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国学大师季羡林辞世 享年98岁
 
季羡林生平介绍
  季羡林,字希逋,又字齐奘,1911年8月6日出生于山东省临清市康庄镇。1930年他考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1935年考取清华大学与德国的交换研究生,赴德国入哥廷根大学学习梵文……[详细]
    我国著名学者、国学大师、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季羡林先生7月11日上午9时在北京301医院辞世,享年98岁。北大已成立由校党委书记闵维方、校长周其凤任组长的治丧工作组,工作组下设办公室,负责具体工作。学校将在北大百周年纪念讲堂纪念大厅设立季羡林先生灵堂……[详细]
   
让大师的灯盏照亮未来
    “学问不问有用无用,只问精不精”,季羡林曾这样答问。“焚膏继晷,兀兀穷年”,他如此形容自己的苦苦求索、精益求精的漫长学术岁月。这盏孤灯,曾映照面壁苦修的达摩,相伴敦煌临摹的张大千,也照亮着一代代中国知识分子“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治学之路……[详细]
 
 
 
 
  未名湖畔的哀思       社会各界深切悼念季羡林先生
  7月12日,北京大学在北大百年讲堂纪念大厅设立季羡林先生灵堂,开始接受季羡林先生生前友好、广大师生和社会公众吊唁……[详细]
胡锦涛、江泽民等向季羡林敬献花圈
  设立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的季羡林先生的灵堂内摆放着胡锦涛、江泽民、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等中国领导人敬献的花圈。 王岐山、回良玉、刘淇、刘延东、张德江、徐才厚、李瑞环、李岚清、陈至立、马凯、孟建柱等中央领导同志通过不同方式向北京大学转达对季羡林先生辞世的深切哀悼……[详细]  
 
 
  他的治学精神       “学问不问有用无用,只问精不精”
  季羡林的学术成就大略包括在以下10个方面:(1)印度古代语言研究--博士论文《〈大事〉渴陀中限定动词的变化》……[详细]
季羡林的治学与为人境界:博大精深 温厚敬诚
  他所研究的艰深学问梵文、吐火罗文、东方学已走出象牙之塔成为世纪“显学”。他那煌煌数百万言充满人生哲理的散文,畅销国内外,影响着几代读者。作为中国学界仅存的几位百岁学者之一,他彰显着中华学人渊博而仁厚的风范。“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是国人对季羡林先生的赞誉……[详细]  
 
 
  他的处世之道        三辞“桂冠” 大德大智隐于无形
  智者乐,仁者寿,长者随心所欲。一介布衣,言有物,行有格,贫贱不移,宠辱不惊。把魂汇入传统,把心留在东方,学问铸成中华文化一道风景线。
季羡林:谢绝了“大师”称号
  这位蜚声中外,万人景仰的大学者,竟然昭告天下,请辞去“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三顶桂冠。他说:“我连‘国学小师’都不是,遑论‘大师’。”“我自己被戴上这顶桂冠,却是浑身起鸡皮疙瘩”,“为此,我在这里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的桂冠摘下来……[详细]
 
 
  他的人生经历       一部净化人心灵的书,一部令人回味无穷的书
 
 
 
  他的经典语录      “要说真话,不讲假话。假话全不讲,真话不全讲。”

  每个人都争取一个完满的人生。然而,自古及今,海内海外,一个百分之百完满的人生是没有的。所以我说,不完满才是人生。
  对待一切善良的人,不管是家属,还是朋友,都应该有一个两字箴言:一曰真,二曰忍……[详细]

季老谈“工作”
 
季老谈“处世”
    工作是我的第一需要。季羡林:我的要求就是不停地工作,我一辈子没停过。我的生活习惯就是不停地工作,习惯。不写不行,好像没吃饭一样,第一需要。我的工作主要是爬格子。几十年来,我已经爬出了上千万的字。这些东西都值得爬吗?我认为是值得的。
 
  季老说过,自己喜欢的人“是这样的:质朴,淳厚,诚恳,平易;骨头硬,心肠软;怀真情,讲真话;不阿谀奉承,不背后议论;不人前一面,人后一面;无哗众取宠之意,有实事求是之心;不是丝毫不考虑个人利益,而是多为别人考虑;关键是一个‘真’字,是性情中人。
 
季老谈“和谐”
 
季老谈“优点”
  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就是“天人合一”,就是和谐。季羡林:和谐三个阶段,一个天人、一个人人,一个个人,天人好讲,人人也好讲,就是社会和谐,个人怎么讲呢?就是我相信人、人类都是向前进步的,向着真、善、美发展,这是总的规律,懂得规律的话就有了个人和谐了。怎么讲呢?这个规律,你一行,一举一动应该按照这个规律走,不能违反这个规律,违反了就是不可以,顺着规律走就是和谐,规律就是人的趋向,向真、善、美发展。
  如果我有优点,我只讲勤奋。我非常平凡,没什么了不起的。如果我有优点的话,我只讲勤奋。一个人干什么事都要有一点坚忍不拔,锲而不舍,没有这个劲,我看是一事无成。范老有两句话: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说一句空。今天我跟年轻人讲, 我说今天这样子,下海出国我不反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可是问题是,我们世界文化、中国文化能够传下去,还是靠几个人甘心坐冷板凳的,赶热潮那人多得很,坐冷板凳的人就少得很。
 
中国教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