要临时性的食宿帮助和返乡护送,对于那些缺乏良好家庭和社会生活环境、甚至无家可归的流浪未成年人,更为需要的是“重建健康的生活环境和成长路径”,“只有真正改变流浪未成年人非正常的社会生活环境和被扭曲了的社会化进程,才有可能使他们重新走上健康发展的人生道路。”

  要想实现这种“改变”,难度极大。在“面对面”活动现场,这一问题被抛给了在座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同时,团苏州市委还介绍了一个经实践检验可操作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社工来了以后……

  新近接手的一个个案,给惠志华以启发。

  一名从四川逃学来苏州的流浪儿童在即将被遣送回原籍以前,救助站接到孩子生母的电话:“我本人在广州打工,能不能把孩子送来我这里?”根据家庭实际情况,孩子被送往广州。

  其中的一个亮点在于,救助站社工与孩子母亲所居住的广州某社区社工建立起联系,孩子实际是从救助站社工手中,被转交到了广州社工手中。“从苏州社工到广州社工,全程没有脱离社工的帮扶,效果非常好。”据惠志华了解,这个孩子与广州社工已建立起长期联系,目前状况良好。

  这样的“交接”给人以灵感。如果全国每一个流浪儿童救助站都有一名专业社工,全国每一个社区或片区都有一名专业社工,那么流浪儿童的遣返成功率或将得到有效提高。

  一个多月前,在苏州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这一“灵感”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率先得到践行。苏州清流社工服务中心的专职社工贾淑娜正式进驻到该中心开展工作,值得一提的是,清流社工是一家全程由团苏州市委青年公益组织孵化园孵化的社工机构。

  这两天,救助站新来了一个7岁的山东男孩。他已经在各地流浪一年多,母亲联系不上,在上海打工的父亲又不愿接回孩子。社工贾淑娜正在做的,一方面是尝试说服孩子父亲接走孩子,并改进自身的教育方法,另一方面是给小男孩“上课”,教他如何与父亲相处,如何与同学相处。

  效果已初步显现。孩子的父亲在与贾淑娜多次电话沟通后,承诺“有空就来接儿子”,并表示未来会改进教育方式。

  “全国应该一盘棋,每个救助站都有一名专职社工就好了。”惠志华说。

  实际上,团苏州市委这次的调研远不止于呼吁“在救助站引入流浪未成年人的专职社工”这一个方面。团组织的考虑更细致些,“面对面”调研将社区社工和专门的非政府组织都考虑在内,以期构建起一个多方联动的全方位社会救助体系。

  “想从民政救助流浪乞讨未成年人入手,梳理一下政府服务的过程,有哪些局限性?社会力量和社会工作方法介入后,能有哪些优势?从而为党政部门考虑‘如何适当有序有需地转移部分社会公共服务,逐步交由社会组织承接’提供建议和参考。”团苏州市委权益部部长孙楠近期一直在为流浪未成年人的救助事宜奔波,她不厌其烦地联系媒体,联系代表、委员,“苏州市‘两会’在即,应该会有一批相关议案提案在会上呈现”。(记者 王烨捷)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