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西悉尼大学教学评价机制分析

发布时间:2017-05-16 作者:张喜华 赵大成     

摘 要:澳大利亚大学整体教学科研水平名列世界前茅,主要得益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建立了全国统一的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制度,以及高校在教学科研及评价督导方面的务实创新和对高质量教育的不懈追求。通过采用案例研究方法对澳大利亚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尤其是对西悉尼大学教学评价督导系统进行分析与评价,旨在为国内高校教学督导改革提供一定的参考和借鉴。

关键词:西悉尼大学;质量保障;教学评价;教学督导

澳大利亚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层级目标体系化

澳大利亚大学的整体教学科研水平举世闻名,权威大学排名机构QS发布的2016—2017年度大学排行榜,澳大利亚有8所大学(约占澳洲大学总数的20%)进入世界百强 (QS, 2016)。为了确保高等教育质量,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建立了全国统一的质量保障制度,对学历资格、课程、教学和院校进行质量监督。澳大利亚学历资格框架(Australian Qualification Framework Second Edition, 2013)是澳大利亚教育教学质量保障体系的基石,它把横跨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十四种学历资格从一级证书到博士学位分成十个等级,规定了每个等级的具体知识、技能和能力标准,并使其相互衔接、层次分明,便于理解和实际操作。根据澳大利亚学历资格框架确定的国家标准,各院校必须经过审批注册,其开设的课程必须通过批准,其颁发的学历资格证书也必须符合国家的指导大纲。澳大利亚学历资格框架还对课程衔接和学分转换作了详细的规定,使学生可以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学习途径和方式。学生在澳大利亚任何一所院校学习,所受教育均遵循和符合国家标准,这使得学生可以比较自由地在全国范围内的高校和职业院校自由转学流动。

澳大利亚的学历资格框架为十四种学历文凭确定了基本的学术标准。例如:该框架对处于第七等级的学士学位制定了包括知识、技能以及运用知识技能等方面的具体标准:一是在知识方面。学士学位获得者应该在一到多个专业领域里拥有广泛而密切相关的知识体系,对学科的基本概念和原理具有深刻的理解,能为终身独立学习奠定基础。二是在技能方面。学士学位获得者应具有批判性评论和分析的综合技能;能展示对一些专业领域的知识具有广泛理解的技能;具有运用批判性思维独立判断和发现并解决问题的创新技能;具有能清楚、连贯、独立表达和陈述个人知识和观点的沟通技能。三是在能力方面。学士学位获得者应该能运用知识和技能在专业实践和学术领域创新性地提出方案、解决问题和作出决策;具有在不同的环境中运用不同知识技能的能力;能对自己的学习和专业发展负责并具有与他人在广泛领域合作的能力。澳大利亚政府通过确立学历资格框架来保证高等教育的课程质量,并通过立法保护其所授予的学历资格。在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发展过程中,每所大学都通过立法确立其设立和认可的程序,以维护大学的声誉。大学一旦达到严格的审批标准就可以获得完全自治的权利,能够自行审批和开设新的课程,确定其学术标准和质量保障程序,并对此承担首要责任。

澳大利亚大学教育质量评估署(Australian University Quality Agency, AUQA)具体负责评估并监督大学以及其他具有自我评审权力的高校。它是独立的国家层面的教学督导机构,负责评估与监督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并提交全国各院校的教育质量评估报告。其每五年在高校自评的基础上对各大学进行一次全面的质量评审,依据各大学既定的宗旨和目标,通过实际考察、调查问卷和座谈讨论等方式对高校实施教育质量评估。所有这些措施围绕一个目标:保障各级各类课程和院校均经过严格的审查,以达到国家学历资格框架所规定的质量标准。

