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安吉游戏 世界的财富

发布时间:2019-05-26 作者:本报记者 常晶 来源:中国教育报

webwxgetmsgimg (2).jpg

孩子们的游戏引发国外学者纷纷参与体验。

webwxgetmsgimg (3).jpg

美国玩具设计研究者尝试安吉游戏的户外玩具滚筒。

webwxgetmsgimg (1).jpg

国际代表在安吉郑重签名,结成“世界真游戏联盟”大家庭,图为其中部分代表合影。本版图片由会议组委会提供

美国思想家爱默生说过,对真理的最大尊敬就是遵循真理。同样,对儿童教育最大的尊敬就是尊重儿童。以尊重儿童为初心,安吉进行了19年的游戏改革,如今这一改革带来的引力波,不仅席卷中国,更如剑桥大学大卫·怀特布莱德博士所言:“它带来人类一次新的文艺复兴”。站在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安吉游戏汇聚了世界众多教育研究者,探讨其对儿童教育的价值和对儿童权利的复归。

“在场有谁第一次来安吉时受到感动?”主持人提问后,几乎全场举手。

“是什么让你感动?”主持人追问。“拥有了游戏权利的孩子是幸福的。”“在这个地球上,只有15000个孩子在享受这样水平的游戏。”“安吉的老师所做的工作不仅很重要,而且对世界具有影响力。”……这样热烈的场面在5月12日—15日“安吉真游戏国际研讨会”上频繁上演。

是的,在中国,在安吉,一个三面环山、没有火车站、没有飞机场的小县城,吸引着全球20余个国家300多位国度不同、文化迥异的教育工作者,怀着朝圣般的心情来到这里,目睹游戏赋予儿童的人性光辉,分析安吉游戏所传导的对人的全面发展的价值。然而,所有的不同,在这里都不是障碍,因为这里唯一的通用语言——是游戏。

为什么儿童需要游戏

法国文学家雨果说:“所谓活着的人,就是不断挑战的人,不断攀登命运险峰的人。”然而综观全球教育生态,成人为了让儿童获得明确的学习目标、减少儿童的安全事故,越来越多地放弃或者牺牲人类最原始的对未知世界的探索,错过探索精神锻造的最宝贵时机。

可是,对于儿童来讲,游戏带给他们对冒险、对未知的渴望却丝毫没有消退。在安吉,孩子们小小的双手组合巨大的木料搭建成复杂的玩具,他们爬上2米高的跳板再跳下来,他们从荡起的秋千上面飞扑下来……这些让成人都有些发怵的玩法,他们玩得酣畅淋漓。

“游戏在儿童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它不仅对儿童个体的身心发展产生积极而长远的影响,而且对于人类社会发展也意义非凡。”华东师范大学华爱华教授分析说,“游戏本身具有的不确定性、多变性与新奇性,决定了游戏过程必然伴生风险与挑战,但它能让儿童学会判断风险和自我保护,它带给儿童真实而充沛的体验与内涵无与伦比。”

布达佩斯英国国际学校(British International School,Budapest)在开展安吉游戏后,发现了冒险游戏对孩子有重要的作用。该校早期教育部门主任艾玛·皮克林(Emma Pickering)分享了数个案例,其中“有一个孩子刚入学时非常不适应,站在门口哭泣。两周后可以在游戏场玩,但是比较吃力,爬梯时很害怕。再后来可以在梯子上自由玩耍做各种尝试,他便越发喜欢来到学校挑战”。艾玛说:“安吉游戏让他们体会到,生活中冒险无处不在,冒险是儿童在自信、勇气、竞争中成长的必经之路。”孩子在冒险游戏中获得的能力让他们战胜了生活中的变化,“相反,剥夺儿童的冒险机会,儿童就可能失去掌控他们自己人生的能力”。

莫斯科国立大学教授尼古拉·维拉科萨(Nikolay Veraksa)博士,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学前教育秘书长,他看到安吉游戏蕴含着人对于自然的渴求、人与自然保持的深度连接,“安吉游戏以环境、自然的元素为导向,是自然的扩大化过程”。

尼古拉分享了在安吉户外游戏中的所见,他发现这里的孩子是一切的主导。例如有一个孩子就是在园内闭着眼睛奔跑,没有成人干涉、阻止他,“他以自己的方式寻找从未有过的体验,感受自己身体的调整。在这样的活动中,孩子拥有的是自己的活动”。回到教室,由教师来组织孩子开展反思,教师会用一些工具,例如数字工具、图示工具等帮助孩子反思、思考,获得思维品质的发展。

“安吉游戏创造了一个教师的职业幸福与儿童的快乐同在、师幼共同生活与成长的模式,这正是康德所说的‘人的尊严、人的幸福才是教育终极性的价值目标。’”华东师范大学李季湄教授分析说。

