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综合新闻 学前教育 基础教育 高等教育 职业教育 家庭教育 国际教育 民族教育
首页>检索页>当前

闵楠飞:左手撑起乡村教育的一片天

发布时间:2017-12-29 作者: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拓 实习记者 李亚飞     


闵楠飞和学生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电话采访闵楠飞颇为不易,她一天之内先后三次“爽约”,每次的理由都一样:“在和学生谈天说地。”而“谈天说地”这个词亦能精妙地概括她与学生之间的日常相处状态、培养方式、大爱表现乃至对乡村教育的深刻理解,某种程度上也是揭示了“最平淡最普通最大众化”的她,为何能荣获2017年“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事实上,这位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红莲湖第一小学的独臂女英语老师,早已名声远扬,事迹广为传播,先后被评为2017年湖北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代表、2016年湖北省优秀共产党员、“湖北最美一线职工”、“湖北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优秀教师”、“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等称号。
  命运残酷,闵楠飞“不放弃”、“调整姿态”,左手亦能书写工整,撑起乡村教育的一片天。
  荣誉及身,闵楠飞却很是看淡,“教育事比天大,只是对自己所选所爱的事业负责而已。”
  “死亡瞪”和“一起疯”
闵楠飞和孩子们参加活动。受访者供图
  乡村教学对板书要求很高,而闵楠飞而言,板书工整、流畅美观只能算是自己遇到的“最小的困难之一。”
  15岁那年暑假,正值中考之后,“农村出身,家里穷,孩子也多,就想着利用假期打工赚钱贴补家用。”在棉纺厂,闵楠飞因为不熟悉机器操作,右臂被卷进了机器中……
  “眼泪不能解决问题,但流出来后,就解脱了苦。”哭干眼泪的闵楠飞,“心如死灰”,一蹶不振,直到她看到原本坚强的父亲独自蹲在医院走廊失声痛哭,那一刻,闵楠飞意识到,要坚强起来。做不了重活,不能“武能扛枪”,幻想着“文能拿笔”,“只想着生存下去。”
  幸运的是,当地的一所普通高中接收了她。但整个高一,闵楠飞情绪低落,心情糟糕到“难以描述的地步”。她既需要重新学习用左手写字,更主要的是需要面对同学们抛来的异样眼光,和背后的指指点点。
  人生不断奔跑,幸运再次降临,闵楠飞如愿考上大学,并遇上一位用心的辅导员吕仲茂。辅导员更是以非常的平常心来对待她,处处鼓励,把她看成小兄弟,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中去。视野开阔下,潜移默化中,闵楠飞坚定了当老师的信念,“当一个像吕仲茂的老师,和学生打成一片。”
  “学生第一节课的时候会比较好奇,不会特别的接受我,但可能在第二三节课的时候好奇心就会淡下来,等他们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就愿意接受我了。”让别人接触自己,首先自己得接受自己,闵楠飞接受了自己的劣势,也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之处,“学生要么不信任我,一旦信任就会接受我。”
  “你喜欢你们老师吗”,在一个电视台采访中,面对镜头,闵楠飞的一位男学生点了点头,说她特别严格,有时候被她一个眼神就杀伤了,但下课的时候就喜欢找闵老师谈天说地,下围棋,围成一圈做游戏,“和闵老师在一起是很快乐的。”
  听到这个答案,闵楠飞哭笑不得,称自己是“精神分裂者。”
  在学生眼里,上课时的“死亡瞪”,和下课时的“一起疯”构成了闵楠飞老师的教书育人、“精神分裂”的AB面。
  在闵楠飞心中,乡村教育育人优先,教书其次,自己所带的三个班,160多名学生中绝大部分是留守儿童,他们最缺少和渴望的是爱,这关系健全人格的成长,和他们“疯作一团”意在于此。
  如今,闵楠飞也有学生当了老师,甚至就在自己办公室工作。从吕仲茂老师,到自己,再到自己的学生,闵楠飞坦言,希望这股“疯”的劲能够从自己身上传承下去。
  放手与扶起
  “老师,你去人民大会堂领取中国青年五四奖章时会不会同习爷爷握手呀?”
  “老师,我也要成为像您这样的好老师!”
  “老师,毕业后我要继续跟着您!”
  ……
  离开校园的学生们虽然遍布全国,从事各业,却总是会想起闵楠飞,经常给她打电话,拉拉家常,分享喜悦,诉说不快,回忆“一块玩耍”的记忆,但闵楠飞却很少主动联系他们,“他们成年了,能独立思考,该放手就放手,不能再拿他当孩子,不然他们永远长不大。”
  有个学生,平时聪明乖巧,成绩不错,但性格内向,自卑敏感,家庭压力大,一日突然打算弃学,闵楠飞了解后赶紧过来以自己的经历“忽悠”他,并从本就不多的工资中给予资助,如今,该学生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让留守儿童从阴影中走出来只能靠自己,我就是扶一下,但力度不大”,闵楠飞说,不是自己接触的所有的留守儿童学生都能“爬起来”,自己个体力量有限,曾“眼睁睁”地看着一位升了级的女学生年纪轻轻就做了童工,“她给我带话说,想回来继续跟着我。”
闵楠飞(前排中)和孩子们在课堂上。受访者供图
  放手,是归宿,是隔断牵念,一往无前;扶起,是启程,是临行嘱咐,不负所负。一放一扶间,寄托着闵楠飞对留守学生满满的爱。
  “父母不在身边,留守学生最缺乏的就是爱。”闵楠飞不止一次的提到,自己关注度不够,不能面面俱到,留守学生、乡村教育需要全社会的爱。
  令闵楠飞欣喜的是,国家对留守学生、乡村教育的重视程度有增无减。“国家给我这个奖是对我们乡村教师工作的最大肯定”,闵楠飞说,自己的工作没有轰轰烈烈的高大喧嚣,只是点点滴滴的书写快乐,日常中是平凡,平凡中有永不放弃,“但担心自己视野还不够宽阔,能力有限,做的还远远不够就过早白了发。”(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拓 实习记者 李亚飞)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3516号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3005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10-2020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