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为了这场时间与生命的赛跑

全国高校附属医院驰援“抗疫”一线纪实

发布时间:2020-02-01 作者:柴葳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1月28日晚9时,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改建完成的传染病房正式启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进鄂医疗队员正式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救治护理工作,成为国家卫健委组建的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第一批进驻病房的医护人员。

两天前的晚上10时多,由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与兄弟医院专家共同组成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连夜抵达武汉。在从机场去驻地的路上,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医生吴文芳在车窗上默默留下几个字:“武汉加油!人民必胜!”后面还画上了一个笑脸,似乎在满怀信心与笑容地说,“武汉,加油!我们来了!”

集结!出征!时间就是生命!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河北、山东、河南、陕西、辽宁、黑龙江、江西、云南、广东、湖南……全国各高校附属医院第一时间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在极短时间内集结骨干力量,星夜驰援。他们有着共同的目的地——武汉!湖北!

“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们的责任!”

大年初二,夜色已深沉,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大院似乎将春节的欢愉隔绝在外。20名医务人员站成一排,整装待发,等待他们的是紧急驰援湖北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在出征仪式上,在与亲人依依惜别的人群中,40岁的呼吸内科医生刘煜亮有些形单影只,他的妻子徐瑜,已于两天前的除夕夜,随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驰援武汉。作为医师组组长,刘煜亮将随重庆组建的130余人的医疗队火速支援湖北孝感,留下年迈的父母和7岁的儿子在家。

1月27日零时30分,刚下大巴,刘煜亮的手机突然响了,刚回到驻地的妻子打来电话,简短的几句互报平安后,妻子抓紧时间和他沟通这两天的临床经历。凌晨2时半,驻地简单安顿后,刘煜亮和队友们就开始紧急制定工作方案、拟订工作纪律和原则、分配医疗物资。所有准备工作忙完,不觉已是凌晨4时。第二天早6时半,天刚蒙蒙亮,驻地里便响起一阵急过一阵的脚步声。

“1月26日,北京,阴……早上刚刚6时,就睡不着了,想起长头发工作不方便,也可造成感染,没时间犹豫了,一剪子剪了,养了15年的长发,丑是丑了点,但切断传播途径更重要。”登机前,主动请缨投入抗疫战斗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援鄂队员王军红,收到丈夫的微信,“我和闺女爱你,等你平安归来”。她一下湿了眼眶,这是平时内向的爱人第一次表白。

当天,在接到国家卫健委通知后的几小时内,北京大学三所综合性附属医院迅速集结选派60名医护人员,与北京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的同仁一道,组建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共赴疫情中心湖北武汉,参加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我和我的队员们都清楚到第一线意味着什么,但我们更清楚患者需要我们,武汉疫情防控需要我们。作为一名北大医学人,在抗击新冠疫情的第一线我们不需要豪言壮语,我们会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立足岗位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抗击疫情贡献我们的绵薄之力。”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重症医学医生张柳说。

疫情就是声声号角,在这场没有硝烟战斗中,奋力奔跑是最执着的姿态。

1月28日下午4时许,江西省上饶市卫健委的一个紧急电话,打到江西医专一附院:需抽调一名呼吸科医生和一名重症医学科医生前往鄱阳县人民医院参加2019n-CoV肺炎救治对口支援。短短一个小时内,呼吸科吕康、重症医学科熊建辉主动请战,来不及告别家人和同事,便第一时间赶往上饶市卫健委集结,留下的只有逆行的背影。

此刻,时间就是在跟生命赛跑。

1月26日,接到河北省卫健委通知后,河北医科大学直属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的首批17名队员迅速集结,当晚20时20分便登上了开往湖北的列车。

同一天的广东,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仅用一晚时间,便组建了一支由来自重症医学、呼吸等科室的17人精干队伍驰援。次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附属医院18名、26名医护人员集体出征。

“停止春节休假,回到工作岗位。”1月26日,收到这则紧急通知后1个小时内,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内科便有22名医护人员申请调往最前线。次日晚,包括该院派出的59名医师、检验技师、护理人员在内的黑龙江省首批医疗队奔赴湖北疫情防控一线。

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郭军,作为具有应对非典临床经验的医生,简单安顿好家里的一双儿女,便匆匆提起行李出发。

“疫情就是命令,医院就是战场,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义无反顾,履行使命,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1月28日,由142人组成的新疆首批医疗队带着自治区党委和政府的重托驰援湖北。

截至1月26日下午5时,昆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仍有1000余名职工积极报名准备参加湖北一线疫情防控工作。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面对疫情,迎难而上;救死扶伤,医者担当……”1月26日,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简短的出征仪式上,28名医疗队员的誓言铿锵有力。

“这是党员需要挺身而出的关键时刻!”