西悉尼大学教学督导评价机制中的学生中心地位突出

为了确保高校教学达到国家学历资格框架确定的标准,澳大利亚各高校都特别重视对教师的教学进行督导与评价。西悉尼大学教学评价督导系统中《学生对教学的反馈问卷》对教学督导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真正以学生评价来观照教师教学,体现了以学生为中心、以人才培养为目标、以学生满意度为导向,这对正在探索高等教育督导改革的我们具有一定的参考和借鉴意义。笔者选择西悉尼大学研制和使用的《学生对教学的反馈问卷》作为研究案例,主要是从20世纪80年代起,以英国剑桥大学著名教育心理学教授马什(Marsh)教授为首的一批教育心理测量评价专家最先在澳大利亚高校进行学生评教问卷设计,马什(Marsh)一直从事高校教学评价研究,他是西悉尼大学《学生对教学的反馈调查表》的设计者,并就学生反馈对教师教学督导作用进行了实证研究。

在西悉尼大学,教学督导评价是由一个专门的质量和绩效办公室 (Office of Quality and Performance)来管理实施的,教学副校长直接主管该办公室。办公室的主要职责包括制定学校长远的教学规划、对学校的教学活动进行评估、督导各院系的教学活动、为教师的教学绩效提供信息和反馈、对学校的教学数据进行管理和研究。西悉尼大学质量和绩效办公室主要通过对学生、教师、员工和社区实施一系列的全国性的和学校层面的问卷调查来收集数据。数据主要运用于提高教师的教学质量和学校的教学管理质量。目前,西悉尼大学主要通过如下问卷收集数据:混合式学习调查(Blended Learning Survey)、学生满意度调查 (Student Satisfaction Survey)、澳大利亚毕业生调查 (Australian Graduate Survey)、学生对课程单元教学反馈调查(Student Feedback on Units Survey)、学生对教学的反馈调查(Student Feedback on Teaching Survey)、教师对教学自我评估调查表(Teaching Staff Self-evaluation Survey)、研究生的研究经验调查表(Postgraduate Research Experience Questionnaire)、研究生满意度调查(Postgraduate Satisfaction Survey)等。

在众多举措中对学校教学督导评价影响最大的是《学生对教学的反馈调查表》。西悉尼大学运用一系列的标准问卷来收集学生对他们不同层次和不同方面学习经验的反馈,包括他们对教学的认知、课程学习单元的体验、整体课程经验、整体大学学习经验。这些问卷为教学督导评价提供了关键数据。目前,使用的《学生对教学的反馈调查表》包括31项内容,这些内容按教学环节分成九组,包括征求学生具体意见的两个开放性问题。以下是调查表的具体内容:

第一组项目涉及学生对教学的学术价值(Learning/Academic Value)反馈,包括四方面内容:是否发现教师的教学对学生的智力有挑战和刺激;是否通过教学学到了学生认为有价值的东西;通过学习后学生对该领域的兴趣是否增强了;是否学习和理解了课程的内容材料。第二组项目涉及对教师的教学热情(Staff Members’ Enthusiasm)的反馈,包括四方面内容:教师是否对课堂教学充满热情;教师上课是否精力充沛;教师是否通过幽默来增强讲课的吸引力;教师上课讲解的方式是否能保持学生的兴趣。第三组项目涉及对教师课堂组织的清晰程度(Organisation Clarity)的反馈,包括四方面内容:教师的解释是否清晰;教学材料是否准备充分和解释仔细;实际教学是否和计划中的目标一致,使得学生明确教学方向;教师的讲解是否有利于学生记笔记。第四组项目涉及对教学过程中小组成员的相互活动(Group Interaction)的反馈,包括四方面内容:是否鼓励学生积极参加课堂讨论;是否邀请学生在课堂里分享他们的知识和观点;是否鼓励学生积极提问并得到有意义的解答;是否鼓励学生向授课教师表达他们的个人观点和问题。第五组项目涉及教学过程中的师生关系(individual Rapport)反馈,包括四方面内容:教师是否对每个学生都友好;教师是否对每个学生都真正感兴趣;教师是否使学生感受到在课堂内外都是受欢迎的;学生是否在课堂内外都可以充分接触教师。第六组项目涉及对课程内容广度(Breadth of Coverage)的反馈,包括四方面内容:教师是否在教学中对应用不同的理论进行比较对照;教师是否在教学中对观念或概念发展的背景和起源进行介绍;教师在课堂中是否合适地介绍了他人的观点;教师是否在课堂上充分讨论了目前该学科领域的发展情况。第七组项目涉及对课程考试评价(Examinations/Grading)的反馈,包括三方面内容:教师给予学生考评的反馈材料是否有价值;考评的方法是否公平合适;考评的内容是否是教师在教学中强调的。第八组项目涉及对作业和阅读材料(Assignments&Readings)的反馈,包括两方面内容:要求学生阅读的材料和文本是否有价值;阅读材料和作业等是否对学生理解和欣赏学习单元有帮助。第九组项目涉及对教师教学的全面反馈(Overall Rating),包括两方面内容:该受评教师的课堂和本院系其他课堂相比孰优孰劣;该受评教师和本院系其他教师相比孰优孰劣。