美国西部教育儿童和家庭研究中心联席主任彼得·曼吉奥尼(Peter Mangione)博士曾经写过加州婴幼儿教育指南,并且他的婴儿照顾计划课程已经成为美国重要婴幼儿教育模式,他一直致力于儿童学习与发展的研究。

彼得在国外知道了中国的安吉游戏后,亲自到安吉幼儿园开展实证研究。他惊喜于安吉游戏创造出的低结构、无结构的材料,让孩子有着无穷的学习可能性,这就萌发和促使孩子开始去评估自己的能力,而不是成人去评估孩子水平的高低,好像只有爬得高的孩子才证明发展得好。

“在游戏的过程,孩子有机会一起玩就增加了游戏的复杂度,让孩子拥有了解决问题的情境。孩子以自己的水平、能力发现问题、调整自己、群体互助、感知环境,一个个孩子的自我调整,整个群体也实现了系统调整和社会参照。”彼得说。

一位参会者补充说:“安吉的儿童是特别的,他们不害羞,师幼关系是平等的,儿童有很多东西教给成人,成人在欣赏与理解儿童中获得了提升。这才是以儿童为中心,以人为本,尊重人之为人的基本。”

相反,如果教育放弃或者牺牲了这一为人之基本就会陷入另外一种境地。在本世纪5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E·保罗·托伦斯就曾指出:“一旦儿童被迫放弃了探索,放弃了提问,取而代之以对权威毫无疑问的、心甘情愿的接受,他便开始失去了创造的活力。一旦儿童学着走一条熟悉而又安全的道路,一旦学习中缺乏冒险,一旦他失去了游戏的兴趣,一旦没有了淘气、幽默和放松,他就失去了人性的精华。”

为什么世界需要安吉游戏

香港东华大学教授、世界游戏大联盟成员郑佩华2013年经人介绍来到安吉,“当时被眼前的游戏场景所感动,另外有些悲伤,想到香港的孩子们悲伤起来”。话语间她的眼里饱含泪水,她向记者介绍说:“在过去5年间,香港孩子患上多动症的比例有惊人的增长。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成人常常按照自己的要求打断孩子自我发展与探索的规律,让孩子错失了注意力的培养。”

在安吉,郑佩华看到完全不同的场景,孩子们自主决定使用哪些游戏材料,玩什么游戏,制定什么游戏规则,用几天的时间完成一个游戏内容。

北京师范大学冯晓霞教授基于认知目标分类提出的深度学习与浅层学习的理论,分析了安吉幼儿在学习过程中的不同取向。她认为:“大量幼儿自发、持续开展的类似项目活动的游戏,这与安吉为儿童的游戏提供了相对较长较稳定的活动时间有关。在这个时间段,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操作游戏材料,多角度尝试各种玩法,不断思考和探索解决问题的方法,也有更多机会合作完成更复杂的任务。”她认为这是21世纪人才所具备的重要素质。

这一观点,与丹麦奥胡斯大学安德烈亚斯·罗普斯托夫(Andreas Roepstorff)教授的观点相互印证,他认为:“安吉游戏所体现的投入、冒险、喜悦、反思和爱,是未来人适应未知环境所必须拥有的品质。”

除了探讨安吉游戏对于人类面对未来的挑战问题,一些国外教育工作者也以儿童的转变,介绍了安吉游戏在海外应用的价值。

一城(One City)是海外第一个安吉游戏试点幼儿园,该地早期学习中心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克里姆·开罗(Kaleem Caire)介绍:“从奴隶制时期起,黑人在美国的社会地位就受到限制,黑人渴望融入美国社会。经过372年的努力,美国非洲裔黑人的合法性歧视才终止。今天,黑人学生的阅读能力的测试显示,他们的受教育情况也不好。”

全球形成的共识是早期儿童发展的投入能在未来带来正面的效益,但是这个成本是很高的,在一城所在的麦迪逊市60%的非洲裔美国人处在贫困之中。为了解决非洲裔美国人的学习与发展,克里姆·开罗等人运用一个新的框架,由基金会支持,引入了安吉游戏。

“借鉴安吉游戏的模式,我们改变了室外和室内的设计以适应安吉游戏。实施安吉游戏,孩子们参与游戏的时候,他们很专注;给他们材料,他们能做出惊人的作品,哪怕只是一岁的孩子。”这样的成果不但让他们的教育获得惊人的发展,而且实施安吉游戏让学校与社区、捐赠者等多方面因素发生着改变,学校获得了更多的支持。