“我郑重向党组织提出请求,申请加入援鄂医疗队,用自己的专业技术,去保卫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我是具有多年临床经验的呼吸科医生,更是一名党员、党支部书记,恳请领导批准,让我去!”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万松在“请战书”中写道。

1月26日,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援鄂倡议书发布不到2小时,便有20余人递交了“请战书”,万松也成为该院首批驰援武汉的6名医护人员之一。

在新年伊始开始这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全民战役中,党员就是一面旗帜,党员更是使命与担当。迎难而上、勇夺胜利的坚定信念,向着党旗飘扬的地方,聚集!

“我们3个人都是党员,听到支援武汉的消息都主动请战,我们愿为战胜疫情做出自己的贡献!”参加过抗击非典的行动,支援过汶川地震的救治,沈阳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张汝峰和2位同事仅用半天时间准备,便登上了飞往武汉的航班。

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中,来自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20人中,有7名党员、4名入党积极分子。出征前,考虑前方形势紧张,任务紧急,该院决定在医疗队内成立临时党支部,为疫情应对和医疗救治工作提供政治保障、组织保障。抵汉后的两天里,临时党支部收到多名队员递交的入党申请书,申请书中饱含了他们从医报国的理想、挺身而出的信念。

“今天我怀着无比诚挚与激动的心情,在武汉抗战疫情的前线,真诚地写下这份入党申请书,我将用实际行动践行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在疫区救治前线展现一名医务党员的责任与担当。”1月30日晚,28岁的西安交大一附院护士陈萍郑重写下了这份入党申请书。

“请全院教职工放心,我们在这里很好,队员们请战意愿强烈……我们准备好了,度过这半个月危难时刻,我们就可能迎来抗疫的胜利!”这是1月29日上午,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发回信息。

医疗队们所在的无陪护病区,护理负荷更大。考验面前,该院医疗队党支部的9名党员决心“亮出党徽做先锋、让党旗高高飘扬在战‘疫’第一线”!决战时刻,医疗队副主任医师万琳,主治医师杨默,护士李晓艳、刘莹、胡绍月、史峰峰纷纷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1月26日,在国家卫健委统一调度下,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湘雅二医院迅速集结队伍,湘雅医院医疗队紧急选派具备前方紧缺的连续性血液净化专业能力的重症护理骨干驰援。

“身为党员,我随时待命。”刚下夜班的90后护士张春燕看到群信息,立即报名请战。临行前,几名非党员护理人员郑重写下《入党申请书》:“我们跟着共产党员上抗疫前线,要像共产党员一样去战斗!”

“03年的SARS ,我曾作为第一梯队进驻医院隔离病房;09年的禽流感,我在发热门诊负责管理工作。我的工作经验让我果断报名,因为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是一名党员,在与病毒抗战之际,我希望能冲锋在前,将责任担在肩上,做出自己的贡献!”同济大学附属杨浦医院内科总护士长刘红说。

“什么是关键时刻?这就是共产党员需要挺身而出的关键时刻!”一声声“加油,平安”,伴随着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筹)的15名医护人员出征。

“我们能完成这次艰巨的任务!”

