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从教材、模块、课程、视频、测验等内容开发,到支持获取内容的软件、工具、平台等技术开发——

北美教育资源进入共享阶段

发布时间:2019-05-17 作者:胡军 来源:中国教育报

全球视野下,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在孕育兴起,重大科技创新正在引领社会生产变革。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发展正在重塑教育形态,知识获取及传授方式、教与学关系正在发生深刻变革。

近年来,随着通信技术、教育及科技的快速发展以及北美高校学生教科书费用逐年攀升,如何利用现代化手段开发与共享教育资源,使之更加高效和经济,已成为国际关注的教育热点。经过多年研究与实践,开放教育资源得到广泛认可。

北美开放教育资源形式多样,从教材、模块、课程、视频、测验等内容开放到支持获取知识的软件、工具、平台等技术开发,不仅是减轻学生教材费用负担的途径之一,而且有助于丰富知识获取途径,改进教与学的方式,分享学习资源。

    多层面、全方位、可持续

    加拿大大学研究设计了更加综合的多功能交互数字平台,整合开发开放资源内容,开通在线课程,提供开放教材和学术出版物,建立数据库等,尽最大可能做到免费、分享、开放多种教育资源

加拿大在开放教育资源建设上形成了多层面、全方位和可持续发展的特色。通过联邦政府、国内外合作和高等院校行动计划三个层面展开。一是“全加行动项目和组织”。如“开放数据”项目、“知识共享”以及加拿大健康研究院、自然科学和工程研究委员会、社会科学和人类学研究委员会共同起草支持学术出版物开放政策,以支持国内和国际的知识共享、传播以及合作研究。二是加强国内外合作。如“不列颠哥伦比亚校园”成为北美开放资源建设的典范,支持和实施开放教科书,目前开放大学教材60种,分享在线学习资源库。“开放教育资源三省理解备忘录”是加拿大开放教育资源最重要的阶段成果;西部阿尔伯塔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萨斯喀彻温省在开放教育资源上达成合作协议,包括省间分享和开发开放教育资源,利用技术,加强对开放教育资源问题的理解。再如,加拿大“开放教育资源”大学联盟,已与五大洲36个院校和若干研究机构合作。三是促进“院校行动”,通过成立大学开放出版社、研究中心等推进开放资源建设,推动教学方法和技术的改革。

从总体上看,加拿大大学开放资源建设和实施不但有条不紊、稳步推进,而且不断投入资金和人力资源,研究设计了更加综合的多功能交互数字平台,整合开发开放资源内容,充分开展国内外合作,利用出版社等相关机构、数字技术提供商的专业服务,开通在线课程,提供开放教材和学术出版物,建立数据库等,尽最大可能做到免费、分享、开放多种教育资源。

另外,加拿大的“慕课”也在不断发展,其中,教学指导性课程已成为加拿大“慕课”的主流形式。目前由加拿大院校或个人提供的“慕课”已超过320项,通过不同平台提供给学习者,为实现开放教育奠定基础。

正视问题,迎接挑战

    开放教育资源在减轻学生经济负担、给教师带来更多选择的同时也面临严峻挑战。主要原因是教师缺乏研发开放教育资源所需要的知识和技术能力。而加强合作和培训是非常有效的对策。

相关研究表明,通过使用开放教育资源不但可以减轻学生的经济负担,而且绝大多数学生认为,开放教材与传统课本的质量相当甚至更好,很多学生觉得开放教材的好处还在于可以编制,更加符合具体课程要求。

然而,又有调查发现,并不是所有教师都知道开放教育资源的存在,更有少数教师表明不愿意使用开放教育资源,主要原因是不熟悉电脑和网络科技,认为电子产品会干扰教学等。

可见,开放教育资源有助于减轻学生经济负担,能给教师带来更多选择,但同时也面临严峻挑战。主要原因是教师缺乏研发开放教育资源所需要的知识和技术能力,以及如何选择、改编和评价开放教材或资源的能力和经验。多年实践经验表明,加强合作和培训是非常有效的对策。