在学生问卷中,前31项内容都只需要学生进行选择,选项包括:强烈赞同、比较强烈赞同、不赞同也不反对、比较强烈反对、强烈反对。最后两个开放式的问题需要学生根据自己的看法回答,涉及学生对教师教学的具体评语:一方面,是该教师表现优秀的方面(Best Aspects);另一方面,是该教师需要改进的方面(Needs Improvement)。同时,西悉尼大学从20世纪90年代起就运用《学生对教学的反馈调查表》作为保障学校教学质量的重要督导评价方式。教师通过它获得关于个人教学质量和效率的主要信息;课程组长、学院教学主管和院长通过它得到关于课程质量的关键信息。尽管在西悉尼大学督导评价采用了多种途径和方法,但是学校十分注重学生对教学的反馈,这些反馈数据对提高教学和课程质量起着重要的指导作用。

西悉尼大学教学督导评价机制中的各级职责明确

除了《学生对教学的反馈调查表》对教学质量的督促,学校对教师、学生和学校各级教学管理者在教学评价督导中的职责也有着非常具体的要求。学校明确规定了教师在教学评价督导中的职责。西悉尼大学的每位教师在接受大学聘任时需要和学校签订协议,协议明确规定教师的教学要以提高学生的学习质量为目的;要采用合适的问卷调查和其他方式,定期对自己的教学效率进行评估;每年要采用《学生对教学的反馈调查表》对自己的教学进行评价;通过网络申请使用《学生对教学的反馈调查表》的具体时间;根据教学质量和绩效办公室的要求,为办公室收集和分析学生教学反馈调查报告提供所需要的信息;保存自己个人与教学评价相关的信息,用于绩效评价和个人职业发展(包括定期与学术导师交流教学情况;在申报教学成果或晋升职称时将反馈信息作为支持材料);根据特定的程序邀请自己所教班级的学生参加教学反馈问卷调查;参与对教学反馈调查问卷的分析和其他教学评价信息的分析过程,并参与制定和运用教师个人教学质量提高策略。

西悉尼大学教学主管部门在教学督导评价方面的主要职责是保证在收集、汇总和分析学生对教师教学反馈调查过程中,对每个教师的数据予以保密;为教师提供支持、资源和发展机会,以帮助其提高课程教学质量;征求教师的意见以形成提高教学质量的建议。负责教学的副校长将担负全校督导评估监察专员的职责。如果教师对使用教学反馈调查的数据有异议,首先应该在各学院层面解决;如果在学院层面不能解决争端,双方应该通过书面形式向副校长报告;副校长对问题作出决策,并在四周内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议。教学单元主管(Unit Coordinators)是设立保障单元教学质量的重要环节。西悉尼大学的专业课程一般分为十几个不同的课程单元,每个单元的教师组成一个教学团队,由教学单元主管负责单元教学的整体协调和教学质量。教学单元主管和学院课程主管商定学生对教师教学开展反馈调查的具体时间;在收集、分析和报告调查数据过程中帮助学校质量和绩效办公室开展工作;根据同行评价等数据对教师反馈调查数据进行适当调整;保障围绕教学反馈调查的讨论都集中在提高课程单元的教学质量上;保障反馈调查的数据不用于对教师的行为管理;确定教师教学实践优秀和需要提高的方面;向学院有关负责人报告单元评价结果(包含优秀方面和需要提高的方面),并将课程单元改进计划递交给有关负责人和本单元教学的所有教师和员工;提出促进和提高教学质量的方案及需要的资源;确保使用教学反馈的数据与提高单元教学质量的目标是一致的,同时向学生通报教师接受学生反馈意见后本单元教学质量的改进和提高情况。

