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校园戾气”从何而来,如何化解?

www.jyb.cn 2015年05月14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近日,校园暴力事件频发:山西夏县一学生在厕所被同学殴打,河北河间二中一初二男生被多名学生打死,河南兰考“富二代”中学生暴打同学……舆论普遍关注的是,这些未成年的施暴者与受害者并无深仇大恨,为何睚眦必报,而且手段极其残暴?校园暴力为何有“升级”的势头,这种戾气究竟从何而来,教育该如何应对?

  分析这些暴力案例,会发现“校园戾气”成因复杂,很难简单归因。

  蒲公英评论作者刘元华认为,校园暴力行为既有个体的心理原因,又有复杂的社会心理背景。从心理学上讲,狭隘、自私、唯我独尊、好占上风是青少年走上犯罪道路的内因,而不良社会环境的熏染、错误的家庭教育以及心理健康教育的缺位,是不容忽视的外因。

  在诸多因205素中,家庭教育的问题似乎更为突出。蒲公英评论作者马得清分析认为,“家庭教育不当”对孩子暴力心理的形成具有强烈的暗示作用,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父母打骂孩子扭曲孩子的性格。例如,2013年12月,一段“10岁女孩在电梯内虐打1岁半男婴”的视频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女孩父亲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自己和妻子平常打骂女儿,对其性格有影响,伤害男婴只是女儿表达感情的方式。

  第二,有些家长总是担心自己的孩子吃亏,就经常给孩子灌输“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打他”的歪理,结果把自己的孩子引向了暴力解决问题的邪路。

  第三,有些家长不善于处理孩子与同学之间的矛盾,遇到孩子之间吵架打架,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正确地批评教育自己的孩子,而是带上孩子去找对方的家长评理,如果遭到对方的慢待,就亲自动手教训。

  媒体评论员邓海建认为,法律与制度对校园戾气的宽纵,确实也是此类事件层出不穷的主要肇因。一方面,顶层设计缺乏对青少年霸凌问题的正视。2007年制定的《中小学公共安全教育指导纲要》中提到:学生要“了解校园暴力造成的危害,学习应对的方法”。但正如专家所言,更多学生对于“欺凌”一词的认知,也只是在爱国教育中,强调近代史上中国“受帝国主义‘欺凌’”。即便是2011年修订颁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提出建设儿童友好型的社会,也未曾提及反欺凌问题。正因如此,在类似事件中,被欺负的孩子除了害怕与忍辱,往往连呼救的本能都离奇地丧失了。另一方面,少数“问题少年”缺乏法律规制。家里管不好、学校管不了,加之打人成本非常低廉,未成年人施暴简直成了“法外之地”。当这些孩子稍稍了解法律,知道他们打人后大抵只是“教育教育”而已,恃强凌弱的快意,哪怕是未曾分级的影视与游戏,都可能成为教坏他们的“毒苹果”。若法律不能对青少年暴力行为零容忍,孩子之“恶”并不比成人来得柔和。

  也有不少人质疑,对于频繁发生的校园暴力事件,学校和教师为何不能有效制止?

  去年,福建南靖县某中学的一名女学生在教室内被五名女同学围殴长达2分钟,期间没有老师或同学出面阻止,竟有旁观者拍手叫好。类似的情况多有发生,发生在校园里的暴力事件,为何学校和教师不能及时发现制止,为何没有学生“投告”教师,甚至受害者本人也选择沉默?

  蒲公英评论作者黄云生认为,学校管理者和教师只有在学生面前成为“公正者”、“强者”的化身,充分得到他们的信任,才会有底气教管束学生。学生才可能在面临暴力伤害的威胁时,向学校求助,请教师出面协调纠纷,主持正义。而那些有暴力倾向的学生也会在老师面前有所忌惮。

  但从根本上说,化解校园暴力不能仅仅指靠学校和教师,而要多方介入,系统治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要从强化规则意识入手。在美国,如果课堂上学生恐吓威胁教师,教师也会把学生告上法庭,法院会根据事实,做出判决,如果恐吓的事实存在,当事学生将会受到处罚,比如罚款多少,或者做多少社区公益劳动。对于罚款部分,学生必须用自己的劳动所得来支付,不得由父母代替支付。这种处罚,给学生十分深刻的教育,即必须遵守法律、规则,触犯规则之后,必须受到惩罚。如果对于施暴的学生,我国也建立这样的处理机制。在学生进校时,就告诉学生,不得欺负他人,也不要被他人欺负,学校的学生事务中心会保护每位学生的权利。在学校内部,有健全的学生事务投诉、处理、申诉、仲裁机构,接受学生投诉,并进行公开的调查、举行听证会,根据调查的事实进行处理。那么,这就既给学生维权的意识教育和维权的渠道,也能给“小霸王”提出警示。当学生受到欺负时,可以申诉,而不像现在,一些学生的不良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受欺负的学生继续忍气吞声。对于学生的处罚,当然需要教育和保护相结合,而目前,我国的处罚,却是保护有余,处罚不足,结果是,纵容了违法甚至犯罪行为。从保护未成年的权利出发,我国已经不允许义务教育学校开除学生,但是,学校和社会却必须履行矫正其行为习惯的责任。处罚的内容,可以是必须完成多少小时的学校和社区公益劳动,必须,由学校和社区共同监督。

  媒体评论员邓海建建议,在青少年犯罪低龄化成为不争事实的今天,秉持全面依法治国的逻辑,在传统道德教化之外,还应该在制度和法律层面为校园戾气找出口:

  一是重新审视合理的教育惩戒权。电影《伟大的丘吉尔》里有个严厉的“打屁股学校”,说明西方人的教育从来就不是“缺钙”的教育。这些年,因为合理惩戒权缺失,赏识教育“走火入魔”,于是教育斯文扫地、教师尊严扫地的事情,还见得少吗?

  二是在全世界都悉心研究反欺凌机制建设的时候,即便我们没有“暴行罪”来应急,起码也该尽早完善相关立法,研究对青少年欺凌现象的遏止与惩戒。法律若不能显性地教会孩子们正义规则,又如何让他们舍弃丛林法则而培厚司法信仰?

  结语 校园暴力的形成乃至“升级”,既非单纯的家庭教育因素,也非单纯的学校教育因素,而是家庭、学校、社会三方联动的错位以及青春期冲动缺少有效指引等多重因素叠加形成的。正视青少年校园暴力事件,并以此为鉴进行多方反思,这才能有效杜绝类似事件再现。(中国教育报刊社蒲公英评论出品,编辑于珍、史亚雄制作)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