1月28日上午9时,河南省支援湖北应对疫情医疗队队员、郑大五附院医疗队队长冯永海在医疗队微信工作群中发出一条微信:“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集体开会,为避免交叉感染,今后采取微信或者电话会议开会,禁止握手拥抱,为自己加油,为武汉加油,为湖北加油!”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发热病区的工作正式开始。

1月29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感染隔离病房,从1月28日晚9时至1月29日下午5时,首批6个国家援鄂医疗队采取“九三制”分四个班轮换。

查体、记录生命体征、护理等平时轻松的操作,在厚重的防护服下都变得不那么容易,不知不觉中就会汗流浃背,汗水蒸腾中护目镜出现一层雾水。“在这里工作过,才觉得武汉的医护人员坚守那么长时间,是多么不容易!”医疗队员们由衷地感慨。

“若有战,召即来,战必胜!”是每个一线驰援医护人员坚定的信念。

对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护士长惠蔚来说,从1月27日凌晨零时进入武汉金银潭医院三层重症监护室的那一刻开始,这场抗击疫情的战役便真正开始了。

“8小时内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没上过厕所。”从零时到早8时的8个小时,对惠蔚和同伴们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医疗资源有限,防护装备穿脱又很繁琐,一旦上厕所,整套防护服就报废了。

武汉的冬天,寒气逼人。为了避免交叉感染,病房不但不能开空调,还要开窗通风。一夜过后,不少人手都冻麻了。早上,交班时间还没到,下一班的护士们便已提前上岗了,他们用这种独特的方式互相温暖着。

“2003年SARS的时候,我还在同济大学医学院读大三。”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急诊与危重症学科主治医生肖武强说,“SARS时,全国医护人员守护大家的健康,现在该我们上场了,越困难的事越值得去做。”

是啊,疫情当前,在时间与生命的赛跑中,我们何曾向困难低过头?!

“感谢江西救援队的援助,在我们精疲力尽的时候,有你们注入一股暖流,一群可爱、善良的天使们,由衷地感谢。武汉加油!五医院加油!呼吸科加油!”1月31日,江西援助湖北第一支医疗队进入武汉市第五医院的第三天,该院呼吸内科护士长好不容易有时间喘息,支着眼皮,赶忙发了一条感谢的朋友圈。

即便做好了各种充足的准备,投入病房后,各种困难接踵而至,压力强度都远远超出救援队员们的预期。救护再难,队员们没有喊苦。138人,3个病区,300位病人轮轴转。值班每4到6个小时换人,队员也铆足了劲。

“我们必须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情况下去做每一项医疗工作,如果平常强度是1,现在的强度就达到了5。”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副院长祝新根说,“我们能完成这次艰巨的任务!”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重症医学专业副主任张鲁所在的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重症病区,接诊首夜就迎来了6位病人。这一夜,整整10个小时,他水米未进。天亮了,交班的同事来了,脱下防护服,张鲁才感觉到里冷凝的水汽,不禁打了个寒颤。

自1月26日进入武钢二医院,由天津医科大学四家附属医院32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天医医疗队进驻已经6天了。因为长时间佩戴口罩护目镜,一天下来,防护口罩在每个人脸上留下道道压痕,需要使用预防面部压疮的增强贴缓解,医疗队成员都出现了口鼻干燥甚至头晕恶心的状况,但各组人员都坚守岗位,从不懈怠。

在南华大学附二医院医疗队这支以80后、90后为主体的17人团队的物资清单里,除了必备的防护用品外,还有每包10个、24包尿不湿!为什么?从队员们的日记里可以找到答案——

“交接班时间是8:00-16:00-0:00,当天夜里我们就开始开展工作了,一个夜班陆陆续续收了40多个病人。”护士尹艳写道。

“病房共有44个患者,连续工作10余个小时,我们中间不喝水、不进食、不去卫生间,始终穿梭于每个病房……”主管护师李苑银写道。

疫情尚未停止,战斗仍在继续。接下来的每个寂静的深夜、破晓的黎明,在时间与生命的赛跑中,他们,这群星夜驰援的健康卫士将始终守护着生命的炽热与尊严,迎接正午的阳光。

(统稿:记者 柴葳  采写:记者 柯进 蒋夫尔 李伦娥 甘甜 董鲁皖龙 冯丽 张利军 周红松 刘玉 曹曦 陈欣然 刘盾 阳锡叶 李配亮 通讯员:武慧媛 王昊阳 黎鉴远 厉励 刘乐乐 徐旭 朱虹 王建湘 徐征)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