学院课程主管负责对学院开设课程的全面教学评价督导。他们与单元课程主管们一道管理全部教学单元教学反馈结果,并和其他来源的课程质量数据(包括同行评价、绩效和结果)结合在一起,形成对课程质量的总体评价;发现每个课程单元的优势领域和需要改进提高的方面;寻求学校其他学术支援部门(包括质量和绩效办公室、图书馆和教学单位)对改进计划的支持;将好的实践及急需提高的方面向相关的院长汇报,并提交改进方案 (在方案中强调需要优先改进的领域,尤其要关注能促进教学质量提高的支持形式);确保学生获得教学改进信息;将报告提供给教学人员,将反馈信息通报给学生。院长要对学院教学质量进行宏观指导与整体把握。院长负责总结学院教学评价督导报告,包括学院教学的全面评估数据;设置能反映学院教学优势和需要提高的具体教学目标,指出学院教学优势和需要改进的关键领域;确保教学评价督导沟通渠道畅通,能及时处理师生特别关心的,涉及违反评估过程和规范的问题;当出现对教学反馈问卷不适用的环境时,根据具体情况批准对个别教师使用另外的评价工具,及采用相应措施来管理评价过程;结合其他途径获得的教学质量评价数据(如同行评价)对各门课程主管提交的报告进行综合评价;和其他学院相比,发现院内的教学优势和需要改进的地方;推广优秀教学实践以提高学院的整体教学质量。学校对学生在教学评价和督导中的行为规范有着明确规定。学生参与学校的教学质量评价,通过参与教学反馈调查及其他方式对教师的教学效果提出建设性的反馈意见;通过参与单元教学调查及其他方式对单元教学质量提供建设性的反馈意见;提供反馈时应该根据学校的行为准则和相关政策要求,没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侮辱性的言行;认识到自己的反馈意见对促进学校教学质量改进和提高的积极意义。

目前,国内高校教学改革过程中,关于教学督导和评价的理论探讨不少,但如何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保障所获数据能真正用于促进教师的教学和学生的学习,还有很多亟待研究的地方。为了借鉴澳大利亚高校教学评价督导经验,高校可以将西悉尼大学的教师教学反馈问卷在国内进行实证研究,并结合国内高校的实际进行修改,最终形成有中国高校特色的教学评价督导体系,以评促教,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作者:张喜华 赵大成,单位:张喜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赵大成,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

参考文献:

[1]Adelaide. Australian Qualification Framework (2nded)[M].South Australia: Australian Qualifications Framework Council, 2013.

[2]Marsh, H.W.. “Students' evaluations of University teaching: Research findings, methodological issues, and directions for future research”[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1987(11):253-388.

[3]Marsh, H.W.“Multidimensional Students’ Evaluation of Teaching Effectives: A test of alternative higher-order structures”[J].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1991(83): 285-296.

[4]QS World Universities Ranking 2016/17 [EB/OL].[2016-12-09].http:// www.topuniversities.com/2016/12/09/.

[5]Swan, G. The Rise and Demise of the Inspector of Schools in Queensland [M]. Brisbane: 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2014.

[6]Policy Files: Student Feedback on Units and Teaching Survey. Sydney: 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 2014.

[7]Policy Files: Student Feedback on Teaching (SFT) SEEQ Survey. Sydney: 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 2014.

[8] Policy Files: Staff Member Self Rating Survey. Sydney: University of Western Sydney, 2014.

《北京教育》杂志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热门标签

相关检索

社区

热点推荐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3516号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3005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10-2020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t20170516_638156_ext.html http://www.jyb.cn/zcg/xwy/wzxw/201705/t20170516_638156_wa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