例如,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向全国大学教师提供研发开放教育资源的专业培训,并于2012年创建了开放教材图书馆,帮助任课教师寻找具有开放许可证、经过同行评审的开放教材。该大学还向纽约州立大学提出开放教材出版的提议,目的是让大学教师参与编写、评审和出版高质量、低成本的课程资源。由23所学校组成的弗吉尼亚的社区大学系统,正在成为使用开放教育资源的领导者。

此外,美国的政府机构,高等教育机构,一些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机构都在支持着开放教材及教育资源建设。例如,“大学开放教材合作项目”开展高校、政府机构、教育非营利性机构等共同合作,提高教师意识,为他们提供培训、支持和指导,并共同开展开放教材方面的研究。开放教材出版商也正在开发开放教材的商业化模型。他们寻求与作者、同行审阅人员和专业设计及编辑服务的合作。通过合作与培训,教师研发和应用开放教育资源的意识和能力得到了显著提升。

    强化立法,增加投入

    研发与推广开放教育资源的另一障碍是,教师评职称时,开放电子教材或资源的开发往往不被算作学术成果。因此,北美出台了相应的特殊激励、奖励机制和政策。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明尼苏达州和华盛顿州等都在通过立法来支持开放教育资源的开发,鼓励高校推进开放资源的使用,并创建开放教育资源图书馆,使公众获取这些资源。

加利福尼亚州建立了开放资源图书馆和加利福尼亚开放资源委员会。该图书馆让高校教师和学生能够免费或以极低的价格来寻找、使用或改编课程资源。该委员会被要求列出50门适合高校低年级学生的必修课程,并在此基础上开发出高质量的开放资源课本和相关材料。委员会坚持审查和批准开放教育资源,并促进这些资源在高校图书馆的获取和使用。

佛罗里达州从2010年开始鼓励高校教师开发和使用开放资源课本,鼓励使用本州现有的教学资源库。该州还创建了佛罗里达学术图书馆服务合作机制,建立了一个图书馆自动化系统,所有公立高等教育机构都可以用这个系统来支持他们的教学和研究需求。该州颁布法令要求制定审查和批准开放资源教材和其他教育资源的规程。

美国北达科他州要求立法管理委员会研究该州高校系统开放教材及资源的使用,包括和其他州建立合作关系来使用开放资源。华盛顿州早在2006年即推出法案,要求高校教师和行政人员考虑使用更加低价的教材版本,包括开放教育资源,合作开发免费网上和图书馆资源等。

尽管开放教材对学生是免费或是低费用的,但开放教材和资源的可持续性研发和使用仍然需要资金支持。

近年来,北美不断增加研发开放教育资源的投入,以确保资源质量和可持续推进。例如,美国华盛顿州于2009年通过立法,为该州的社区大学和科技大学拨款120万美元用于支持开发开放教育资源,从而增加这些资源的可获得性、可购买性并提升课程质量。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于2012年投入200万加元开发开放教育资源。美国明尼苏达州把使用开放教育资源作为一个财政目标。明尼苏达州政府在2014年要求州立高校降低生均教学费用,并把这些节省下来的经费用于开发开放教育资源,同时收集可以使用的和正在被使用的开放教育资源数据,为跟踪研究提供证据。

然而,研发与推广开放教育资源遇到的另一障碍是,当教师评职称时,开放电子教材或资源的研发往往不被算作学术成果。可见,研发开放教育资源需要一些特殊的激励、奖励机制和政策。俄亥俄州设置了最高5万美元奖励给撰写开放资源教材的作者。佛罗里达一所高校的系主任对愿意开发开放资源的教师颁发1000美元的奖励。相关激励机制还在进一步完善中。

(作者单位: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课程教学研究所,本文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2018年度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高校学生教材费用调查及其应对策略研究:以美国、加拿大为例”[项目编号:GYC2018011]研究成果)

《中国教育报》2019年05月17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