“安吉游戏影响了我们的文化,改变了我们的教育生态,我们威斯康星州州长在演讲中特别提到安吉游戏是具有创造性的一场革命。”克里姆·开罗说。

罗娜·范·奥登欧文(Rona Jualia van Oudenhoven)是西印度群岛大学客座讲师。她介绍在历史上加勒比海人同样经历的也是一部殖民压迫史,教育与环境互动让孩子们要学会认识自己,学会顺从,学会遵守。到安吉学习后,罗娜听到华爱华教授分析说“游戏是自由,游戏是赋权,游戏是平等的力量”,让她相信要去保护孩子的宝贵游戏权。

基于此,罗娜在自己的学校中实施安吉游戏,并且引导教师必须做到不能过多地压制孩子,要将游戏的权利还给孩子,让孩子在与环境的互动中认识自己;学校要保护孩子的隐私,允许孩子进行无人看管的游戏,让孩子玩自己喜欢的游戏等。“只有做到以上几方面,才能回到基础,创造全球公民。”罗娜说。

一年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国际儿童发展项目创始人兼高级顾问尼科·范·奥登欧文(Nico van Oudenhoven),在网上看到一个5分钟的安吉游戏视频,“非常震撼,这是我看到的最具活力的地方!”他说,真正对孩子产生影响的不仅是幼儿园、学校,校园外的因素才真正影响孩子。然而学校往往会过早开始学科学习,“我们太过注意孩子们表现如何,但忽略了游戏在儿童生活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应该让游戏占据主导地位,让孩子在自然中和小动物们在一起,度过愉快的童年。”尼科长期从事儿童保护方面的研究,他特别提到“游戏和暴力不能共存,游戏是打击暴力的重要手段”。

全世界应共同捍卫儿童游戏权

“考虑到未来的不确定性,我们要培养适应未来的人才,我们需要安吉游戏。”哥伦比亚大学巴纳德学院心理学副教授、巴纳德学院幼儿发展中心主任特娃·克莱因(Tovah P Klein)说:“将安吉游戏的模式引入到世界各个国家,我们应该跨越障碍,战胜困难,抓住核心。安吉游戏的核心是以儿童为中心,核心概念是爱。”

如何让安吉教育的思想产生更深远的影响,让改革进行下去,有持续的动力?罗娜提出了一个宏观环境支持问题:“安吉游戏的发展需要得到各个国家领导层的支持,同时也需要更多社区间的合作,保障改革的可持续性。”

“许多国家的项目都是从上到下实施的,孩子处在最下面。但是在安吉,是自下而上的,孩子成为真正的关注点。”特娃提出这一特征后,克里姆·开罗从实践的层面上进行了分析:“我们开办的一城学校就是为了改变政府的想法,让学前教育变成免费教育,让所有家庭能够把孩子送来接受教育。改革让我们得到媒体、志愿者的支持,我们意识到应该依托更多力量、大力推广,让更多人知道相信安吉可以从下至上影响政策制定。”

特娃分析说:“安吉游戏代表着人类发展的人性所向。安吉游戏的价值远超教育范畴,我们还应从人类学角度深入分析,我们相信我们的研究不仅是学科问题,不仅是教育者的问题,还是国家的问题,我们要用翔实的记录来作为证据说服政策制定者。”

越来越多的代表呼吁安吉游戏带来的巨大成果应该被推广和应用。安吉游戏创始人程学琴在会上发起了“世界真游戏联盟”声明,呼吁全世界共同捍卫儿童真游戏权利!来自22个国家的国际代表纷纷响应,他们在真游戏声明上郑重签名,结成“世界真游戏联盟”大家庭。与此同时,美国麦迪逊市特别代表、麦迪逊市总图书馆馆长格雷·米克尔(Greg Mickells)接过真游戏火种,宣告“2020年真游戏国际研讨会”将在美国威斯康星州麦迪逊举办。

闭幕式上,中方代表为希亚拉山学院(Sierra College)、旧金山护儿儿童服务中心(Wu Yee Children’s Services)、麦迪逊市总图书馆(Madison Public Library)、麦迪逊市一城学校(One City School)、伯克利市小鸭幼儿园(Ducks Nest Preschool Berkeley)、澳门福建学校(Escola Fukien)、安吉坦幼儿发展中心(AnjiTa Child Development Centre)、布达佩斯英国国际学校等15个安吉游戏海内外实践单位正式授牌。

今年,基于贝聿铭的设计理念,由设计师林兵、冈本博等参与的安吉游戏文化综合项目,将要面世。十分有趣的是,该建筑的设计灵感来自安吉幼儿积木建构,建筑设计过程还原游戏本身,创造一种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建筑。据了解,该建筑将成为全球共同研究安吉游戏的基地、全球儿童体验安吉游戏的基地,届时中国安吉将与世界教育工作者共同携手创造更为符合儿童需要的教育。

“真游戏是每一个儿童的权利,真游戏就是真学习,它让儿童回归天性。成人在真游戏中发现了儿童,儿童在真游戏中发现了世界!”程学琴说。

《中国教育报》2019年05月26日第2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